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就是死,也要治好她 - 極品悍妃,邪王請珍愛!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極品悍妃,邪王請珍愛!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九十九章 就是死,也要治好她

原來失聰的人,總有些相同的東西,能夠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

老人,對朝顏不錯,待她和閨女一般。上了船,拉著她教她怎麽用掌舵盤。

攸蓮和遙之,看見朝顏總算有些事情做了,能夠轉移注意力,也就放下心來,仔細討論如何醫治她的事情!

“我確實知道一味藥,可以醫治失聰,卻對陛下的傷害太大了,朝顏一定不會同意。”

林遙之滿麵愁容,攸蓮卻是非常開心:“這個不是朝顏她自己同不同意的事情,而是咱們的陛下同不同意的事情,我相信,陛下對她的愛,一定會同意的!圍”

回到東朝的境內,梅朝顏隻有一個感受,好累!

她一個人仿佛在這個時代裏麵活了兩次,從失憶,到想起。她對同一個人的執著從來沒有改變過。軒轅弘會要一個失聰的她麽?她不指望,她回來,是想再看看孩子吧羿?

雖然他危險,她不忍心,也是為了孩子吧?

梅朝顏清楚,人總是為自己找各種各樣的借口,愛了,偏偏說不愛,不愛了,偏偏說愛的不夠。

海路之上,老者教她掌舵,她才稍稍明白了些許地道理。人生,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裏。船要駛向何方,一定要梅朝顏自己決定。

她心裏的方向其實顯而易見,東朝的皇宮,那原本她金色的人生……

皇宮,未央宮,這座近在眼前的宮殿有些陌生了。

來接待朝顏他們三個人的是李夫人,一個屈居皇後之位一下的女人。

當然朝顏戴上了鬥笠麵紗,她看不出朝顏的相貌,隻以為又是陛下留的情。

攸蓮和遙之,自然也是喬裝了以後,才敢和朝顏一起進宮。

“李夫人好。”

蚊子般的聲音,朝顏自己是聽不到的,李夫人說的話,她也是聽不到的。

隻有攸蓮和遙之兩人回應李夫人。

“夫人金安!”攸蓮扯著朝顏起身,為她辯解,“李夫人,她,聽不到的,是個聾子,有什麽事兒,您吩咐我們兩個便好了。”

“也罷,可能陛下就缺少這樣少言少語的女人當個出氣筒吧?”李夫人走近她,想要掀開麵紗,朝顏向後退了兩步,“別怕呀,陛下他還在朝上有事情說,交代好了,就會來未央宮。”

朝顏看著攸蓮,攸蓮點點頭,她便點點頭。

“喲,還是個眼色不錯的,不過這未央宮,多少人想住都住不來,也因為住進去的都死了。”李夫人恍然捂著嘴笑到,“哦呼呼呼,本宮忘了,你聽不見的!”

接著,攸蓮用動作跟她比劃著:“我和師兄去把孩子報過來,給你看看,你先到宮裏麵等會兒。”

朝顏推門,進了未央宮。她大概明白攸蓮的意思,也因為她們的心思多數時候相通著,這就是所謂真正的姐妹。

可這一推開未央宮門,她便傻了。

這裏滿宮的梅花,香氣彌漫,冬日傲雪寒開,真是美不勝收。她順著梅花圍出的路徑進了偏殿,這裏的一切擺設都還是從前的樣子,一點點沒有變。

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麵,伸手還可以碰到她最喜歡的青玉茶杯。

茶杯之上一塵不染,她拿到眼前,仔細地看著,用手感覺著。這裏天天都有人打掃,軒轅弘天天都會來這裏嗎?

朝顏正在疑惑的時候,黛兒推門進來了。

一下子跪在地上,她抬起頭滿是淚痕:“太好了,皇後還活著活著!”

朝顏剛忙扶起她,黛兒清瘦了一些,想必是替她照顧陛下辛苦的。她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擺了擺手,說道:“我聽不見的。”

“怎麽,皇後娘娘,您為什麽會聽不到?”黛兒一拍腦子,是自己糊塗了,她都說聽不見了,還說些什麽?“真是苦了娘娘了,活著就好。”

議政閣的後殿,攸蓮和遙之分別抱起了榮兒和不離。

自從回來,榮兒就體弱多病的,不離的身體不錯,哭的也聲音大。但是軒轅弘也養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上朝之時,孩子必須在後閣,由專人看護。

攸蓮和遙之也廢了不少勁,才進來抱抱孩子。

“遙之,榮兒有些認生了,真不知道兩個孩子沒了親娘,是怎麽活的。”

遙之看著懷中的不離,眉目之間與朝顏十分相似,一時候完全愣在那裏,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遙之,咱們當務之急,是快些把孩子帶過去給她看看。”

兩人相互一笑,點頭稱好。可剛要動身,又被攔住了。

“等一下!”軒轅弘急匆匆下朝,還好趕的上。“朝顏,她,她怎麽樣了?”

