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拜訪史密斯 - 重生之王牌黑客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王牌黑客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396章 拜訪史密斯

“還是上次的女賊!”

夏九瀅在那條身影出現後,就覺得有些眼熟,在身影從二樓進入別墅之後,終於能夠判斷出,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天晚上闖入自己房間,被懷疑是劉雯雯的那個女賊。

“她究竟要幹什麽!”

夏九瀅暗暗思忖,有心想過去一探究竟,卻最終還是理智的留在了原地,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貿然過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還有可能會被對方發現,萬一被女賊發現了,她有可能會對自己不利,或者利用自己威脅肖遠。

“這個時候肖遠要是能及時回來就好了!”

夏九瀅隻能躲在那棵大樹後麵,有些焦急的等待肖遠的到來,但是直到那個女賊大搖大擺從別墅內出來,消失在昏暗的晨靄之中,肖遠也沒有回來。

夏九瀅從樹後走了出來,回到了別墅門口,站在那裏有等待了一會兒,直到晨陽升上了地平線,天色大亮時,肖遠方才沿著別墅前的道路慢跑了回來,而此時,在自身生物鍾的作用下,夏九瀅卻在昏昏欲睡了。

“瀅瀅。”肖遠還未走到別墅大門口,就看到夏九瀅坐在別墅前的路沿上,雙肘放在膝蓋上,兩手托腮,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連忙快跑幾步走了過去,叫了一聲。

“肖遠,啊。”夏九瀅聽到肖遠的呼喚,猛的睜開了眼睛,從地麵上站了起來,卻因為坐的太久,腿腳麻了,身子一歪,向一旁倒去,忍不住又驚叫了一聲。

肖遠連忙伸手把她扶住,卻沒想到她眼圈有些紅,似乎很委屈的樣子,竟然伏到自己身上,輕輕的抽泣起來。

“瀅瀅,你這是怎麽了,好端端的哭什麽。”肖遠連忙安慰道。

“我就想哭。”夏九瀅扭了一下身子說道,等了肖遠這麽長時間,那個女賊的突然到訪讓她有些驚慌,再加上外邊天寒地凍,以至於再見到肖遠後,確實是感到了莫大的委屈,竟忍不住哭了起來。

“想哭就哭吧,可是外邊這麽冷,咱們回家好不好。”肖遠拍了拍夏九瀅的後背,說道。

“嗯。”夏九瀅嗯了一聲,從肖遠懷裏離開,稍稍活動了一下,待腿腳不怎麽麻了,情緒也漸漸穩定了下來,和肖遠一起往別墅內走的時候,說道,“剛才有賊來了!”

“有賊來了,沒傷到你吧。”肖遠聞言一驚,連忙問道。

“沒有,我當時在外邊呢。”夏九瀅聽到肖遠不問賊的事情,先關心自己,心裏微甜,先前的委屈卻早已消失不見了,於是臉上帶笑說道。

“那就好。”肖遠聽到夏九瀅沒事,頓時放下心來,又問起賊的事情,當他聽說很有可能這次的賊和上次的女賊是同一人的時候,眉頭皺了起來,“上次我就發現,這個賊雖然張牙舞爪,實際上並沒有想要傷人,否則你和她廝打的時候,她就有可能傷到你了,那麽,她三番五次過來,究竟是要幹什麽呢!”

對於肖遠這個問題,夏九瀅自然是無法回答,兩人回到了別墅內,肖遠讓夏九瀅坐到樓下等著,自己則拿了鑰匙,上到二樓,根據夏九瀅的講述,打開了其中一個房間。

平時他和夏九瀅在一樓住,二樓幾乎沒有上來過,房間雖然門窗緊閉,但是因為長久沒人住,裏麵地板上有了一層薄薄的灰塵,此時上麵有一些清晰可見的腳印,女賊進來的方式和上次進到夏九瀅房間的方式一樣,是在房間窗戶的玻璃上割了個洞,再從洞裏伸手進到裏麵打開窗戶上的鎖扣,然後從窗外跳進來的。

除此之外,房間裏的東西雖然保持著原樣,但是仔細觀察,仍然能夠看得出來,房間裏的衣櫃和桌子抽屜都被人翻過了。

“這個女賊似乎在找什麽東西。”肖遠暗自推測,至於女賊要找什麽東西,要找的東西找到了沒有,卻是無從得知。

肖遠從房間裏出來,回到了樓下,卻發現夏九瀅窩在沙發上睡著了,於是把她輕輕的抱了起來,送回了臥室**,給她蓋好被子,方才又出來,去做飯了。

做好飯後,也許是又睡了一個回籠覺,夏九瀅的精神看起來好了很多,隻是剛才可能是在外邊受了凍,吃飯的時候連打了幾個噴嚏,很顯然是要感冒了,為了謹慎起見,吃過飯後,肖遠帶著夏九瀅去了遺傳病和基因研究實驗室,感冒雖然隻是小病,但是實驗室為了完全掌握夏九瀅的身體狀況,所以之前專門叮囑過,夏九瀅無論得了什麽病,都要帶她去實驗室治療。

來到實驗室後,夏九瀅被實驗室的醫生帶進去做檢查了,肖遠在外邊等待的時候,卻意外遇到了傑西卡。

寒暄兩句,傑西卡就再次提出了讓肖遠加入創新實驗室的事情,對於創新實驗室,肖遠一直很感興趣,但是那天魯賓給過他一次警告後,卻又讓他對之產生了幾分忌憚,因此傑西卡再次向他發出邀請的時候,他並沒有馬上答應傑西卡,而是以現在功課有些忙為由搪塞了過去。

兩人正聊天的時候,夏九瀅從實驗室走了出來,傑西卡看到夏九瀅出來,就向肖遠告辭離開了。

往實驗室外走的時候,夏九瀅說了一個事情,她在裏麵發現,傑西卡竟也是來基因實驗室接受治療的,不過她在治療什麽,夏九瀅並不知道,對於這個消息,肖遠有些意外,但是也沒有細想,畢竟他和傑西卡並不熟悉。

從實驗室出來,夏九瀅和肖遠分開,去商學院上課去了。

昨天下午肖遠看小五行拳經的時候,因為一句混沌無極想起了混沌理論,進而想起老媽讓自己來到伯克利有時間去拜訪一下她當年的導師,搞網絡混沌係統研究的老頭史密斯,而今天上午他正好沒有可,於是早上出門的時候,按照老媽給他的聯係方式,和史密斯通了電話,和史密斯預約了時間,在把夏九瀅送走後,他就直接去了伯克利工學院找史密斯去了。

史密斯的網絡混沌係統實驗室隸屬於伯克利網絡實驗室,網絡實驗室占據了一整幢大樓,位於創新實驗室所在的伯克利係統設計實驗室大樓西側不遠處,肖遠到工學院後,很容易就找到了。

實驗室大樓對外是開放的,肖遠直接走了進去,按照史密斯給他提供的地址,乘電梯上了六樓,剛下電梯,迎麵是一個玻璃門,上麵寫著網絡混沌係統實驗室的英文字樣,跟著玻璃能夠看到裏麵有很多人在忙碌。

於是他推門走了進去,剛往裏走了兩步,就聽到有人在咆哮:“啊,毒瘤,該死的黑客,都應該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