四百六十四黃道十二關城 - 焚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潛龍 四百六十四、黃道十二關城

?收了這一套一十八枚飛星流炎錘,陳七就昂然跨過了這座門戶,不過門戶之後,並非便是第二層幻離妖境,而是一道關城,城頭上有一個虯髯大漢,正自捧著酒壇狂飲。陳七記起那位林師兄曾說過,非要從第一層闖到第二層,方能算是過得記名弟子的第三關考驗,登時便明白了過來。?

“看來從這裏到第二層幻離妖境,還有幾重關卡,就是不知道把手關卡的妖怪,究竟有幾分本領。”?

陳七雖然這個身份有感應天地的修為,但武家修為,不懂法術,故而比起那些懂得法術的妖怪來說,總要弱上幾籌。所以小賊頭亦不得不做出“小心翼翼”的姿態來,衝著城關上高聲喝道:“靈嶠仙派記名弟子黃泉小僧,欲過此關,不知這位兄台可肯放行否?”?

那個虯髯大漢喝的醉眼朦朧,扭頭往關外瞧了一眼,便大喝道:“要過就過,幹我屁事兒。”?

陳七微微一笑,一縱身躍上了城關,走了幾步,見這個虯髯大漢果然沒有阻攔的意思,便向著下一座城關飛掠而去。那虯髯大漢見陳七說走就走,在背後嘿然一笑,自言自語道:“這小賊禿倒也有趣兒,半點都不拖泥帶水。我被放在這裏,給那些靈嶠仙派的弟子每日胖揍,號為守關,其實憋屈。能少戰一場,還是少戰一場罷,反正不拘輸贏,我都沒有半分好處。”?

虯髯大漢仰頭又灌了自家一肚皮的酒,再也不去理會,已經走遠了的陳七。?

陳七過了這一關,雖然覺得輕易,但也覺得有趣兒。他奔出沒有多遠,就瞧到第二關,這第二關上是個賊眉鼠眼的黃鼠狼精,因為變化人形變化的並不完全,還可以看的出來還可看得出來原形。他見到陳七狂奔而來,忙把一根狼牙棒一豎,高聲喝道:“來者止步,不然就要吃你家黃爺爺一棒了。”?

陳七把雙手一分,飛星流炎錘從骨珠變化栲佬大小,他把五車火雷法運使,登時催動了這十八枚飛星流炎錘內的禁製。這一套十八枚飛星流炎錘,登時化為十八團巨大的火球,繞身環飛,在陳七的一聲號令下,直奔那頭黃鼠狼精砸去。?

那個黃鼠狼精把狼牙棒一豎,使開了一路棒法,登時跟陳七的飛星流炎錘鬥在了一起。陳七雖然不甚精通錘法,但是他畢竟一身武藝,把這十八團火流星催動開來,此去彼來,倒也舞弄的花哨。那個黃鼠狼精一根狼牙棒左右遮攔,看看不支,便也不跟陳七繼續玩弄武藝,大喝一聲,口中噴出滾滾黃沙來。?

這黃鼠狼精所修的法術,就是一道飛沙走石之術。他噴出這滾滾黃沙,遮天蔽日,登時把關城都遮住了,漫天的黃沙滾滾,讓陳七的飛星流炎錘每一次催動,都是付出數倍的力氣和法力,登時便又給他扳回了上風。?

陳七沉吟一陣,暗暗想道:“這頭黃鼠狼精的法力倒是有些怪奇,又恰好克製我的五車火雷法和飛星流炎錘,看來要憑武藝來拿他。”?

陳七眼見飛星流炎錘的滾滾黃沙中飛舞,速度已經慢的叫人隻想罵娘,便把這套法器收了回來,念頭一動,便有一條大威天龍王飛舞起來,跟他的身子纏繞一起,硬生生撞入了滾滾黃沙之中。那頭黃鼠狼精倒也暗暗吃驚,心底忖道:“這個靈嶠仙派的弟子倒也古怪,怎麽除了一道法術之外,還懂得佛門的小神通?這似乎是佛門的大威天龍法,也似乎金剛三昧法,不知究竟是哪一種……”?