兩人沉默,軒轅弘心道不好,但也不敢過於強求:“走,朕要一起去看看。”

這一句話,恰巧門外的李夫人聽個正好。

她悄然跟著他們三個,這一路上林遙之便是在跟軒轅弘講解,如何解救梅朝顏。

“陛下的血是龍血,借以藥引,藥扶到她能細微聽見聲音為止,方才有轉好的跡象,陛下又可願意?”

軒轅弘點頭:“多大的代價,一定要讓梅朝顏好起來。”

李夫人心道不好,龍血每日都取,一定會傷及陛下的元氣,奈何自己是女人無計可施,為今之計,隻有去求父親。

宮外李福李大人接到了宮中的飛鴿傳書,打開一看,立刻找來那些原先支持軒轅弘的老臣們商量對策。

關大人首先發表者意見,替自己的親眷打抱不平。

“李大人的女兒位及夫人可比亞後,都不受皇上的喜愛,都是因為梅朝顏這個妖女,現在陛下已穩得天下,早該處死她,誰知道她假死還生,不是天下間的笑話嗎?關某,絕不同意。”

“對,關大人說的極是。”

張大人一直不是挑事兒的主兒,今天也有些看不過去梅朝顏的行為了。

李福是個謹慎的人:“陛下喜歡什麽,就讓他喜歡,可是陛下也是江山社稷。所以不能救他喜歡的人是無可厚非的。”

李福嘴角陰險一笑,在座的給位大人似乎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次日清晨,奏折已經直接送進了未央宮。

梅朝顏還沒有睡醒,軒轅弘就爬在她的隔壁,看著她。

“陛下。”

黛兒帶著折子,跪在床邊。

軒轅弘瞥了一眼,動身起床:“什麽事兒呀,這麽早就來遞折子打擾朕?”

“奴婢也說了,無論什麽,都不看的,可是外麵李大人帶著眾位大人長跪不起……”

軒轅弘一聲怒吼:“又跪?這幫老骨頭,就不會來點兒新鮮的招數了麽?”

黛兒抬眼,也不敢再多說,直接遞上了折子,可是看了折子之後,軒轅弘更火了,一下子將折子摔在地上。

他苦心經營隱瞞的,全都露了出去:“朕要被他們逼瘋了,那個混但,竟然敢講出去,朕的秘密……”

昨夜軒轅弘花了很長的時間在陪孩子,陪朝顏,才知道她耳朵失聰不方便的事情。

今天一早上,這都是要軒轅弘處死先皇後的折子,這些人這麽神通廣大嗎?肯定不是,一定是昨天有人泄露了信息。

“說,是誰將未央宮有女人的事情告訴出去的?”

所有的宮人都跪下了,大家低頭誰也不敢上前說話。聰明的還是黛兒,她想了一下回稟陛下道:“陛下,奴婢知道,昨日是李夫人來接的皇後娘娘,也是她安排她住在未央宮裏的,這宮裏宮外的傳聞,估計也是李夫人故意放出去的吧?”

軒轅弘看著**熟睡的梅朝顏,若是她知道回來將會遇到這麽多的波折,大概也不會選擇回來了吧?

說話間,梅朝顏已經醒過來了,軒轅弘的語氣一下子變得溫柔了。

雖然朝顏聽不見,但是能感覺到,皇後娘娘這次回來,陛下付出了更多的愛在她的身上了。

“黛兒,快把遙之叫來,說,朕決定好了,一定要醫治她。”

黛兒領命下去了,軒轅弘做到了朝顏的身邊,對她微微一笑,為她整理衣服。

“聽不到也不同朕說話了,也是可惜。”

