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抱不平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130抱不平

榆樹街派出所還是住在過去那種老四合院裏,除了大門和前麵的院子經過了現代化改造之外,裏麵的辦公室和宿舍還是過去那種老式建築。

金帥的車剛開進派出所的院子,徐剛就滿臉堆笑著迎了上來:“歡迎金組長來我們派出所檢查指導工作。”

官場裏的規矩到哪裏都是一樣,這種表麵文章是一定要做足,否則就是對來人的不重視,尤其是在求到人的時候,更是如此。

走進所長辦公室,最多就是十幾個平米的房間,除了一桌一椅,外加一張單人床之外,再就是兩個不知道哪個年代的文件櫃了,金帥沒有想到,都現在這個年代了,還有這麽寒酸的派出所。

一個三十多歲的女警察走進來泡好了茶,遲疑了一下說道:“金組長,我遠遠的見過你幾次,今天是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沒想到你長得這麽年輕。”

徐剛笑了:“金組長,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派出所的教導員張麗珍同誌。”

三十多歲能當上派出所的教導員,看來也是一個有後台的人,金帥毫不懷疑張麗珍剛才講的話,轄區內有朱鵬峰這麽個大人物住在這裏,派出所還不知道要擔著多少心呢,按照他們的級別又不能進到院子裏去,就隻好遠距離的觀察了。

三個人喝了一會茶,張麗珍幾次給徐剛使眼色,可這個老徐就像木頭人似的不肯講話,最後張麗珍實在是忍不住了:“金組長,我這個人心直口快的,說錯了話你可別不高興,聽說你們糾風辦正在調查我們分局的賀局長。”

金帥看了看張麗珍,又看了看徐剛,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麽意思,一個小小的西城區公安局局長,恐怕還用不著國務院糾風辦來調查他吧?

“張教導員,你說的是什麽事啊?怎麽把我給弄糊塗了。”

徐剛瞪了張麗珍一眼:“金組長,小張性子急,你不要怪她,不過他說的是實際情況,你們糾風辦有一個叫李樹新的組長,這一段時間正在調查我們分局的何宏偉局長。”

金帥點了點頭:“你說的這個李樹新確實是我們糾風辦綜合組第二小組組長,不過,我沒有安排他到西城公安分局來查案。”

張麗珍奇怪了:“金組長,你們糾風辦實在是太神秘了,糾風辦下麵到底分多少個小組啊?”

金帥笑了,不要說是張麗珍這個派出所的教導員了,就是有很多的廳級局幹部也不一定能夠鬧得清楚糾風辦的編製。

“嗬嗬,糾風辦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分別是國務院糾風辦和中紀委糾風室。主任是中紀委副書記兼監察部部長左鳳江,副主任是監察部副部長馬萬鵬和中紀委糾風室主任齊誌國。”

張麗沒等徐剛講話,張麗珍搶先說道:“我明白了,這就是說,李樹新隻是綜合組下麵的一個小組長,還要接受金組長的領導。”

“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我們糾風辦的情況不一樣。”

“知道,你肯定又要說你們是集體領導,其實,哪個單位不都是這樣,說是集體領導,不還是一把手說了算。”

金帥和徐剛同時皺了皺眉頭,張麗珍說話夠了直接的,已經不能用心直口快來形容了,像這樣的人,能當上派出所的教導員,沒有背景肯定是不行的。

“現在你們已經知道綜合組的情況了,是不是應該講一下你們這次找我的目的了?”

金帥以為還是張麗珍會先講話,卻沒想到,她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徐剛:“所長,你向金組長匯報吧,免得我再說錯了話。”

徐剛歎了一口氣:“唉,這件事情說來就話長了,我們派出所有一個叫劉光亮的警察,兩個月前在值班的時候突然死亡,經過法醫的鑒定屬於自殺。這件事情發生後,分局領導非常重視,為了不引起更壞的影響,就把這件事情低調處理了,可誰知道,一個星期前網絡上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帖子,說劉光亮是因為買官不成感到前途無望,才服毒自殺的,更巧的是,他剛從他父親那裏拿來的五十萬塊錢的現金也不見了。”

徐剛話音剛落,張麗珍接著說道:“這個風聲一傳出來,各個小報記者就都跑到我們派出所來,無論我們怎麽解釋,他們就是不聽,非說是劉光亮因為買官不成自殺的,搞得我們是百口莫辯。”

徐剛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這個劉光亮是一個性格非常內向,平日裏與同事們的關係搞得也不是很好。我們公安內部的選撥晉升途徑非常透明,普通民警晉升先需要民主測評,如果工作成績一般,人緣不好的警察是很難通過這道程序的,更甭說獲得所裏的推薦了。”

金帥有些奇怪了:“這個劉光亮不是沒有獲得你們所裏的推薦嗎?怎麽又扯上何局長了?”

“事情就是這麽奇怪,我們也搞不懂這是為什麽,”張麗珍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無奈:“金組長,我們何局長也不知道得罪了誰,總之,這一段時間就是麻煩不斷,市糾風辦和市局督察處都下來人查過,最後根本就沒有查出任何問題來,現在國務院糾風辦的人又來了,你說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張麗珍也沒有看徐剛,自顧自的繼續說道:“何局長這個人我們分局聽到張麗珍越說越不像話了,徐剛咳嗽了一下:“小張,向領導反映問題不能帶有個人情緒,你這是幹什麽?”

張麗珍眼圈刷了紅了:“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徐剛尷尬的笑了笑:“金組長,你也別怪小張,當年小張從警校剛畢業的時候,就在何局長的手下實習,有一次出去抓一夥毒販,何局長當時還替小張挨了一槍,小張是為她的救命恩人打抱不平。”

張麗珍喝了幾口茶,情緒有些穩定了:“金組長,雖然我剛才有些失態,但我敢保證我說的這些話都是事實,我就是看不慣一些人,表麵上道貌岸然的,工作又沒有什麽能力,背後裏整人卻是很有一套,既然這件事情都已經捅到國務院糾風辦了,我希望金組長能夠秉公辦案,還這件事情一個本來麵目。”

金帥笑了笑:“何局長不是沒有被隔離審查嗎?有關部門也隻是找他了解一下情況而已,你要相信組織,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但也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聽到金帥打起了官腔,張麗珍歎了一口氣:“金組長,希望組織上能還何局長一個清白,何局長這個人是個好人,如果連他這種好人都會被冤枉,那我們真的不知道公道何在了。”

金帥皺了皺眉頭:“張教導員,你的情緒不太對啊,你連組織都不相信,還會相信誰呢?盡管你心裏有著很多的疑慮,但我依然要證明給你看,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希望你能給我點時間,並積極配合組織上的調查。”

聽到金帥答應了,張麗珍的臉上笑得就像陽光般的燦爛:“謝謝金組長,這樣一來,我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