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好戲2 - 寵六朝:花蕊皇後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寵六朝:花蕊皇後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一場好戲(2)

“演戲?演什麽戲?演給誰看?”薄奚策是一頭的霧水,這向皇上討要蕊兒做奴婢之事與演戲有什麽關係啊?

“當然是演給你的父皇看羅!”雲棲公主胸有成竹地說道。///最快的小說搜索網//

“演給父皇看?那咱們唱哪一出啊?姑姑,演戲我可是不在行啊!你聽我這嗓子,跟破鑼似的,能行嗎?”

雲棲公主“撲哧”一聲笑了,道:“行!行!這角色非你莫屬啊!來,過來,讓姑姑告訴你!”

薄奚策俯下了身子,將耳朵湊到雲棲公主的嘴邊。

雲棲公主低聲對著薄奚策耳語了一番,原本一臉狐疑的薄奚策的臉上漸漸有了笑容。

他聽完雲棲公主的話,兩隻手一拍,道:“姑姑,你真不愧是我們皇宮裏的智多星啊!難怪父皇時常都會聽從您的意見呢!姑姑,您這一招一準靈驗!”

雲棲公主也笑了,道:“不過,到時候,你可得演得認真一些,別露餡了哦!”

“明白了姑姑!”

“那好,那咱們也就回宮去了!記住,明日早朝過後,我先到你父皇的寧壽宮去請安,你隨後找個借口也去,咱們就……”

“記住了,姑姑!”

兩個人商議好之後,便趁著朦朧的月色各自回宮歇息去了。//最快的小說搜索網//

薄奚策和雲棲公主是歇息了,可是有了心思的蕊兒可睡不著了。

蕊兒剛一回到小屋,雲朵便迎了上去,問道:“怎樣?今日又是彈琴了?這個太子殿下還真是有閑情逸致啊!兒姐姐,你今晚沒出什麽意外吧?”

蕊兒搖了搖頭,道:“不,今晚沒有彈琴,雲朵,你怎麽知道今晚會有意外的?”

“雲朵剛才也去兵營了,聽他們在那悄悄地議論,說今晚有兩個戴著青銅麵具的男人進了那間最高統帥的房間,還說,還說……”

“還說什麽?”

“還說您今晚同時伺候兩個男人呢!所以,所以雲朵一直替姐姐擔心呢!姐姐,您沒事吧!”

“沒事!”

“那今晚太子殿下帶去的那個男人也是去欣賞姐姐彈琴的啊?”

“不,不是,她不是!”

“那他去做什麽?你們三個人在一起都談了些什麽啊?怎麽現在才回來啊?姐姐,您的命可真好,遇上的男人都是吃素的!不像我,盡是遇到一些惡狼似的臭男人!”

蕊兒當然明白雲朵說的意思,她的臉有些發熱,瞬間就紅了起來。/最快的小說搜索網/

“雲朵,實話告訴你吧!太子殿下今日帶來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女人?女人還招軍妓?”雲朵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要大,直愣愣地盯著蕊兒,她可真是難以置信,到這個兵營中的女人除了軍妓之外,就從來也沒有其他的女人來過了。

“雲朵,你小聲點,你的眼睛瞪那麽大做什麽?簡直能放下兩個大雞蛋了!”

“兒姐姐,你沒有生病吧?”雲朵實在不敢相信蕊兒的話,以為蕊兒發燒在說胡話呢,就伸出手,放在了蕊兒的額頭上。

“哎呀,雲朵,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我沒發燒,也沒生病!你知道太子殿下帶來的那個女人是誰嗎?”

“是誰啊?總不會是太子妃吧?”

“不是,那個太子殿下不是還沒大婚嗎?哪來的太子妃啊?”

“那雲朵可就猜不到了!”

“好,告訴你,他帶來的就是那個暴君薄奚野的唯一的親妹妹雲棲公主!”

“老天啊!雲棲公主?她?她竟然女扮男裝跑到兵營來了!她來做什麽?”雲朵這會的眼睛睜得更大了。

“我告訴你,不過,你可得保密,這件事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當然了,雲朵對誰也不會說的!”

“她今日是來問我願不願意離開這裏,去她的宮殿給她做奴婢的?”

“奴婢?給她做奴婢?她沒有搞錯吧?兒姐姐,您可是我們西楚國堂堂的皇後娘娘啊!怎麽能去給她做奴婢呢?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雲朵一個勁地搖著頭。

“雲朵,那你覺得我在這裏做軍妓就符合一個皇後的身份嗎?我現在哪裏還是西楚國的皇後?我現在和你們一樣隻是一個囚奴罷了!我想過了,與其在這裏提心吊膽地做軍妓,還不如去給雲棲公主做奴婢,至少還不用每日擔心被那些兵士淩辱!”

“對啊!雲朵隻是想到了一點,卻沒有想到另一點,姐姐確實應該離開這個地方!雖說給雲棲公主做奴婢,也是委屈了姐姐,可是也總比在這個地方強啊!姐姐,雲朵恭喜姐姐了,不過,雲朵可實在是不舍得姐姐走啊!”雲朵說著,眼圈就已經紅了。

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 一場好戲(2))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