這頭黃鼠狼精雖然薄有些見識,但是對佛門小神通也不甚了然,要知道七凰界這個時候佛門弟子已經甚少,一百零八種小神通,就連佛門弟子都未必能在一生中見識齊全,更別說這頭黃鼠狼精了。?

陳七運使大威天龍法,有了這條大威天龍王護體,登時就變得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那頭黃鼠狼精催動的滾滾黃沙也不能侵入,隻能憑了一手狼牙棒法迎向這小賊禿來。?

陳七就憑著那麽一雙空手,就跟這頭黃鼠狼精的狼牙棒硬拚了數十招。他有大威天龍王護體,刀槍不入,倒也不懼這頭黃鼠狼精的狼牙棒,光是比拚武藝,陳七可就不怕這頭黃鼠狼精,兩人拚了四五十招之後,陳七覷得對手一個破綻,雙手連環晃動,使出一路極快的拳法來,待得把這頭黃鼠狼精打的頭暈腦脹之後,這才無聲無息,暗地裏起了一腳,把這頭黃鼠狼精踢了一個跌撲。?

陳七正要趕上去一步,把這頭黃鼠狼精殺死,它倒也乖巧,當下便高聲喝道:“仙長饒命,我們隻是在此地鎮守,並非有意為難。你殺了我,日後這一關還要換一個妖怪來,豈不是麻煩?”?

陳七聽得微微一笑,便收了拳法,縱身一躍,跳過了這一關,向著下一關闖去。?

幻離妖境從第一層到第二層,共有一十二關,名為黃道十二關城。每一關都有一頭厲害的妖怪鎮守,不過陳七憑了一身本事,接連闖過了五關之後,也算是熟悉了跟這些妖怪的戰鬥訣竅,更是鼓勇直前。?

第六關鎮守的卻是個女妖怪,見到陳七前來,就放出漫天繽紛灑落的鮮花來,弄得一天芬芳,頗有幾分情趣兒。陳七見了暗暗吃驚道:“難道這一關是要跟女妖精打架,考驗這些新入門記名弟子槍法持久否?若是這般可有些為難,我如今已經是正經人了也。”?

陳七這想著一下不良之念,那個女妖精已經提氣喝道:“你如果想過我這一關,就須得破去我布下的陣法。隻消你走到我跟前來,就算你贏了……”?

陳七這才發現,隻一轉眼的功夫,周圍的景色又複產生了變化,到處都是枝幹清奇的桃樹,桃花嫣紅,含苞吐蕊,儼然一派世外仙境的模樣,隻是原本的道路都不見了。?

陳七暗暗冷笑一聲,肚內自言自語道:“跟我比陣法精髓,天下縱然還有幾個,也絕非你這個女妖怪。這種桃花五遁大陣,不過是小術爾,我隻消按照九宮步法就能破去。”陳七用太極圖暗暗推演了一會兒陣法,便知道此陣的端倪,隻是他又一條心想著:“我若是連這種陣法也能行走自如,也不是說我自家也懂得?我天資表現出來一點好的,也到沒些什麽,若是事事都顯得深通,隻怕於我遮掩身份不利。還是換個暴力些的法子破陣罷。”?

陳七心頭計較已定,就伸手一拍地麵,大威天龍王登時化為精光鑽入了地下,然後附近數十丈內的地麵一起震動,不旋踵那些靠近陳七的桃樹就都被天龍法力震蕩的從地下被逼了出來,東倒西歪的一大片,比用刀斧砍伐還要來的徹底。?

陳七一路走,一路破壞,當他拔起了滴一千三百株桃樹之後,這座桃花五遁陣法立時就現出大破綻來,給陳七輕鬆就強行破去,來到了第六關的關頭。那個主持第六關的妖怪,乃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溫婉,模樣也美貌過人的女妖精。陳七一時也看不穿她的破綻和原形,就隻是淡淡的問了一句:“我這就算是過關了罷?”?

那個女妖精吃吃一笑說道:“雖然算你過關,但是你用的這個手段實在太粗暴,不是雅士所為。”?

陳七眉頭一皺,說道:“我乃是山賊出身,又是修道的人,哪裏要去管什麽雅士氣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