梅朝顏抬起手,捧住軒轅弘的臉,在他的唇上輕輕一印。躲開了笑臉,是呀,這麽親密是少有的,就連梅朝顏自己也會臉紅。

不過應該要珍惜在一起度過的光陰吧?她起身,軒轅弘扶著她,要找她的孩子。

夢鎖春華吧

孩子靜靜躺在那裏,榮兒的身體要用特定的藥方,這事沒有問題的,於是乎她將藥方寫了下來,放到了軒轅弘的手中。

軒轅弘能清晰看見上麵的自己,上麵寫著,今後榮兒就用這個方子好了。

軒轅弘將方子放入了懷中,非常憐惜地將她完全擁抱住了,不錯,不錯,人呀這輩子總是要經曆一些事情才會懂得珍惜的。

比如軒轅弘,現在抱到了朝顏就不想要放手了一樣。

他說:“我知道你聽不到,但是我說出來就好。我愛你!”

他用我,而不是什麽朕,是對這個一直陪著他,一路走到現在的女人的一種認可和認定。

朝顏也抱著軒轅弘,即便聽不見,胸前還是能感受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也夠了。

他繼續說著:“榮兒長大了就能夠接替咱們了,然後我帶你走離開皇宮,你想去什麽地方,咱們就去什麽地方,這樣好不好?”

他很認真,認真道鼻頭一酸眼淚就會流下來一樣。

梅朝顏聽不見,卻能感覺到他的體溫,這樣就好,孩子在這裏,他也在這裏,今生的固執都可以一瞬間放棄,不存在了。

忽然,攸蓮走了進來,遙之跟在後麵端來了一碗湯藥。

攸蓮拉著朝顏到一邊,軒轅弘便走向了遙之。

“啟稟陛下,這就是遙之所說的藥。”

“隻需要

朕的鮮血就可以了嗎?”

遙之點點,從袖子裏麵抽出了匕首,在他的手腕上一畫。鮮紅欲滴的血液從中留了出來,一滴滴地滲入藥中。

接著,他又立刻為軒轅弘止血:“恩,陛下這樣子就可以了,每日的傷口都會愈合,所以新傷舊傷疊加在一個地方可能會格外的疼痛。”

“不要緊,隻要能夠救她,幹什麽算是痛呢?!”

攸蓮過來,端走藥碗,軒轅弘和遙之一起看著朝顏喝下去,開懷了一下。

“陛下,外麵的大臣都跪著呢,您這是要怎麽解決這個問題?”

軒轅弘搖搖頭,李大人跪著無非是因為江山社稷還有他女兒的前程:“朕總不能對不起朝顏呀。朕慢慢想辦法吧。”

“李夫人駕到!”

按理說,外朝臣是不能入未央宮了,但位及亞後的李夫人是不一樣的。她站在軒轅弘的麵前,就是行李也是理直氣壯。

她跪在宮門裏麵和軒轅弘稟報:“陛下,外麵都是對朝廷有貢獻的肱骨大臣,真的比不過你眼前一個外來女子嗎?”

“外來女子?”

軒轅弘重複了一遍,方回頭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李夫人的臉上。

“幹什麽,陛下,臣妾,什麽也沒有做,為什麽要打臣妾?”

“還狡辯,若不是你通風,他們會知道,這未央宮裏的女人是誰嗎?李夫人,你把朕當做傻子了?!”

李夫人低頭:“臣妾沒有,臣妾……臣妾隻是關心陛下的龍體……”

接著軒轅弘做到了梅朝顏的身邊,她吃完藥,整個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隻是還能清晰看見軒轅弘手腕兒上麵的傷痕。

“這是什麽?”

她的聲音很小,很沒有語氣,軒轅弘不怪她她聽不到,就也放棄了問詢。

不過看著跪在地上的李夫人,她似乎也明白了什麽。

說道:“不要為了我……”

指了指傷口,軒轅弘就更加心疼了起來。軒轅弘現在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上,含在嘴裏,可是又怕她因此化掉了。

李夫人還在大喊大叫著:“陛下,您不能為了一個人而耽誤了您的龍體,後宮早就該有子嗣了,不該隻有榮兒和不離兩個人,這就好比陛下和止琪公主……”

啪的一聲,這一次竟然是莫攸蓮閃身到李夫人的跟前,給了她一巴掌。

“李夫人,這一巴掌是替朝顏打你的,她平日裏最不喜歡別人汙蔑陛下了。”

“你……你們……陛下,良言逆耳!”

