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火藥桶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70章 均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隻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望著地上擺著的兩個大行李箱,金帥是一陣陣的頭大,這還是精簡過了的,如果按照山竹的意思,準備好的東西就是再有兩隻行李箱也裝不下呀。

“老婆,我這哪裏是去工作呀,簡直就是搬家嘛。”

山竹白了金帥一眼:“你說這些東西哪一樣不是你需要的,你一個人去花園市工作,身邊也沒個人照顧,不多帶點東西怎麽行呢?”

金帥苦笑了一下:“你老公我是去當市長不是充軍,手下還會少了馬屁精?那些人想的恐怕比你還要周到。”

“不管怎麽說,這些東西你一定要帶去。”

“既然你說需要的就一定帶去,幹脆我把你一起帶去算了。”

明知道金帥是在開玩笑,可山竹還是要問一問:“你說的是真的?我倒是想跟著你去呢。”

看到山竹的認真樣,金帥急忙擺手:“還是算了吧,我這次去花園市還不知道會遇到多大的麻煩,我可不舍得讓你跟著我去受苦。”

夫妻兩個正在說笑中,金帥的手機鈴聲響了,看了看來電顯示,金帥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是總理辦公室打來的。”

按下了接聽鍵,金帥恭恭敬敬的說道:“你好,我是金帥。”

“金帥同誌,總理要和你講話。”

總理要和我講話?金帥嚇了一跳,難道事情又發生變化或者花園市的情況又嚴重了?老百姓已經開始鬧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可就麻煩大了。

金帥正琢磨著,從裏邊傳出了總理那渾厚的男中音:“小師弟,準備好了嗎?”

一聲小師弟,叫得金帥心裏熱乎乎的:“總理你好,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就出發。”

“本來想在你臨走之前和你談一談,可是確實抽不出時間來,就隻好打個電話給你送行了。花園市的情況,中組部的領導已經和你介紹過,我就不再重複了,總之,希望你這次到花園市一定要把那裏的問題解決好,我相信你是有能力做到的。”

“請總理放心,我已經做好了幾個預案,到了花園市根據情況再組織實施。”

“花園市的集資案雖然問題出在下麵,但根子卻是在上麵,你這次下去之後,有可能會遇到很多的阻力,還會遇到一些想象不到的困難,我希望你能團結絕大數的同誌,找出問題的根源,對症下藥,全麵解決集資案引起來的問題。花園市集資案的情況在其他的省市也或多或少的存在,中央希望你能找出一個解決此類問題的辦法,為下一步的工作打好基礎。”

總理就像一個兄長似的和金帥娓娓而談,給金帥做了很多的指示,甚至還和金帥認真的分析了江北省的形勢,最後又說道:“小師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花園市短期內還不會發生什麽很大的問題,但這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短暫的平靜,你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有什麽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我會做你的堅強後盾,最後祝你一路順風。”

收起了電話,金帥好長時間都沒有吱聲,他在認真領會著總理話裏的意思,五分鍾之後,金帥終於想明白了,確切的說他知道到花園市後如何開展工作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特意趕回來給金帥送行的朱銘安端起了酒杯:“小帥,我們幹一杯,爸爸為你壯行。”

金帥笑了:“爸爸,我是去花園市工作,又不是去刑場,用不著這麽嚴肅吧。”

金帥的話把大家都逗樂了,朱銘安看了看金帥,也沒有說話,但心裏卻很不是滋味,這次金帥去花園市工作,其實就是像一支過了河的卒子,隻能前進不能後退。

朱銘安也是一個高級幹部,再加上他的身份特殊,自然對高層的情況非常清楚,與其說花園市發生的集資案隻是牽扯到一個市或者是一個省,但不如說牽扯到了高層的鬥爭。

花園市的集資案數額再大也隻有幾百個億,我們這麽大個國家,經濟形勢又發展得這麽好,也未必拿不出來,總理之所以沒有這麽做,主要是考慮到方方麵麵的問題。

首先,最近幾年由於物價上漲速度過快,中央銀行采取了貨幣從緊的政策,嚴格控製貨幣的發行量,這樣一來一些缺少資金的中小企業從銀行裏就更加貸不出款來,他們就隻好另想辦法,而從民間融資則是一個最快捷和便當的渠道。

其實國家對於利用民間資本還是持支持態度的,但問題是民間融資也必須執行國家的金融政策,首先,利息不能太高,而花園市的民間集資案之所以會產生如此嚴重的後果,問題就出在這裏。

一開始民間融資的利息在百分之十,最後竟然發展到百分三十了,一些最早參與融資的人賺了大錢,其他的人就瘋狂的跟進,個人手裏沒有錢,就想盡辦法從銀行裏貸,當地銀行也看到有利可圖,就到上級行或者其他兄弟行拆借資金,以至於花園市民間融資搞得紅紅火火。

但是,百分之三十的貸款利息無疑是飲鴆止渴,不管是哪一個行業,都不可能形成如此高的利潤,房地產的利潤算高了吧,但那也隻是在以前,這幾年隨著國家對房地產市場的限製,這一行業的日子也很不好過。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最早融到資的企業和個人,先期的投入根本就達不到這麽高的回報,所以他們就隻好借新賬還舊賬,借的錢越來越多,利息也越來越高,等到再也借不到錢的時候,問題終於發生了,就像一個被吹脹了的氣球一樣,一旦有一個地方漏氣了,很快就會癟下去。造成的嚴重後果就是,企業破產倒閉,人心動蕩。

像這種民間集資案有一個很明顯的特點,那就是一開始後果顯現得並不是很嚴重,因為好多借出去錢的人還在抱著一種幻想,能從債務人手裏把自己錢要回來,而債務人這個時候也會積極想辦法來應付債權人,所以就會形成一個比較短暫的平靜期,一旦債權人失去了信心,債務人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雙方的矛盾就會激化。

現在誰都知道,不要說花園市了,就是整個江北省都像坐在一隻火藥桶上,現在唯有的辦法就是,在火藥還沒有被點燃之前,趕緊消除這方麵的危險。辦法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向火藥桶澆水,延緩它的爆炸,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把火藥桶搬掉,放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去。

這句話說說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所謂的向火藥桶澆水,就是政府要拿出錢來解決這個問題,把火藥桶搬掉,不僅需要拿出更大的一筆錢來,還需要一個很大的魄力,但不管怎麽說,沒有錢都是辦不了事的。

朱銘安也正是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才對金帥去花園市當這個市長很擔心。在他認為巧婦是難做無米之炊的,總理不給錢,固然是給某些人施加了壓力,也可以利用這件事情做一些以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而這個壓力卻同樣也落在了金帥的肩上。

為了這件事情,朱銘安很為難,有心不讓金帥去,可他又說了不算,這不僅僅是總理點的將,更是因為金帥自己想把這副擔子給擔起來。看到金帥信心滿滿的樣子,朱銘安一度還以為金帥已經有了什麽好辦法,或者是讓山竹拿出一筆錢來先替花園市政府補上這個窟窿,可當他知道金帥根本就沒有這個打算的時候,朱銘安就更糊塗了,自己這個兒子究竟想幹什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