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老實交代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28節 第128章 老實交代

張茂林剛一推開門,就覺得脖領一緊,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金帥拖進了屋裏。緊接著感到腿彎一疼,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金帥搬了一把椅子,大馬金刀的坐在了張茂林的跟前,狠狠的盯著他。張茂林自然是不服氣了,挺了挺想要站起來,金帥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拍,這看似不經意的動作,張茂林卻受不了了,覺得肩上就像背上了一塊千斤巨石,壓得他又重新跪了回去。

“帥秘,你這是幹什麽?”

“幹什麽,老子正想問你呢,今天你如果不老實交待,老子就讓你出不了這個門,我豁出去不幹了,也要好好收拾收拾你這個混蛋,你活著就是一個禍害。”

張茂林聽到金帥這樣說,又看他那惡狠狠的樣子,嚇的魂飛魄散。上一次,張茂林和他表哥想教訓一下金帥,沒成想卻被人家給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不僅他表哥手下的四個小混混,就是他表哥本人至今還瘸著一條腿。

如果說那一次還沒有讓張茂林感到可怕的話,金帥隨後在有山縣境內一人打倒了二十幾個手持凶器的歹徒,讓張茂林真正知道了金帥的厲害。他相信,金帥絕對是說得出做得出,有這麽好的一身武功,到哪裏混不了一碗飯吃,再說金帥又是李景林的紅人,說不定被他收拾一頓也是白挨。

“帥秘,你是不是有什麽誤會啊,有話咱們好好說嘛?”

“你他媽害我的時候怎麽沒想到有話好好說呢?我問你?是不是你帶著付春柳找我的?是不是你給付春柳出的主意,指使她女兒塞給我一張銀行卡?是不是你攛掇付春柳讓她陷害我?這三個問題,如果你回答的不能讓我滿意,哼哼……”

金帥說著,從桌上拿起一隻茶杯,運起功力,茶杯應聲而碎:“張茂林,你認為你的胳膊和腿能比這茶杯結實嗎?“這個時候,張茂林真的被嚇壞了,他可是知道金帥的厲害。上次被金帥刀子捅傷了大腿,在醫院裏養了幾天,除了留下個疤瘌之外,還沒耽誤活動,可如果把腿和胳膊的骨頭都給捏碎了,那這輩子就隻有躲在**了,要是那樣,他還真不如死了好。

但現在張茂林還不敢講實話,他怕把實話全講出來,金帥不知道會怎麽收拾自己。可轉念一想,金帥一旦傷了人,他自己也要負法律責任,就不信金帥會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亂來!

想到這裏,張茂林好象又有了膽氣,抬起頭來,看著金帥說道:“金帥,有本事你就把我殺了,我知道你的武功厲害,可是你隻要打不死我,我就一定會去告你,你就等著蹲大獄吧。”

金帥怒極而笑:“張茂林,看不出來,你還挺有種,告訴你,老子收拾你的辦法多的是,既然你不怕死,老子就讓你生不如死,把你送進大牢,你那個姘頭也一定會離你而去。”

金帥說著,從桌子上拿起一摞文件,扔到了張茂林的麵前:“姓張的,你看看,如果我把這些文件交給李書記,你會有什麽樣的下場,恐怕就不是雙開這麽簡單了,盜切國家機密文件,泄露省紀委的秘密,你算一算,你要在大牢裏待幾年?”

張茂林拿起這些文件,越看越感到心驚,這些文件的複印件倒無所謂,關鍵是他寫給趙敬百的那封親筆信,上麵明明白白的寫著,他不僅收了江南笙二十萬塊錢的現金,還向趙敬百表忠心,會隨時向他提供省紀委的秘密。

看來金帥剛才還沒有把張茂林的罪名說全,除了盜切國家機密文件,泄露省紀委的秘密之外,還要再加上一條受賄罪。

張茂林想不明白,這些東西怎麽就到了金帥手裏,趙敬百不是調回京城了嗎?難道金帥和趙敬百之間還有什麽特殊關係?

可又一想,覺得不可能,金帥來到省紀委時間不長,他不可能這麽快就和趙敬百拉上關係,要知道趙敬百可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想當年,江南笙把張茂林拉下水之前,可是對他考察了很久,雖然張茂林一直在向趙敬百提供省紀委的秘密文件,但也一直沒見到趙敬百本人。

張茂林現在非常後悔,當時不應該給趙敬百寫那封信,更不應該在信上提自己收到二十萬塊錢,如果隻是那些秘密材料的複印件,張茂林完全可以不承認,要命的就是這封親筆信,一下子就把他給釘死了。

張茂林現在開始恨他姨父了,要不是他姨夫江南笙的軟纏硬磨,他會愚蠢到寫這封信嗎?而趙敬百收到這封信後,幹嘛還要保留下來?

其實張茂林太不了解這些高官的心機了,他們駕馭人的辦法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利用封官許願,讓手下替他賣命,這主要是針對與自己有隸屬關係的;沒有隸屬關係的,就先給一點甜頭嚐嚐,然後再讓你留下一點證據,以此為把柄,牢牢的控製住那個人。

要說張茂林參加工作已經這麽多年了,他不應該表現如此弱智,在官場裏,做任何一件事,都不能給對方留下把柄,更何況這些見不得人的事。張茂林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趙敬百給張茂林描繪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前景,等到趙敬百擔任副省長之後,就會把張茂林調到身邊,擔任他的隨身秘書。

張茂林也絕對相信,趙敬百是有能力擔任副省長的,人家有那麽大的背景,來河西也隻是鍍鍍金,要不了幾年就會升上去,張茂林一個無根無底的小人物,自然是很希望靠上趙敬百這樣的大樹,達到飛黃騰達的目的。

一個想收攏,另一個又一心想投靠,再加上江南笙在旁邊遊說,張茂林就昏頭漲腦了,不顧後果的給趙敬百寫了一封效忠信,後來又多次將省紀委的機密材料通過江南笙轉交給了趙敬百。

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張茂林做夢也想不到,隨著北德鋼廠案子的偵破,省紀委先是雙規了江南笙,後來趙敬百也灰溜溜的離開了河西。

這個時候,付春柳也就是張茂林的小姨找上了門,想到金帥這一段時間春風得意的樣子,張茂林就很不服氣,於是就給付春柳出了一個主意,讓她去給金帥送上一筆錢。

張茂林的這個主意可謂是一箭雙雕,他認為,如果金帥不收付春柳的錢,就通過其他方式造成既成事實,金帥日後如果發現了這筆錢,也不會聲張的。而張茂林就可以以此來要挾金帥,並要金帥把這筆錢退回給他,這樣張茂林既製服了金帥,又得到了一筆意外之財。

就在張茂林決定要與金帥攤牌的時候,又聽說金帥已經主動把那張卡交給了組織,而第三紀檢室主任盧釗存對這件事也非常重視,專門派李嚴和胡小明調查這件事情。

張茂林坐不住了,他很清楚,如果付春柳把這件事實事求是的交待了,金帥不僅一點事也沒有,最後組織上還會追究張茂林的責任,他張茂林這輩子可就完了。陷害同誌可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金帥又是李景林跟前的紅人,人家是絕對不會饒過他的。

於是張茂林又一次跑到北德市找到付春柳,向付春柳陳述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並威脅付春柳,陷害一個紀檢幹部是嚴重的犯罪行為,如果金帥進行報複,江南笙不僅會被多判幾年,付春柳自己也會被抓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