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青蓮九劍之驚濤 - 青蓮劍仙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青蓮劍仙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卷 離塵丹 第196章 青蓮九劍之驚濤

皇朝大酒店的事情給林風狠狠的提了一個醒,林氏集團的管理正在往腐敗方向走。這是一種非常嚴重的跡象。

最終林風沒有在皇朝大酒店吃飯,與孔方明打過招呼之後,謝絕了孔方明的好意,打電話讓五哥開車過來接他們。

林風這一舉動讓孔方明多少有些尷尬,不過也沒有辦法,現在是林風抓住了他的痛腳。

孔方明會怎麽處理接下來的事情,林風沒有任何的興趣。本來是想好好的和成念親吃一頓飯,補償一下。最起碼,自己這樣做,會讓李凝心裏好受一些。可是就這樣被破壞得幹幹淨淨。

回到家裏之後,林風打了個電話給他父親,談到了林氏集團旗下一些企業負責人的工作態度問題。父子倆聊了一陣之後,林風便掛了電話。

白狴幾乎是趴在林風的電腦前看小說,黎馨還沒有回來,柳卿竹也沒有回來。李凝和劉英兩人都還在學校上課。

無聊之下,林風拿出了青蓮九劍的劍訣,如今破空劍訣已成,所差的隻是火候問題。隻要堅持不懈的修煉下去,總有一天,會達到破空劍訣的最高境界。

元神進入玉簡之中,很快,林風就發現以前自己無法看到的青蓮九劍之中的第二招已經可以看了。

驚濤!

青蓮九劍第二劍。

如果說破空劍訣是單攻的極致,那麽驚濤就是群戰的不二法門。驚濤劍訣施展開來,無數的劍氣劍芒如同驚濤駭浪一般向敵人攻擊。最大的攻擊範圍甚至可以覆蓋方圓上萬裏,一擊之下,上萬裏方圓立成齏粉。

青蓮宗之所以能夠以一人之力立足修真界,就是因為青蓮九劍的巨大威力。

青蓮九劍每一劍,都有一種獨特的屬性。破空劍訣就是單體最強攻擊,而且不管是什麽方向和方位都可以。而驚濤則是地麵群攻的最佳手段。

來到客廳之中,林風盤膝坐了下來。按照驚濤劍訣,在體內運行劍元。頃刻間,體內仿佛是萬馬奔騰一般,所有的劍元都沸騰咆哮。林風的戰意一下子提升到了極致,一股想要發泄的欲望從心底升騰。

林風心裏一驚,連忙將驚濤劍訣停了下來。額頭上已經是一片大汗。

要是剛剛忍不住將這驚濤劍訣施放出去,不說方圓萬裏,就是方圓十裏之地,絕對會是一片廢墟。

想到這個後果,林風出了一身的冷汗。

“風兒,你要記住,修煉青蓮劍訣的時候,一定要找個人煙稀少的荒蕪之地。因為青蓮九劍在修煉之初,都會有一種讓人難以控製的衝動。切記!”這句話是林風離開青蓮劍宗的時候,天方居士交待他的。

剛剛看到驚濤劍訣威力的時候,林風是心裏狂喜,也就把師父的警告拋諸腦後了。

白狴從房間裏跑了出來,看到林風滿頭大汗的樣子。道:“先生,你怎麽了,我剛剛怎麽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啊!”

林風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訕笑道:“沒什麽,隻是剛剛在修煉新的劍訣,沒有控製好。”

白狴點點頭,道:“哦,先生,你可要小心一點哦。”

林風點頭道:“嗯,我會的。”

待白狴又進了房間之後,林風坐在沙發上。開始思考自己應該在何處修煉驚濤劍訣。“師父說的沒錯,修煉破空劍訣的時候是這樣。現在修煉驚濤劍訣還是這樣。看來自己得找一個可以長期修煉劍訣的地方了。”

可是又哪裏合適呢?

林風將一個又一個地方給否定掉,驚濤劍訣威力巨大,而且攻擊範圍極廣。一個不小心,就會波及到凡人的生死。

昆侖山死亡穀!

林風眼前一亮,想到那個環境惡劣到凡人談之色變的地方。那裏幅員遼闊,不要說人類,就算是動物也是無存。在那裏修煉驚濤劍訣,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不過一想到昆侖山死亡穀,林風就聯想到那個邋遢道人。那個酒不離口的邋遢道人,是否還在那裏守著修真界的入口之地。

第二天,林風就踏上了前往昆侖山死亡穀的修煉之旅。

當天晚上林風與李凝和劉英等人商量一番之後,便決定前往死亡穀修煉。現在燕京也沒有什麽事情,林風便讓李凝和柳卿竹和黎馨說一聲,留下自己的手機之後,便獨自前往死亡穀了。

白狴聽說林風去死亡穀修煉之後,絲毫提不起興趣。堅決不去,留在家裏看小說。

囑咐李凝注意一下西方的動靜之後,便駕起劍光,往昆侖山死亡穀飛去。

不過是片刻光景,林風就橫越了差不多半個華夏帝國,到達了昆侖山死亡穀上空。

死亡穀的環境依舊那麽的惡劣,還沒有達到之前就可以看到這裏雷聲轟鳴,閃電不斷。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這裏,卻似一片人間地獄。

