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修電腦 - 重生之王牌黑客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王牌黑客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48章 修電腦

“姐,我還要等人,你有什麽事在這裏說吧。肖遠因為要等人,所以並沒有隨唐颯上車。

“等你的同學嗎?”唐颯問道,然後又說道,“你們有要緊的事嗎,如果沒有就先推掉吧。”

“和別人約好的,推掉不太好。”肖遠說道。

“算了,姐姐也不強迫你了,這樣吧,你啥時候有空,姐姐再去找你。”唐颯笑笑說道。

“好啊。”肖遠說道。

“姐姐去學校還有事,就先走了,再見。”唐颯對肖遠擺擺手,頭又縮回了車內,開車離開了。

肖遠站在江州大學南門等了又將近半小時,遠處一輛暗紅色普桑開了過來,在他附近停了下來。

“肖遠。”王俊鵬從車裏探出頭,叫了一聲。

肖遠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輛隻有七八層新的普桑,大概能推斷出,王俊鵬家裏應該有些錢,但絕不是什麽大富之家,這個念頭在腦子一閃,就被他拋諸腦後了,王俊鵬家裏什麽情況,有沒有錢,和他沒什麽關係,他隻是出於同學之誼幫他修電腦而已,以後關係會怎樣,還很難說,於是他笑了笑,走了過去。

“我家離這裏比較遠,很抱歉,讓你久等了。”肖遠上車後,王俊鵬有些歉意道。

“沒關係,我們走吧,對了,如果方便的話,往和平路拐拐。”肖遠說道。

“幹嘛去和平路?”王俊鵬問道。

“我的同桌,那個小胖子,昨天我答應他,讓他和我一起過去,他家在和平路。”肖遠說道。

“那好吧,董叔叔,麻煩您去一趟和平路。”王俊鵬微微一笑,對司機說道。

“好的。”司機嘶啞著嗓子說道,這時候,肖遠才注意把仔細端詳了一番這個司機,他大概有三十歲上下,神色淡漠,臉上還帶有一副大號的墨鏡。

“董叔叔早年生病壞了嗓子,聲音一直就這樣了。”王俊鵬看到肖遠在打量司機,於是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是我大驚小怪了,我們走吧,小胖子這會兒恐怕都等不及了。”肖遠說道,他還真擔心小胖子等不及了,再見到他們時,又要囉囉嗦嗦的說個不停,同時想到王俊鵬對小胖子不太了解,於是又補充道,“那個家夥是個話嘮,到了後,你沒事不要去逗他說話,特別不能說他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哈哈,我知道了。”王俊鵬聽到肖遠說的有意思,哈哈一笑說道。

王俊鵬的性格有些內向,而肖遠也不是特別喜歡說話的,除了剛上車的時候,兩人說了幾句話,在前往小胖子家的路上,車上就一直保持沉默了,好在小胖子家距離江州大學路不遠,他們很快就到了。

下車後,肖遠和王俊鵬走進了小胖子父母開的幹貨鋪裏,在裏麵見到了正在忙碌的小胖子的父母,這是他第一次來見到小胖子的父母,再見到他的父母後,也終於知道了小胖子為什麽會那麽胖了,因為他的體型和他的媽媽長得太像了,隻不過他比他媽媽高了一些而已,但是他的爸爸卻讓肖遠大跌眼鏡,因為他的爸爸是一個麻杆,瘦的跟猴似地。

“難道家裏的飯都讓小胖子和他媽媽吃了不成?”肖遠暗自思忖,當然這話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

小胖子從鋪子的一個後麵推門走了進來果然如肖遠所料,這個家夥早已等不及了,一見到他就拉著他嘰嘰嘎嘎的說個不停,以至於其他人根本就插不上嘴了,這種情況直到他爸爸忍受不了,嗬斥了他一句,他才不情願的閉上了嘴巴。

肖遠帶著小胖子告別了他的父母,跟著王俊鵬出來,坐車離開了。

王俊鵬的家位於江州是偏東的地方,倒是和玄涅公司所處的商業區距離不是太遠,這是一個很高檔的小區,肖遠和小胖子下車後,跟著王俊鵬到了他的家裏。

他的家是一座裝潢豪華的複式單元,但是從麵積,到裝潢的精美程度,和肖遠現在住的別墅仍然有一定的差距。

小胖子再進到王俊鵬家裏的時候,卻顯得有些好奇,兩隻小眼睛四處亂看,不停地發出一聲聲驚歎,毫不掩飾的對王俊鵬能居住在這樣的房子裏表達了自己的羨慕。

“不要羨慕了,等你長大了,自己賺錢買一套這樣的房子好了。”肖遠笑著說道,小胖子有著遠超常人的智力,如果加以合理的引導,在將來必然能夠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創造力,財富對於他來說,也隻是這種創造力爆發出來後的附加品而已,根本就不算什麽。

“王俊鵬,你家這套房子值多少錢?”小胖子問王俊鵬道。

“一百多萬吧,加上裝修,大概花了兩百萬。”王俊鵬說道。

“哇哇,兩百多萬啊,肖遠,我將來真的能賺那麽多錢嗎?”小胖子驚叫了起來。

“能,肯定能的。”肖遠無比篤定的點點頭說道。

王俊鵬讓肖遠和王一行坐在了客廳,他要去給他們泡茶,卻被肖遠阻止了,說還是先辦正事要緊,等辦完正事,再喝茶也不晚。

見到肖遠堅持,王俊鵬也暫停了給他們泡茶,把他們帶到了他的臥室,那裏麵放著一台ibm的aptiva電腦,看到這台電腦,倒是讓肖遠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想起在不久即將到來的那場全球性的災難,他不由得驚了一身冷汗,暗道自己大意,這麽重要的事情竟然給忘記了。

同時,他心裏也在盤算,在這場難以避免的災難來臨前,自己應該做些什麽?

