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獻計 - 請夫入甕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請夫入甕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32章 獻計(270粉紅票)

古越派人帶著人馬,照著掌櫃所說,一路前行,出了小巷,左右鋪開,暗中搜索。古越一行過‘夜月樓’門口停了下來。別家正準備開門,他們家正好相反,正上著門板,準備關門,門側堆滿了錦繡花團,花心盡是‘竹’字,有客人出來,均走的小門。朝身後親兵偏了偏頭,“去問問,昨晚可有陌生女子人路過,另外這個‘竹’字是什麽意思?”古越騎在馬上,抬頭看向門匾,眉頭微斂。“太子,他們說並沒見到有陌生女子路過。至於這‘竹’字是他們自家養出來的一琴一舞二位姑娘,名字裏都帶了‘竹’字,過兩日掛牌,這門口這些花團就是為她們備下的。

”親兵回來回話。古越點了點頭,略略失望,“走吧。”一隊人卷塵而去。白筱沐過浴,換上胡月為她備下的衣裳,天藍色的***長紗裙,自胸下束緊,上半身敝開的領口齊肩膀勒過,束出胸部的渾圓豐挺,裏麵齊胸掩著月竹紋抹胸,不現胸乳,卻引得人浮想聯翩;***任寬大的裙擺成百折狀垂下,直拖到地,腰間係著青藍色流蘇錦帶,被風一吹,便自散開,隨風輕擺;闊袖半掩了纖纖玉手,在上臂處用絲帶束著,打了個花結。琴師雖然不必出前台,聽胡月說,上台那日,台前在帷幔相隔,所以並不用擔心被人看見。

按理這身華麗衣裳有些多餘,不過既然與要掛牌那位並稱雙‘竹’,待遇自也不能差了。白筱長年白衣,素雅清新,換了這身衣裳,竟是別樣風貌。好在臉上有小孤的易容藥護著,才沒顯得過於張揚。剛剛收拾妥當,胡月便領了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豔美非常的姑娘進來,一身洋紅錦服大裙將她襯得極為明豔動人。白筱起身接下,各自報了家門,來的這位果然是後天要上台的玉竹姑娘。玉竹雖然聽了胡月的話,說白筱的琴技遠在跑了路的那位碧竹之上,但終是半信半疑,畢竟她為了這一天已經辛苦了這麽多年。

以後過得好與不好,全看後日那一會兒功夫了,不等胡月開口,款款走到琴桌邊,伸了手指輕勾了下琴弦,“後天就要上台了,我們也沒多的時間,能否我們先合了一曲,磨合磨合?”白筱是過客,沒打算在這兒長呆,但能不能將消息傳出去,也指著後天,看了胡月一眼,自行在案後坐下,“不知姐姐要我彈什麽曲子?”玉竹也不客氣,從袖中取了幾張曲譜出來,“後日登台正曲有四曲,但防著客人加點,便多備了四曲,一共八曲,還有兩日時間,不知你練得了不?”白筱接過,笑了笑,“我勉力一試。

”翻著那張樂譜,細細的看一了遍。玉竹見她隻是一張一張的看,手指都不碰下琴弦,覺得甚是蹊蹺,秀眉擰了擰,“難道彈不了?”胡月將她拉了拉,搖搖頭,示意她別打擾白筱。白筱將樂譜看完,放過一邊,朝玉竹笑道:“我們試試。”玉竹掃了眼她放過一邊不再理睬的樂譜,眼露迷惑,“你不看樂譜?”“不必了。”白筱不再多話,手指搭上琴弦,輕輕撥弄,正是玉竹給她的樂譜上的曲子。玉竹不信相信的愣愣的將她看著,這一會兒功夫,她便記下了自己和碧竹反複修改,苦練了多年的曲子。

白筱也不理會她拿什麽眼光看她,一曲一曲的彈了下去,從頭到尾沒錯過一個音符,而彈出的其中韻味,又且是碧竹所能比的。初時胡月還含笑坐在一邊聽著,到了後來,也眼露驚詫,記得一兩曲也就罷了,她片刻間的功夫竟將八首曲子,絲毫不差的彈完。直到她停下,玉竹仍愣著回不過神。白筱揚臉朝她叫道:“玉竹姑娘,你覺得如何?可還配得上你的舞蹈?”玉竹還沒答,胡月已穩不住了,笑著道:“何止是配得上,簡直是絕了,除了艾姑娘,我從來不曾聽過這麽好的琴聲。

”白筱以前在艾姑娘那兒,便上過台,也不過謙,將方才所彈的幾個地方,重彈了彈,道:“這幾個地方,甚是生硬,要表現出來的風花雪雨的情感,也是欲呼卻呼不出的感覺,令好好的一個曲子生生的打了個折扣,不如改改。”玉竹愣過了神,早喜得有眉沒眼,這可是她今後的前程,聽她這麽說,哪有什麽懷疑,“你說怎麽改?”白筱想了想,信手彈來,那一曲下來,果然如行雲流水一般,聽得胡月心神蕩漾,暗歎了口氣,可惜她在這兒呆不久。玉竹聽著,渾身血液翻湧,提腿抬臂,就在她案邊舞了起來。

一曲終了,跪伏在地上把白筱看著,“你真是神了,你這一改,我跳起來,我整個人都象要飛了一樣。”白筱笑了笑,耳邊化開的卻是琴簫合奏的情形,學琴以來,隻有那次才真正感到神魂俱飛的妙處,以後怕是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玉竹也來了勁頭,午飯,晚上都搬到了白筱屋裏,纏著白筱練到點燈,經不得胡月勸才停了下來。胡月又將後日登台的事項細細說與白筱聽了。別的倒也沒什麽可擔心的,隻擔心對頭家與她們同一天掛牌,要分去好些客人。白筱看著屋裏牆上掛著的一個紙鳶,道:“我到有個點子,不知月姑娘認為可行,不可行。

”胡月陪著她們坐了一天,看得出白筱是個有主意的人,“說來聽聽。”白筱指指紙鳶,“月姑娘想要的不過是吸引客人的辦,讓客人購買紙鳶來代表價錢,每一百兩便放一個紙鳶,每個紙鳶上寫上‘竹’字,上天的紙鳶多了,會如何?”胡月雙眼一亮,“我怎麽就沒想到這辦法,可是……晚上紙鳶放上去,也看不見啊。”白筱笑了笑,“改紙鳶為風燈不就看得見了。”“風燈?好辦法,我這就去辦,叫人趕做風燈。”胡月起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