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收獲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給王新昌打電話的正是倪忠飛,他也是剛剛得到五個院長被抓的消息,一開始倪忠飛還有些不相信,親自給幾家醫院打了電話,才知道這件事情是真的。

讓倪忠飛鬱悶的是,記者內參揭露出的那幾家醫院的院長沒有被抓,而沒有被揭露出來的院長卻被抓了,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呢?讓倪忠飛感到可怕的是,其中有兩家醫院的院長為了保住自己,幾天前還給倪忠飛送過錢,當時倪忠飛被金帥製造的假象迷惑了,還拍著胸脯保他們沒事,現在那兩個人也被抓起來了,他們肯定會懷恨在心,第一個咬出來的有可能就是他倪忠飛。

錢是個好東西,但也是非常燙手的,倪忠飛原來還以為從廄來的那幾個年輕人好糊弄,趁這個機會收點錢沒有什麽關係,現在看來卻遠不是那麽回事。

倪忠飛的大腦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才想起要向王新昌匯報,他現在盼望的就是,省裏能夠盡快向工作組施加壓力,著他們把那幾個院長給放了。有那幾個被記者揭露出來的醫院頂缸,工作組也完全可以說的過,幹嘛非要把事情鬧大呢?

倪忠飛一聲也不敢吭的握著電話筒聽王大喇叭發飆,一直等到王大喇叭說累了,倪忠飛才有了說話的機會:“王省長,我已經了解過了,幾個醫院的醫護人員人心惶惶,現在他們已經沒法正常開展工作了,如果耽誤了治病救人,麻煩可就大了。”

倪忠飛的話提醒了王新昌:“你馬上和劉廳長聯係一下,迅速趕到這幾家醫院看看情況,應該怎麽作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當倪忠飛和劉寧軍趕到省人民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醫院很寧靜,並沒出現倪忠飛所說的那種亂哄哄的局麵,值班的醫護人員依然有條不紊的幹著他們應該幹的事情。

劉寧軍拉住了一個路過的醫生:“聽說你們的院長今天被抓起來了。”

醫生看了一眼劉寧軍:“是啊,要我說那個混蛋院長早就該抓起來了。”

“你們就不怕受牽連?”

“我怕什麽?我隻是一個普通的醫生,又沒有在采購藥品和器械的時候收受賄賂,獎金也是上麵發下來的,收了幾個紅包也算不了什麽大事,交上不就得了?”

“你就那麽肯定沒事?”

醫生沒有講話,指了指對麵的公示板:“那上麵寫著哪,你自己看看吧。”

劉寧軍剛轉回身,醫生就呸了一口:“他奶奶的,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幹什麽的?堂堂的大廳長跑來關心這件事,看來這家夥也是個貪官。”

劉寧軍和倪忠飛都聽到了醫生的嘟囔,尤其是貪官那兩個字聽的格外清楚,兩個人相互看了看,鼓著腮幫子公示板上貼著中紀委糾風室工作組和紅州釋委的公告,主要內容是:為遏製醫藥行業的不正之風,中央決定在紅州束行專項整治活動,希望醫療行業廣大幹部群眾積極配合。一些收受賄賂的人員必須在三日內主動到工作組駐地投案自首,一般的醫護人員有收受紅包行為的,隻要是能夠主動上交,可以免於處分。公告還注明了工作組的辦公地點和舉報電話,同時還設立了一個廉政賬戶。

劉寧軍和倪忠飛這才知道剛才那個醫生講的話是真的,也明白醫院為什麽會這麽平靜了,原來又被工作組那幫毛孩子給搶了先機。

倪忠飛也在暗暗後悔,他不該輕視人家,就憑工作組做的這些事,如果是那些毛孩子想出來的辦法,那可就太可怕了,倪忠飛的腦海裏,此時出現了有誌不在年高這幾個字。

“老倪啊,看來這件事情還有點麻煩。”

“是有點麻煩,沒想到他們會來這一套。”

“工作組後麵有高人指點,我看到你一開始對那幾個年輕人很不以為然,是不是輕視了他們啊?”