林風下去之後,先是去了邋遢道人住的那間茅草屋。畢竟邋遢道人怎麽說都是師父的朋友,也算是前輩。林風在死亡穀修煉劍訣,少不得要驚動於他。

不過邋遢道人很顯然不是很待見林風,對於這個沒有禮貌,一點也不尊重前輩的家夥,隻是拿眼瞥了他一下,就撇過頭去繼續喝自己的酒。

林風就有些尷尬,前兩次的會麵,自己確實是不太禮貌。再怎麽說,邋遢道人也算是自己的長輩。那般對他,也確實是很不符修真界的規矩。

上次邋遢道人調侃了一番林風,讓林風對邋遢道人很不感冒。所以出來的時候,很是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可是想要在死亡穀修煉,這個守護人是一定要好好的打好關係的。

“邋遢前輩,你好啊!”林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隻是用老掉牙的開場白了。

“我很不好!”邋遢道人絲毫沒有給林風麵子,“要去修真界就自己進去吧,雖然我看你小子很不順眼,不過看在天方老道的份上,我老人家不會跟你計較的。”

林風額頭就開始冒汗了,雖然自己的態度不行。不過貌似你老人家的態度還更差吧!

“邋遢前輩,晚輩這次來並不是要去修真界的。而是想要死亡穀修煉劍訣,還望前輩允許!”林風態度甚是恭敬的道。

“嗯?”邋遢道人眼中精芒一閃,眼珠不斷的打著轉。過了半晌之後,才勉強點頭道,“隨便吧,你想怎麽樣就怎麽樣,老子沒那功夫管你。”心裏卻是樂開花了,“哼,天方雜毛,叫你不讓我看你的劍訣,老子就在你徒弟身上找回來。”

邋遢道人也算是修真界中的一個奇人了,修煉的法訣甚至連與酒有關係。不過他的脾氣十分古怪,與天方居士這個脾氣更加古怪的人走在一起。所謂臭味相投,兩人雖然成了好朋友。可就是因為脾氣的原因,讓兩人時常鬧別扭。

例如,邋遢道人聽說青蓮九劍威力奇大。就說什麽也要天方老道演練一遍給他看,讓他品評一下青蓮九劍是不是如傳說中的那般威力奇大。

可是天方居士驕傲無比,怎麽可能如一個猴子雜耍一般的演練青蓮九劍給邋遢道人看。用天方的話來說,青蓮九劍是用來殺人的,不是用來表演的。

現在有了這麽好的機會,邋遢道人哪裏會放過。雖然林風這個菜鳥施展的劍訣沒法跟天方老道比,不過看看也無妨。

林風哪裏會想到邋遢道人身為一個前輩,會不顧身份的存有這種心思。見邋遢道人同意,忙不迭的道謝不已。然後就朝死亡穀飛去,盡量遠離邋遢道人的茅草屋。

距離茅草屋數百裏之後,林風找了個還算平整的地方,降落了下去。

劍氣縱橫間,一塊方圓千米的平地被林風開辟了出來。然後在周圍將自己能夠施展得出來的禁製一股腦全種下去,將那些閃電雷霆之力之類的自然之力全都隔在了外頭。

修煉破空劍訣那會的教訓林風可是曆曆在目,雖然驚濤劍訣遠遠沒有破空劍訣那般的要求高。不過防範於未然是必須的。

一切都布置好了之後,林風才重新坐了下來。開始修煉驚濤劍訣。

時間回到一天前,地點皇朝大酒店。

孔方明看著低著頭站在自己麵前的孔有德和秦雲,一絲狠戾在孔方明的臉上閃過。剛剛林風的所作所為讓他這個亞洲區實在是下不來台。可是有什麽辦法呢?

人家是董事長的兒子,林氏集團的唯一法定繼承人。當然,最關鍵的是,今天的事情,確實是不能怪林風。

人家好端端的邀請朋友來吃頓飯,卻被人家無情的,毫不給麵子的破壞得幹幹淨淨。最重要的是,這個破壞他心情的,還是自己的侄子。這似乎已經是第二次了。

孔有德看著叔叔陰沉的麵孔,身體就有些發顫。他本身就是一個飯桶,除了泡妞吃飯之外,幾乎沒有什麽本事。仗著叔叔的權勢,在外頭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一直都是非常的順利,大家都非常的賣他叔叔的麵子。而屬於林氏集團旗下的公司就更是如此了,對這位總裁助理兼侄子的孔少,那是有求必應啊。

比如說眼前的秦經理,就是這樣的人。孔少來這裏吃飯,從來都是不用付錢。每次來都是帶著一批狐群狗友,一番胡搞之後由秦經理收拾殘局。

可是今天,卻是撞到林風這塊鋼板上了。為了孔少而得罪了董事長的兒子,林氏集團未來的掌舵人。想想這個,秦雲都覺得通體發涼,額頭上的大汗就開始往下冒。心裏不自覺的想起了林風說的那句話“明天你就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