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相持不下 - 請夫入甕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請夫入甕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85章 相持不下(11月900粉紅票)

他雖然沒有回答,但他唇邊的那抹微笑已說明一切。白筱微微一笑,他是幸福的,起碼他能明明白白的愛著。回轉頭,看向前方,自己又何嚐不能,就算不能一起,同樣可以想著,愛著。或許,這也是一種幸福。二人不再說話,風吹開她如絲秀發,輕拂著他的麵龐,搔得他的心隨著臉絲絲的癢,就如同上次在城外發現活屍,雖然麵臨著險境,心卻是被填得滿滿的。白筱遠遠見青兒她們已經如她吩咐的堆了不少茅草,略略安心,能不能避過這次險情,就看這一招了。想著方才那一串的活屍和趕屍人,再怎麽做好了心理準備,兩膝都禁不住的有些打顫。

不管再怎麽慌,再怎麽亂,仍裝得跟沒事一樣,下了馬。古越在後麵看著,微笑點頭,幹脆將這事的操縱丟給了她,自己正好不用顯山露水。青兒正在檢查卸下的車在茅草叢中是否掩好,發現沒能完全掩好的,就叫人再加些茅草遮嚴實了。聽見馬蹄聲,回轉身來,見是白筱回來了,臉色又是一變,急急的朝她奔了過去,“你們看見風荻了嗎?”“風荻?”白筱和古越均是一愣,對視了一眼。這副神情,不說也知道沒有看見。青兒著了急,“他這是去了哪裏?”白筱背心頓時冒了股寒氣,瞅向馬車,“他不在車中?”“他追著你去了。

”白筱渾身的血都涼了,他腿上那麽重的傷,之前還失了那麽多的血,還能去哪兒?這裏出去就一條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湖,來去就沒見到他的人影,難不成體力不支,滾在哪兒昏死過去了?如果昏在哪裏,還是小事,如果滾到湖裏……她打了個寒戰,不敢再往下想。再說那些邪物正在靠近,如果被他們撞上,哪裏還能有活路。腦門子陣陣發緊,手心冷汗涔涔,腳下象踩了綿花,輕輕飄飄,時間緊迫,實在容不得再多耽擱,抽身拽了馬,躍上馬背。古越一把拽了她的馬頭,“你留在這兒,我去。

”白筱咬唇看了看他,他眼睛不便,如何尋人,但這話不敢說出來傷人,“十哥留在這裏主持大局,我去去就回。”古越拽緊馬韁,哪裏肯放。他自己身材比普通男子已是高了不少,而風荻較他還高了幾分。風荻腿上的傷,他是知道的,如果有什麽事,白筱個子嬌小,就算尋到,別說她懷著孩子,就算沒懷著孩子,也沒那個勁弄他回來。“我去,你力氣不夠。”白筱方才急起來,隻是一心想將他尋到,確實沒想到這個問題,愣了一愣,“我帶個人去。”拽了拽馬韁,想將馬韁從他手中抽出。

古越將馬韁握得死死的,“如果你不放心我的眼睛,我帶個人去。”白筱坐在馬上,俯視著麵前這張即使是眼盲,仍處處透著霸氣的男人,直覺告訴她,他是可信的,但是他豈能知風荻對她們此行的重要性。怕就怕萬一時間緊迫,他會大局為重放棄風荻……輕搖了搖頭,“那些東西即將迫近,這裏需要十哥。”他是他們隊裏的核心,如果他有什麽事,她根本沒辦法控製住他們的人,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如果她去尋風荻,就算她和風荻出了事,起碼這些人,還可以幸免,或許可以安然離去。

但是一旦失控,這所有人都得死……她怎麽能讓他們為了她和風荻葬送性命。回頭朝青兒道:“青兒,這裏就交給你了,凡事要聽十哥指揮。”“丫頭,到底怎麽回事?”青兒心裏一陣冰冷,已然料到大難臨頭。白筱朝她笑了笑,“我現在沒時間給你解釋,一會兒,你就會明白。”俯身握了古越拽著馬韁的手,她的笑容明媚燦爛,眸子裏全是對他的信任,“十哥,我的人拜托你了。”突然一掌向古越臉龐拍去。古越微微一愣,本能的轉頭回避。白筱這一掌卻是虛招,一拍即縮,在他愣忡間,猛的一夾馬腹,馬匹向前急竄而出。

他沒料到她當真敢硬衝,馬韁竟被她奪了去。一窩子的火往上竄,又急又氣,風荻固然重要,但她就是他的天,如果她有什麽事,便是天塌了下來,他還有什麽可求?鐵青著臉,再不多想,單足一跺地,身形如閃電般向急馳的駿馬欺近,到了她身後,身體陡然升高,躍過她頭頂,落在她前方。白筱如果不即時停下,勢必要將他踏到。大驚失色,猛的急勒馬韁。然而馬衝的太急,強行勒住,前蹄高高提起。一切發生太快,一時間白筱持不住韁,從直立起的馬背上跌滾下去。

眼前人影一晃,她已被穩穩的接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她抬眼看向滿是怒意的俊容,攥了他胸前衣襟,帶著哭腔道:“十哥,讓我去,他不能有事。”古越胸口悶堵的差點咯了血,“他固然不能有事,我也不會容你涉險。”“我一定要去的。”白筱掙了掙,他的手臂竟如鐵牆銅壁一般,令她動彈不得絲毫,焦急萬分,眼眶一燙,淚湧了上來,哽著噪子,“十哥,你也說過那個女人是你的心髒。雖然他不是我的心髒,但如果他死了,我心裏的人也會死去,我……我也是活不下去的……”她的話象一把把尖刀紮進他的心裏,心潮翻湧,怎麽都難以平息。

有她這份心,他和容華今生還有何遺憾。胸口又緊又痛,緊覆著的眼慢慢濕了,深吸了口氣,穩住心神,將她往地上一放,自己翻身上馬,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麵頰消瘦,臉色蒼白,有了身孕,身子卻單薄得象是被風一吹,便能折了去,胸口潮緒又是一湧,“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尋回來。”帶馬轉身,一揚手中馬鞭,駿馬如飛而去。白筱心急如焚,如果風荻昏死在哪兒,他如何尋找,追上兩步,急聲叫喚,“十哥。”見他不理不顧,忙回跑另外牽馬。就在這時聽到另一個馬蹄聲跑近,心頭一陣猛跳,回身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