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被打壓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1011被打壓

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講,春節是一個家人團聚和休閑時間,但像金帥這種部級高官,非但得不到休息反而還會更忙。

官場裏的關係網非常複雜,既有自上而下,又有左右縱橫,想升官必須上麵有人提攜,想把位置坐得穩必須有幫手,不同的關係網縱橫交錯,隻不過有大小和疏密之分罷了。

忙忙碌碌的幾天,該去拜訪的拜訪過了,該見的和不該見的都見過了,金帥就等著總理的召見,然後就可以返回紅州了。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發出嗡嗡的震動聲,看看號碼,原來是大姑家的表妹韓雪打來的,金帥指了指音響,示意山竹關掉,然後按下了接聽鍵:“小雪,從婆家回來了吧?”

“哥,我和興辰剛回來,等一會我們回家看看爺爺和奶奶,如果你中午能在家吃飯那就太好了。”

金帥的八個妹妹和表妹當中,韓雪性格最溫柔,和山竹的關係最好,這些年來一直在雷利集團的礦山公司擔任副總,跟著山竹鞍前馬後出了不少的力,雖然平日裏兄妹倆會經常打電話問候一下,但是這麽多年了,見麵的機會卻很少。

老朱家和其他的政治家族不一樣,從來沒有利用子女搞什麽裙帶關係,更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把女婿和孫女婿當成家族的附庸品。金帥的八個妹妹沒有結婚之前,春節都是回爺爺這裏來的,出嫁後再過春節,卻要求她們回婆家,從這一方麵來看,朱家還是遵循著華夏民族古老的傳統和習俗。

十幾分鍾後,一輛黑色奧迪停在了門外的停車場上,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搶先跳下車來,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金帥,愣了一下,然後像小燕子般的撲了過來。

“舅舅、舅舅,我可想你了。”

金帥笑嗬嗬的把外甥小雨抱了起來:“嗬嗬,舅舅也想你了,在爺爺家過春節一定很熱鬧吧。”

小家夥搖了搖頭:“不好,在爺爺家過春節一點也不好,他們那裏的小朋友全說鳥語,我一句也聽不懂。”

韓雪走了過來:“去到花都的第二天,小雨就吵著鬧著要回來,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雖然隻見過你幾次麵,卻一直和你最親。”

“嗬嗬,沒聽人家說嗎?甥舅親,打斷骨頭連著筋。”

周興辰笑眯眯的看著孩子和舅舅嬉鬧著,對於金帥說的這句話,他是非常讚成的,血緣關係無論到時候都是割舍不斷的,即便就是從來沒有見過麵的至親,也是很容易熟悉起來的。

“哥,石頭和祖兒、良兒呢?”

金帥笑道:“他們都去找自己的同學玩去了,你大嫂陪奶奶去二號首長家了。”

放下了小雨,金帥這才有空打量一下妹妹和妹夫兩口子,韓雪雖然是三十多歲的人了,但歲月的侵蝕卻並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身穿一身米色薄羊絨套裙,依然顯得那麽年輕。

接過周興辰手裏的禮物,郎舅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快一年沒有見過周興辰了,金帥發現他成熟了很多,再也不是剛見到他時的那個毛頭小夥子了。

“外麵冷,還是到客廳坐吧。”

坐在舒適的客廳裏,接過工作人員遞上來的茶,韓雪四處打量了一下,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到這個時候,韓雪才仿佛回到了當年,自己還是那個天真活潑的小丫頭時。

“家裏還好吧?”

周興辰探了探身子:“謝謝大哥的問候,我父親收到你發給他的短信可高興了,家裏隻要一來客人,都會拿出來炫耀。”

金帥絕對相信,周興辰說的是真話,周方亮以前隻是一家進出口公司的老板,如果沒有金帥,他是無論如何也當不上花都市貸款擔保公司的總經理,並在金帥的幫助下,短短兩年裏創下諾大的產業,從這一方麵來講,周方亮是沾了金帥的光。雖然金帥已經離開了花都市,但他的影響力還在,至今也沒有人敢小瞧周方亮的,金帥給他發的拜年短信,拿出來炫耀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在談到周興辰的工作時,韓雪眼裏的目光黯淡了下來,金帥意識到可能又發生什麽事了,沒等開口問,就聽韓雪說道:“哥,可別提興辰了,他現在的工作很不順心。”

金帥奇怪了:“不是聽說興辰要當副廳長了嗎?”

韓雪歎了一口氣:“那都是過去時了,一開始部裏確實有這個意思,組織上的考察結果也很好,卻誰知道後來又變了,說是興辰的資曆有些欠缺,要先放一放。”

金帥皺了皺眉頭,周興辰大學畢業後就進入了財政部,由於工作出色,這些年來進步很快,按理說當了三年的處長,提拔副廳長,資曆應該夠了,怎麽在這個問題上被卡住了?

與韓雪不一樣,周興辰卻顯得非常大度,看到金帥的目光掃了過來,急忙笑道:“這次沒有提拔我當副廳長,領導自然是有理由的,我的資曆就是比其他的同誌要淺一點嗎。”

韓雪白了他一眼:“什麽理由?理由就是爺爺已經退了下來,顧同祥那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覺得我們老朱家的勢力沒有從前大了。”

韓雪說得也並非沒有道理,如今官場就是這個樣子,在台上的時候,都上趕著巴結,可一旦下台了,那可就是另一種情景了,否則也不會有人走茶涼這一說。

其實,韓雪還沒有說到點子上,周興辰之所以沒有被提拔為副廳長,並不隻是因為老爺子退了下來,一定與金帥得罪了顧同祥有關,從財政部拒收紅州省委省政府的土特產就可以看出端倪來。

“你怎麽就肯定是顧同祥狗眼看人低?”

看到金帥皺眉,韓雪嚇了一跳,吞吞吐吐的說道:“不是他又是誰?大姨雖然從財政部退了下來,但對內部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聽說部黨組在研究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是顧同祥堅決反對,才把對興辰的提拔擱置了起來。”

金帥點了點頭:“既然興辰的資曆還有些欠缺,那就再等等吧,有些事速則不達,沉澱一下也好。”

韓雪想了一下:“哥,你能不能幫助興辰調動一下工作?”

金帥笑了:“財政部可是個好單位,多少人削尖腦袋想進去還進不去呢,你還想讓興辰調出來?”

“對別人也許是個好單位,但對我們卻也未必,大姨在財政部當了那麽多年的司長,對裏邊的貓膩可是很清楚。想當年,大姨和顧同祥競爭副部長就得罪過他,他不敢拿大姨怎麽樣,卻把仇記到了興辰的身上,不要說等一年,就是再等五年,興辰也會被顧同祥壓著原地不動,說不定還會把他調整到後勤去,那個家夥是絕對做得出來的。”

金帥的目光看向了周興辰:“你是怎麽想的?”

周興辰笑了笑:“如果可能的話,挪動挪動也好。”

周興辰是一個很穩重的人,既然他也想挪動,那就說明在財政部真的待不下去了,看來韓雪說的那些話,也並非全是捕風捉影。

朱如雪得罪過顧同祥,金帥因為紅州煤炭集團的事情也得罪過他,顧同祥和朱家兩代人都有仇,這家夥當然要進行報複了,收拾不了老子,總可以收拾一下小的。

憑著朱家的勢力,調動一個人的工作或者提拔一個副廳級幹部,簡直不費吹灰之力,顧同祥竟然敢打壓老朱家的女婿,難道老朱家就是這麽好欺負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