“肖遠,我的電腦這段時間不管運行什麽東西,都會很慢,殺毒軟件查不出來,重裝係統也不管用,你幫我看看,究竟是出了什麽問題。”肖遠正在神遊天外時,王俊鵬把電腦的電源接通,然後打開了電腦,在電腦啟動的時候說道。

“等會兒我看看。”肖遠說道。

電腦很快就啟動了,肖遠幫王俊鵬把電腦檢查了一遍,很快就發現了問題,原來是係統中了一種即使是他也從來沒有見過的引導型病毒,這種病毒把自己隱藏在硬盤的引導扇區,想要把它清除,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從網上找一個引導扇區編輯工具,或者肖遠自己編一個也行,然後將電腦引導到dos下,將引導扇區的病毒原體給清除掉,然後再對係統進行徹底殺毒,以達到徹底清除病毒,防治再感染的目的。

但是肖遠發現王俊鵬這台電腦沒有聯網,而他又不想在這裏當場編程,那麽隻能采取另外一種方法。

第二種方法實際上更簡單,那就是對硬盤進行重新分區,然後重裝係統,隻是這種方法雖然省事,但是會把硬盤上的所有數據全部清除。

“你電腦中了一種新型引導型病毒,殺毒軟件查不出來也是這個原因,現在要解決問題,有兩種方法……”肖遠把他能想到的方法說了一遍。

“重新分區格式化,我的電腦裏根本就沒有什麽重要的數據,刪掉就刪掉了。”王俊鵬聽了肖遠的解釋,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肖遠得到王俊鵬的允許,自然也不在客氣,把電腦引導到了dos下,用dos自帶的fdisk命令對電腦進行了重新分區格式化,然後把王俊鵬找來的windows98安裝盤塞到光驅,開始給他重新安裝係統……

整個過程,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全部搞定了,期間小胖子一直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盯著肖遠操作,聽著肖遠邊操作邊給他講解,時而問一些問題,不過話嘮的毛病卻是沒有再犯。

係統安裝好後,王俊鵬坐到電腦旁,操作了一下,然後高興的說道:“電腦不慢了,肖遠謝謝你。”

“不客氣,我們是同學,幫忙是應該的。”肖遠說道。

三人又回到了客廳,本來肖遠看到已經沒事了,就準備離開,卻被王俊鵬強製留了下來,一人泡了一杯茶閑聊了片刻,他的爸爸從外邊回來了,提出晚上要請肖遠和小胖子兩人吃飯。

肖遠自然又是一番推辭,但是讓肖遠想不到的事,對於請他們吃飯這件事情,王俊鵬爸爸異常的堅持,肖遠推辭不得,隻能無奈答應了下來,留下來和王俊鵬有閑聊了一個多小時,到了傍晚時分,和王俊鵬爸爸一起出去吃飯了。

吃飯的地方在王俊鵬家附近的一家飯店,菜上來後,王俊鵬爸爸又要了一瓶酒,說道:“我知道你們都還在上學,但是今天叔叔高興,一人喝一杯,然後你們隨意,想喝就喝點兒,不想喝,其他的就都留給叔叔自己喝好了,俊鵬,給你同學倒酒。”

聽他這麽說,肖遠本想推辭,卻也說不出口了,小胖子現在是唯肖遠馬首是瞻,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

喝了一杯酒後,王俊鵬爸爸果然不再主動要他們喝酒了,但時王俊鵬卻是對酒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同時還不停的勸肖遠和小胖子喝酒,因此一瓶酒倒是他們三人喝了大半。

喝了二兩酒,肖遠雖然有些微醺,並不覺得怎樣,但是小胖子卻有些不勝酒力,變得醉態可掬,話嘮的毛病又開始發作了,嘰嘰嘎嘎的在肖遠耳邊說個沒完,讓肖遠感到頭大了好幾圈,酒意都有些上頭了,暈暈乎乎的。

吃過飯後,王俊鵬爸爸派了一輛車,讓司機把肖遠和小胖子送會家,並再三叮囑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肖遠和小胖子的車離開後,王俊鵬爸爸對負手站在路旁的王俊鵬笑了笑,說道:“王少,我們也走吧。”

王俊鵬神色冷峻,向他爸爸點了點頭,轉身往不遠處的一輛奔馳走去,他爸爸則是小跑了過去,幫他把車門打開,看著他進去,然後自己坐到了副駕駛座上,車發動後,在酒店前打了個彎,向另一個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