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一場考試 - 天運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運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023一場考試(求鮮花)

金帥疑惑的看了看徐麗,感到徐市長召見他好像並不是為了婚,而是另有其他的事情,否則的話他不可能隻給自己半個小時,誰聽說過這種事情要掐著鍾點來的,徐市長盡管工作很忙,但對待兒女的婚事上卻不應該這麽草率吧?

金帥以前曾經多次送徐麗回來,但都是送到市委大院的門口,到徐市長家卻是第一次。一棟很普通的二層小樓,前後都有一個小院,更為難得的是院子裏還種了幾棵石榴樹,東牆邊的花房裏的鮮花爭奇鬥豔,顯示出這家主人高雅的生活情調。

徐麗的母親是一個很和善的中年婦女,看到女兒拉著一個大小夥子進來,微微一怔,旋即又笑了:“噢,你就是金帥吧?常聽我們小麗說起過你。”

“阿姨你好,我是徐麗的同事金帥。”

徐麗的母親就像丈母娘看女婿似的打量著金帥,金帥看到她的眼神不對,剛想說話徐麗在旁邊說道:“媽,你不要這樣好不好,金帥是來見我爸爸的,現在都晚了五分鍾了。”

“那好那好,金帥,你去見過老徐之後再過來和阿姨聊聊。”

金帥心裏嘀咕到,我和你有什麽好聊的,我又不想當你的女婿,要不是徐市長召見,我才不肯來你們家呢。

盡管心裏一百個不願意,但金帥卻不敢在臉上表露出來,他可是知道市長的夫人有時能當市長的半個家,枕頭風可是很厲害的。

徐市長的書房布置的很儉樸,二十幾個平方米的房間,靠牆是一排書櫃,中間擺著一張寬大的老板桌,靠近門口的地方就是一圈皮製沙發。兩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談話,麵前的茶杯都已經沒有了熱氣,看來兩個人已經聊了有一段時間了。

金帥從電視上看到過徐市長,自然一眼就認出來了:“你好,徐市長,我是市婦聯的金帥。”

“嗬嗬,是金帥啊,果然名不虛傳,小夥子長得很精神嘛,坐吧。”

徐市長沒有介紹另外一個人,金帥自然也不會貿然的和他打招呼,隻是禮貌的向那位客人微笑的點了點頭,順手替兩個人的杯子裏加滿了水,然後半個屁股坐在下手的沙發上。

“金帥,好長時間就想和你聊聊,但一直也沒有抽出時間來。你在市婦聯工作這段時間的情況,周媚都向我匯報過了,特別是你這次在建鋪麵出租的問題上,就做得非常不錯。”

“謝謝徐市長的表揚,其實我自己也沒有做什麽,如果說有一點成績的話,那也是在同事們的幫助和組織上的正確領導下取得的。”

徐市長點了點頭:“有了成績把它歸功於集體,這是對的,但是,任何一項工作總要有一個人先提出建議來的,你能不能談一談你一開始是怎麽想的?”

金帥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麵對徐市長和那位客人侃侃而談,當然了,在匯報中並沒有突出自己,而是把所有的工作思路都歸於領導的啟發,他自己隻不過做了一點具體的工作而已。

匯報完之後,金帥眼中的餘光看了看手上的表,發現才過了五分鍾,他感到這五分鍾過得格外的長,就好像過了有一個小時似的。

這才是見到一個市長,如果以後見到更大的官那又會怎麽樣呢?金帥此時也在嘲笑自己沒有出息,看來以後還是要多加強鍛煉。

金帥的目光看向了那位客人,仿佛又聽到了客人在講話:“這個小夥子真不錯,眼睛清澈代表心地善良,匯報簡練表示這個人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強,沒有廢話代表這個人口才極好,看來這個人還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金帥此時雖然還不知道這位客人是什麽身份,但也能猜到這個人的身份也不會低了,否則的話是不可能與徐市長並排而坐的。

“金帥啊,看來你已經領略到了謙虛這兩個字的真諦,如果我沒有了解到真實情況的話,還真的以為這件事情就是周媚他們鼓搗出來的,謙虛是一件好事,但要掌握一個度,要實事求是嘛。”

“我虛心接受市長的批評,今後在工作當中一定會很好的注意。隻不過我認為一件事情既然取得成功了,也就不必再去問誰具體出的這個點子,集體主義的精神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得到發揚光大的。”

“好,這句話說得好”一直沒有講話的客人微笑著說道:“金帥同誌能有這種思想境界,我認為是很難得的。現在有些幹部遇到功勞就去搶,遇到困難就退縮,甚至還有人為了爭功而不擇手段鬧出了很多笑話來,如果我們的幹部都能像金帥這樣想,我們國家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徐市長的目光看向了那位客人,隻見那個客人微微的點了點頭,徐市長微笑著說道:“金帥同誌,我和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省紀委副書記兼監察廳廳長李景林同誌。”

