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630未來的公公

俗話說人言可畏,一個人反映梁誌軍這個人不好,也許是片麵的,可如果兩個人都反映他有問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三人成虎眾口鑠金,梁誌軍一下子得罪了金帥身邊的兩個人,他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你講的這件事情如果屬實的話,還是很嚴重的。”

“市長,我向您保證我講的這些全是事實,去年市政府一共置換下來十一輛車,除了有三輛給了老幹部局之外,另外八輛都由梁誌軍自己處理了。後來他把這八輛車都拿到了二手車市場,美其名曰說要賣個好價錢,結果八輛車才賣了不到兩萬塊錢,據說他一輛車就收了差不多有五千塊錢的回扣,搞得市政府的一些幹部很有意見,說早知道車賣得這麽便宜,自己也去買一輛開一開。”

金帥皺了皺眉頭:“這件事情你這個市政府秘書長就有權處理嘛。”

朗宏林裝出了一副很為難的樣子:“雖然小車隊是我分管的,可實際上我根本就管不了他們。”

“你這個秘書長還管不了小車隊?”金帥奇怪了:“這是怎麽回事?”

郎宏林遲疑了一下:“梁誌軍的姐夫是統戰部長魯弈安。”

金帥明白了,怪不得朗宏林要把這件事情反映給自己呢,原來是忌憚魯弈安的勢力啊,看來朗宏林又使了一招借刀殺人。

“如果梁誌軍吃回扣是事實,你應該如實的向紀委反映,你是市政府秘書長,絕對不能因為某一個人有所謂的後台,就對他的工作不敢管不敢問,這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表現。”

朗宏林覺得老臉一陣發熱,他已經聽出金帥話裏的批評意思了,看來要想拿下梁誌軍並不難,而郎紅林本人也同樣要在金帥心裏留下一個不敢大膽負責的印象。

“那我再去找梁隊長談一談。”

金帥想了一下:“算了,你是市政府的大管家,讓你做這些得罪人的事情也不太合適,還是讓督察室去過問一下吧。”

朗宏林高興了,認為金市長對他還是很關心的,作為市政府的秘書長,如果和下麵搞不好關係,今後將很難開展工作,而督察室就是幹這種得罪人的工作的,由他們去管這件事情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其實,朗宏林哪裏能知道金帥心裏是怎麽想的,目前市政府各局委辦的工作分工有很多地方都不清楚,出現了交叉,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各單位之間相互踢皮球的情況才非常嚴重,金帥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告訴朗宏林,工作中的責任要明確,該是誰管的就要由誰來管。

“那好,我這就通知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