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反擊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423反擊

李冰榮正在發愁期間,老朱家的反擊開始了,老爺子第一時間打通了金帥的電話:“小帥,聽說李冰榮的孫子跑去你們那裏搗亂了?”

聽到老爺子氣呼呼的聲音,金帥安慰道:“爺爺,你別生氣,這件事情我自己能擺平……”

說了好一會,老爺子的火才消了:“你用的辦法不錯,既讓李家那小子接受了教訓,又讓那些調查你的人碰了一鼻子灰,需要我為你做點什麽?”

金帥這些年來一直靠自己打拚,老爺子除了在他的工作安排上幫了一點忙之外,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沒有過問,這一次主動提出要為金帥做點事,除了舐犢情深之外,恐怕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金帥笑了:“謝謝爺爺,其他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就行了,不過我聽說那個負責調查我的省紀委副書記錢宜俊,有重大受賄嫌疑,這個人是呂宗良一手提拔起來的,與被抓起來的副省長齊仲年關係密切,這一次他帶調查組來對我進行調查,專門想找我的毛病。”

“唔,我知道了。”

沒等金帥說話,老爺子就把電話掛上了,放下電話,金帥壞壞的笑了,他奶奶的,你錢宜俊想整我,那咱就看看誰能整得了誰。老爺子都發火了,可就有錢宜俊好看的了,雖然現在還沒有掌握到錢宜俊收受賄賂的證據,但隻要把他雙規起來,就不愁他不交代。這年頭哪一個官員的屁股底下是幹淨的,就是不想動他們罷了,一旦想查他們,哪一個也跑不了。

正在竹山縣的賓館裏苦思冪想,寫調查報告的錢宜俊,突然接到了省紀委書記李南清的電話:“宜俊同誌,對金帥的調查有什麽進展?”

錢宜俊很奇怪,以前下去調查的時候,李南清從來就不過問調查的情況,事後也隻是根據他們的調查報告再做出決定,這次怎麽突然過問起這件事情來了?

“李書記,花園市的幹部都被金帥洗腦了,我們的調查很不順利。從目前掌握到的情況來看,第一個問題基本可以排除,第二個問題暫時還沒有發現金帥有違法亂紀現象,我們正準備加大調查力度,繼續深挖下去。另外金帥這個人很強勢,根本就不配合,我建議對他采取組織措施,否則的話調查是很難搞下去的。”

李南清嚇了一跳,心想這小子都大禍臨頭了,還想繼續調查下去,要是讓他胡說八道一番,恐怕自己的烏紗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宜俊同誌,我們紀委辦案是重事實重證據的,你臨下去之前,我再三要求你,第一,不能影響到金帥同誌的正常工作;第二,在調查中盡量不要引起太大的影響。現在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請你馬上回省紀委,我們需要開一個緊急會議研究一下。”

聽到李南清說情況發生了變化,錢宜俊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這個變化會落到他的頭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坐上車向省城駛去,一路上連聲催促司機開的快一點,頂頭上司召開的緊急會議可是不能怠慢的。

錢宜俊還在想著如何說服李南清同意雙規金帥,甚至還想到金帥聽到省委對他進行雙規的決定後那副沮喪的樣子,想著想著,錢宜俊竟然像個傻瓜似的嘿嘿的笑了。

當錢宜俊趕回省紀委的時候,已經快下班了,好幾天沒有回來了,錢宜俊剛想讓司機把他送回家裏,就看到李南清的秘書跑了過來:“錢書記,李書記正在辦公室裏等你呢,他請你馬上去一趟。”

錢宜俊皺了皺眉頭:“什麽事情這麽著急啊?”

秘書笑了笑:“錢書記,領導的事情,我們這些當秘書的可不能瞎打聽。”

剛走進紀委的大樓,就碰到孫副書記正要向門外走,錢宜俊納悶了,李書記不是要召開緊急會議嗎?這麽老孫還沒有去呢?

“孫書記,你這是要到哪裏啊?不是要開緊急會議嗎?”

“嗬嗬,是啊,你先上去,我馬上就來。”

“那好,我先上去,”錢宜俊急匆匆的走了,看著他的背影,孫副書記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這家夥還在做美夢呢,如果知道中紀委的人正在等著他,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走得這麽快。

“錢宜俊同誌,”沒有握手沒有寒暄,李南清冷冰冰的說道:“這位是中紀委第一紀檢室主任朱如玉同誌,你應該認識吧。”

“認識認識,”錢宜俊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朱主任是什麽時候來的?又發生什麽大案子了?”

“是啊,這個案子還不小,”朱如玉從包裏取出了一份文件:“錢宜俊同誌,我現在向你宣布中紀委的文件,鑒於江北省紀委副書記錢宜俊同誌,有重大受賄嫌疑,現決定對其進行雙規。”

“啊?”錢宜俊手中的包掉在地上,腦子就像死機了似的,他沒想到路上正在琢磨著要雙規金帥,自己卻先被雙規了。

此時的錢宜俊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會落到這個下場,正是因為得罪了金帥,確切的說是金帥把他送進了大牢。

看到錢宜俊被帶出了辦公室,李南清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想到這次對金帥的調查竟然會惹出這麽大的麻煩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麽汪洋會同意省紀委去調查金帥,為什麽又指名讓錢宜俊帶隊,敢情汪洋是使了一招借刀殺人。

李南清越想越覺得可怕,幸虧沒有在金帥的這件事上發表過激的言論,否則這次難看的就不是錢宜俊一個人了,得罪了朱家太子的後果實在是太可怕了,雖然不至於被中紀委雙規,但是老朱家一句話讓他去坐冷板凳卻是很有可能的。

這個時候李南清也在暗暗的佩服著汪洋,這個新來的省委書記不顯山不露水的,心機既然如此之深,輕而易舉的就拿下了一個省紀委副書記,這樣就震懾住了一大批的人,以後誰還敢不聽他的?也不知道下個倒黴蛋又是誰。

“李書記,工作組那邊怎麽辦?”

李南清想得太投入了,連孫副書記什麽時候進來都沒有看到,聽到他的問話,李南清的表情就像吃了黃連似的那麽痛苦。

“打個電話給工作組,讓他們回來吧,教訓啊。”

李南清也沒有說是他自己的教訓,還是別人的教訓,不過有一點孫副書記是能夠肯定的,這一次李南清打了一個敗仗,現在的日子很難過。既然這樣的話,何不利用這件事情做點文章,想到這裏孫副書記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現在把工作組撤回來是不是不太合適啊?”

李南清看了看孫副書記:“錢宜俊根本就沒有調查出金帥有什麽問題來,現在他又被中紀委雙規了,就應該把工作組撤回來了,老孫,如果你想繼續查下去的話,要不請你去花園市跑一趟?”

孫副書記急忙擺手:“我可沒有時間去,我手裏還有好多工作沒有做完,我的痔瘡又犯了,明天還想去醫院動手術呢。”

省紀委副書記錢宜俊被中紀委雙規的消息,當天下午就傳遍了省委和省政府大院,一些不明真相的小幹部們自然又逞起了口舌之能,在錢宜俊被雙規這件事上大膽猜測發表著自己的意見,大多數人都以為錢宜俊是受了齊仲年的牽連,其實他們哪裏知道是金帥在背後起的作用。

謝謝宏仁打賞作品588逐浪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