金帥站了起來:“李書記好,我剛才不知道是您”

李景林笑了:“金帥同誌,不要拘束嘛,是不是聽到我是省紀委的副書記就感到有些不自在啊?現在一些人都把我們紀檢幹部當成了瘟神,唯恐避之不及。其實我們紀檢幹部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害怕我們的隻是那些心裏有鬼的貪官,不要說你金帥同誌還沒有什麽問題,即便就是有問題的話也輪不到我來找你啊。”

說完這句話,李景林和徐市長一起哈哈大笑,特別是李景林臉上的笑容就像菊花瓣的燦爛,金帥覺得這個其貌不揚的中年人,如果走在大街上的話,誰也不會想到他是一個令所有貪官威風喪膽的紀委書記。

李景林這一番說笑,打消了金帥僅存的一點緊張的念頭,他感到這些高官們在私底下還是很容易相處的,有的時候還是蠻可愛的。

“金帥同誌,聽說你在這次公務員考試當中,報考的就是市婦聯,你能和我講一講你為什麽要這樣做呢?不會是因為市婦聯裏的女同誌多,解決個人問題容易一下吧?”

金帥苦笑著說道:“李書記,徐市長,我報考市婦聯確實是有一點個人的目的,但絕不是為了解決個人的問題,因為我已經有了未婚妻,這段時間也有好多的同誌這樣議論過我,這口黑鍋可是讓我背夠了。”

李書記和徐市長又是一陣哈哈大笑:“好,能承認你來婦聯工作是有個人目的,這說明你襟懷坦蕩,但為什麽又感覺背了一口黑鍋呢?”

“這一次白馬市招收公務員,有好多的單位都是不錯的,我是學金融的,一開始我也認為去報考財政局比較合適,但是後來一想,我這個從農村出來的窮小子,是很難進到那種單位的,所以就退而求其次,報考了市婦聯。我認為隻要是能夠考上公務員,就一定會在工作崗位上做出成績來的,在此期間做好準備,隨時等候著組織上的挑選,這就是我報考市婦聯的主要目的。”

李景林和徐市長相視了一眼,同時感到這個年輕人非常懂得變通之道,進財政局那樣的好單位自然是輪不到他了,報考市婦聯不管怎麽說也進入了公務員的隊伍,利用這個地方作為跳板,做出成績以後再到其他的單位去,這也是唯一的選擇,從這一方麵來看,金帥的眼光看得非常長遠,對自己的能力也是充滿了自信。

李景林端起茶來抿了一口,放下茶杯又向金帥提出了一個問題:“金帥同誌,你是怎麽看待紀檢工作的?”

這可是一個大問題,一般的人還真不好回答,萬一回答錯了,惹到領導不高興了那可就糟了,金帥想了一下結合他從網絡上和報紙上學到的知識,字斟句酌的說道:“二位領導,這件事情我恐怕說不好,有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領導批評。”

“讓你說就說嘛,今天我們是私下裏聊一聊,即便的說錯了,我們也不會打你板子的。”

“我認為紀檢工作非常重要,是關係到我們黨生死存亡的大問題,紀檢幹部也非常辛苦,有時候還要冒著生命危險與一個不法分子進行鬥爭,所以我對紀檢幹部有著一種敬佩的心理。”

李景林點了點頭:“金帥同誌,能否請你講的詳細一點,你認為我們怎樣才能搞好紀檢監察工作。”

這已經遠遠超出了金帥這個小人物所要考慮問題的範圍,但是李景林既然提出這個問題來了,金帥也不能不回答,尤其是當著市長的麵,要是說不知道或者說不明白,那給領導留下的印象可就不好了。

金帥想了有一分多鍾才說道:“紀檢監察工作日常就要從“小事”防起,“不以惡小而務之,”要時時處處“慎微”。在紀檢監察工作中、我們所說的生活中“小事”也要做到防微杜漸。我在有關公開資料上看到,在現實生活中一些人走上腐化墮落、違法犯罪的道路,正是這少數人思想道德防線被所謂日常“小事”一一擊破,釀成作風腐化的最終惡果。因此生活中的“小事”忽視不得,含糊不得,放任不得。”

李景林點了點頭:“金帥同誌,你雖然剛參加工作不久,又是在婦聯工作,但是,我可以看你對紀檢才監察工作還是有一定認識的,現在有人認為隻要是注重大節就可以了,對小節方麵可以適當放寬,你是怎麽看這個問題的?”

金帥感到李景林提出來的問題越來越尖銳了,越來越難回答了,這簡直就是一場考試,甚至比公務員考試難上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