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擺了一道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59節 第259章 擺了一道

等了足足有十分鍾,從二號樓那邊走過來一幫人,領頭的是一個七十歲左右身材非常魁梧的老頭,他的身後一左一右陪的是省委書記虞城海和人大主任齊君安。

金帥眼巴巴的看著這幫大官走了過去,終於看到了走在後麵的唐浚,現在唯有他才能證明自己的身份了。被人家扣在這裏倒是小事,如果這些土特產送不過去,一旦讓上麵怪罪下來可就糟了。金帥覺得被傅瑞祥給擺了一道,這小子明明知道自己昨天剛來,不可能辦好證件,卻非要自己來送特產。

“唐大秘,唐浚!”

唐浚此時也看到了金帥,小聲和省長的秘書呂洪講了幾句話,然後走了過來:“金老弟,你怎麽站在這裏啊?”

“嗬嗬,我是昨天才調到接待處來的,剛才聽到你在電話裏說讓我送土特產過去,由於我的證件還沒來得及辦,所以就被這位同誌擋在這裏。”

唐浚大笑,對那個警衛說道:“張隊長,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新調來的接待處辦公室主任金帥,以後你們還要經常打交道,他是來送土特產的,就讓他過去吧。”

金帥這才明白,敢情這位張隊長是公安廳內衛局的人,並不是首長的貼身侍衛,看來自己對這方麵的情況還確實知之甚少,首長的貼身侍衛怎麽能在外麵站崗呢?

唐浚握著金帥的手:“金老弟,風采依舊啊,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虞書記也知道了,這樣吧,有空咱們再聊,我要趕緊過去。”

那位張隊長看著金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們這些人在這裏值勤的時候,吃住可是要由接待處管的,萬一得罪了接待處的人,不要說是想吃得好一點,就是能給你個盒飯也不錯了。

“金主任,我不認識你,請原諒,剛才多有冒犯。”

“嗬嗬,一回生二回熟嘛,等一會下了崗,我請你喝一杯,現在我能過去了嗎?”

“可以、可以、你請便!”

金帥提起兩個紙箱,聽到身後張隊長正在對著耳麥說著什麽,看來是在通知裏邊值勤的人,如果不事先聯係好的話,恐怕走不了幾步又會給人家攔下。

走到了二號樓,金帥才知道什麽叫做領導出巡。省委那輛很少開出來的防彈轎車停在門前,小樓的周圍散布著十幾個便衣警衛,車的兩邊各站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大漢,小樓裏的服務員進進出出的,也不知道在忙著什麽。

也許是接到了張隊長的通知,金帥才沒有被再次攔下,那兩位黑衣大漢對金帥倒也很和善,聽說是來送土特產的,竟然還對他說了聲謝謝。金帥這時真正明白了,什麽叫做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首長身邊的人素質就是高,一點也沒有張隊長那種凶神惡煞般的樣子。

九點鍾,薑穎準時來到了辦公室,看到金帥也跟了進來,薑穎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金主任,晚上在這裏休息得好吧?沒有什麽事吧?”

“嗬嗬,晚上一切正常,今天早上八點鍾,省委四大班子的領導,陪二號樓的首長用過早餐後送他們去機場了。”

薑穎誇張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啊,可是走了,你不知道啊,像這種大首長來視察,是我們最緊張的時候了,幸虧你來了,否則昨天晚上我又要在這裏值班了,隻要是首長安全離開了,我們就算完成了任務。”

拿上薑穎給開的介紹信,金帥來到了保衛處,一個小幹部看了看他的介紹信,又看了看他本人,從電腦裏調出了金帥的照片,打印出了一張粉紅色的紙片,省委辦公廳的印章早就在上麵印好了,又在照片的一角加蓋上了保衛處的鋼印。

“金主任,這是你的證件,可千萬不要搞丟了,首長身邊的人可是隻認證件不認人的。如果丟失了要馬上向我們報告,具體的注意事項證件的背麵都寫著呢,你自己看吧。”

金帥以前見過辦公廳的證件,都是白紙黑字,怎麽這裏的證件竟然是粉紅色的呢?難道這裏邊還有什麽區別?