倪忠飛點了點頭:“有一點,工作組來的這一招夠了厲害的,我老倪搞了一輩子的監察工作,也自愧不如啊。”

兩個人說了一些不鹹不淡的,就各自上車走了,本來還想到其他幾家醫院看一看,但省醫院都這個樣了,其他醫院的情況恐怕也差不多。

聽到倪忠飛的匯報之後,王新昌歎了一口氣,隻說了“我知道”這三個字,就把電話給掛斷了。這一晚上紅州省有多少人睡不著覺,又有多少人在私下裏串聯,誰也沒有詳細統計過,不過金帥來的這一招把一些人打疼了卻是真的。

第二天下午,韓冰帶著兩個紀檢幹部挨著個的到幾大醫院門口打開了舉報箱,這一次的收獲不是很大,隻有寥寥的幾封舉報信。

當金帥聽完韓冰的匯報之後,笑著說道:“第一天有收獲就蠻不錯了,我敢斷定以後會越來越多,恐怕你還會後悔舉報箱做的小了呢。”

金帥的猜測的一點沒錯,當第二天再打開舉報箱的時候,收回來的舉報信有一百多封,到第三天再的時候,舉報信足足裝了半麻袋。

一直向金帥抱怨沒事幹的劉欣蕊再也抱怨不出來了,帶領她的兩個手下連夜對收到的舉報信進行了整理分類,以至於第二天早上,三個一貫很愛美的女孩都變成了熊貓眼。

紅州省方麵一直沒有什麽動作,不僅如此,倪忠飛也不來了,金帥知道這是辯雨前的平靜,這幾個醫院院長的後台一定不會甘心失敗,他們此時沒有動作並不代表他們初戰告勝,金帥又一次召集起全組成員開了一個會,在會上金帥總結了最近幾天的工作情況,並部署了下一步的任務。

“同誌們,現在的形勢對我們很有利,首先,我們雙規了五個醫院的院長,得到了廣大人民群眾的熱烈歡迎,同時我們又及時發布公告劃出了一條紅線,安定了廣大醫務工作者的情緒。截止到昨天晚上,廉政賬戶已經收到了一千多萬的贓款,更重要的是,我們還收到了四百多封群眾舉報信,這為我們下一步工作的開展提供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看到同事們興奮的目光,金帥笑了笑繼續說道:“表麵上形勢對我們很有利,可是大家就沒有覺察到有些太平靜了嗎?我估計我這個甩手掌櫃的也當不了幾天,接下來我就要忙了。鑒於目前的情況,我們的工作也要適當的做出調整,行動組可以暫時休息一下和督察組合並在一起,對抓起來的五個院長進行審訊,文秘組在做好審訊記錄的同時,負責接待好來上訪的群眾。”

劉欣蕊笑著說道:“組長,說了半天你還是個甩手掌櫃的。”

會場裏發出了一陣輕笑,金帥的心情很好,此時也開起了玩笑:“要不咱們兩個換一換?”

劉欣蕊急忙擺手:“得了吧,我還是做點具體工作比較好,那些人我可應付不了。”

“在工作上雖然有分工,但對外我們是一個整體,我現在對大家的要求就是團結一致,共同應對即將來臨的複雜局麵,牢記紀檢幹部的紀律,絕對不能給我們糾風辦的臉上抹黑。”

散會後金帥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拿起文秘組送來的群眾舉報情況匯編,看著一連串的名字和一樁樁犯罪的事實,金帥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金帥這個時候才理解了他爺爺的心情,為什麽朱鵬峰在提到反腐倡廉的時候會那麽的無奈。從古到今貪官是殺不完的,就是自詡法製最健全的美國,官員貪腐的事情也屢見不鮮,現在所能做的隻是限製貪腐問題的擴大,真正鏟除又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