軒轅弘冷眼看著跪在那裏的李夫人,隻有朝顏一直看著他,衝著他搖頭。

其實朝顏要的有多麽簡單他怎麽會不知道,他也隻能用身體的溫暖安撫朝顏。

“來人呀,把李夫人帶回宮,麵壁思過,沒有朕的允許,不能放出來。”

李夫人,掙紮,尖叫,梅朝顏看著很痛苦,耳朵卻沒有一點點聲音,這樣倒也是十分安靜的,不至於心煩意亂。

也有了時候好好看看軒轅弘和孩子。

於是遙之和攸蓮兩人便退了出去。

“林遙之,陛下對梅朝顏是真心的,你沒看見,你沒回來的時候他有多擔心朝顏。”

林遙之苦笑,對呀,是人都能看出來軒轅弘最愛的人是誰,可一旦梅朝顏成為了軒轅弘的軟肋,那麽她就危險了,失去曾經刁蠻悍婦的性格,梅朝顏便也失去了保護自己的能力。

“林遙之,我追了你這麽久,這會子,你還看著朝顏不放手嗎?”

對,林遙之不甘心,哪怕是因為寂寞所以才和攸蓮走的這麽近,在這禦花園中,在他的心裏,仍舊是那個梅朝顏最大。

他歎氣:“別逼我,我就是這樣的人。我沒辦法把心思放到你的身上,攸蓮,做好朋友不好嗎?為什麽偏要跨越這道鴻溝?”

莫攸蓮沒有繼續跟上林遙之的腳步,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也是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的。攸蓮現在隻想知道,那一副藥是不是真的須要陛下的血液,還是不過就是因為報複。

報複,就算梅朝顏醒來,那麽倉皇無助,她還是不願意身心交付於他。

莫攸蓮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怪醫,無塵。

這個人,相當於是她的師叔了,隻不過一直隱匿在皇城角落。仙人穀自不收男人開始就再也不予他來往了,如果林遙之是存心的,她一定會告訴朝顏的。

皇城黑市的一個角落裏麵,藏著一位醫者。

他素衣一身,長須飄渺。

睜開眼睛,看了看攸蓮,沒有理她。

“師叔。”

莫攸蓮請求著,他卻沒有睜開眼睛。

“師叔,今天我為天下之主來問你。”

師叔的眉毛抖了抖,繼續閉著眼睛,不過莫攸蓮已經知道了他在聽。

“如果說,有人要害當今陛

下,師叔你是不是有興趣聽一聽。”

師叔蒼老的聲音問她:“是麽,誰這麽有膽量去殺當今聖上,這個連自己皇叔都可以不放過的狠毒男人,或許死了以後,才能有更好的君主繼位吧?”

“是麽,師叔,我卻看著他運籌帷幄救了東朝多次,他雖然猶豫不決,但是仁心可嘉!”

“那麽要殺死他的又是哪一位呢?”

師叔這一問,莫攸蓮心裏沒有底。

師叔接著睜開了眼睛,非常驚訝:“哦?也有人要小攸蓮臉紅心跳說不出來話的人麽?”

“師叔……現在怎麽辦,偏偏陛下對這個藥方需要他的血深信不疑。”

莫攸蓮將藥方放到了師叔的手裏,師叔看了良久,又看了看攸蓮。

他隻有歎氣,將藥方化掉了:“小攸蓮啊,這的確是需要龍血的,沒有別的辦法。”

“為什麽?”

攸蓮知道,如果梅朝顏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會傷害到軒轅弘,她恐怕死也不會做的。

師叔無奈一笑:“沒有原因,這兩人身上曾經中過毒蠱,因為海鹽進入血液了,毒蠱沒有完全清楚,海鹽也是不利的,所以隻能將對方血液注入進患者的血液裏麵……”

所以,林遙之也是無計可施了!?

攸蓮忽然鬆了口氣,他還沒有到為了梅朝顏去傷害別人的地步。

“謝謝師叔。”

“可這藥方,也確實有些缺點。”

莫攸蓮收起高興,趕忙詢問:“什麽缺點?”

“是這樣的,如果毒蠱處不幹淨,就一直需要陛下的血,流盡才能治好她。”

流盡……

林遙之是不是知道這一點呢?莫攸蓮的心開始打鼓,要不要告訴梅朝顏,要是她知道了……會不會放棄自己。

“攸蓮啊,這人都有私心,關鍵在於你怎麽看待,就好似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有如果,如果我有私心,仙人穀,也不會在你手上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