聽到金帥的疑問,小幹部笑了:“金主任,接待處經常要接待一些高級首長,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單位,這本證件不僅能證明你的身份,更規定了你所能到達的範圍。比如說,你這本紅色的證件就可以到中央首長的身邊去服務,要是普通的證件就隻能待在外麵。”

還有這種規定?這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怪不得接待處要歸秘書長的直接領導,接待辦公室也是一個副廳級單位,看來經常圍著領導轉的人,還就是有特權啊。

有了證件金帥感覺到膽氣壯了不少,首長身邊都能去,這得是一個多大的榮譽啊。金帥現在有些洋洋得意起來,他覺得現在可比那些縣委書記縣長要強多了,他們要想見首長是絕對不可能的,而自己則可以,這豈不意味著在某些方麵比縣委書記和縣長的身份要高?

金帥這個副主任確實是沒有什麽事可幹,上班的時候除了喝茶就是上網玩遊戲,一開始還以為其他的三個副主任有事幹,隻有他自己閑著,可是到他們那裏看了看也都是這個樣子。

“金主任,是不是閑得無聊啊?來,咱們哥倆侃一回大山。”

茅惠清的胖臉上出現了彌勒佛般的笑容,熱情的請金帥坐了下來,又給他衝上了一杯咖啡。從昨天一見麵金帥就感到茅惠清這個人不錯,特別昨天晚上喝酒的時候,這個人及時的化解了好多的尷尬,比那個一直拉著個臉的龐江夏要好了許多。

初次見麵又是初次溝通,兩個人盡管聊得很熱乎,但是也都在隨時提防著,說的無非是官場裏的一些奇聞異事,這才是真正的侃大山呢,像這種話就是說上一天也不會有什麽事。

金帥的口才很好,茅惠清說什麽他就符合什麽,把茅惠清逗得哈哈大笑,連聲稱讚金帥有才。金帥心裏一陣鄙視,他奶奶的,如果說笑話也叫有才的話,那官場裏的人可真沒正事可幹了。

“金主任,你剛來有些情況可能還不了解,咱們這個接待處的人雖然不多,可是事卻不少。”

金帥見茅惠清說到正題上了,也隨著說道:“是啊,我也多少知道了一點,綜合科科長魏麗是省委魏副書記的女兒,二科科長是人大主任的女婿,這兩個人的根子都很硬啊。”

茅惠清笑了:“你隻知道這兩個人有背景,恐怕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吧?反正這都是公開的秘密了,我今天就向你透露一點。龐主任是龐副省長的公子,還有一位副主任上班點點卯就走的不見人影,是政協主席的公子,其他的三個科長哪一個的背景都不小,恐怕這裏邊沒有背景的就隻有咱們兩個了。”

金帥這才明白茅惠清為什麽會在昨天晚上的宴會上護著自己,敢情人家是有目的的,其他的人都有後台,就茅惠清沒有,現在來了個金帥也是沒有後台的,自然是要拉攏了。

“金主任,有些事情我也不方便和你講得太多,免得讓你先入為主了,反正你以後都會慢慢明白的。我在這裏是能混一天是一天,反正有吃有喝有獎金拿,有事呢我就去辦一點,沒事我就待在辦公室裏,這年頭做事不容易啊,做事越多越容易出問題,不做事反而成了好人,你沒想到吧?我還是去年咱們處裏的先進工作者呢。”

金帥被雷倒了,雖然茅惠清說得是實話,但自己能和他一樣去做嗎?像他這麽一個與世無爭的人,自然是會混得人緣極好,他能被評為先進工作者,說不定就是山上麵對他這種處世態度的一個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