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約戰 - 無上魔皇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無上魔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87章 約戰

幾天的時間裏,楊東一直在房內參悟黃泉決。

這門功法奇詭莫測,陰森邪毒,內容包含簡直是聞所未聞,要先在體內修成黃泉力,黃泉力乃是溝通黃泉水的必要之物,屬性為冰,森寒無比,氣血不足的人,一旦觸碰,瞬間就被化為一片堅冰。

在黃泉力修成之後,則需搜尋黃泉鐵,此鐵乃是地底冥河泛濫,衝出地表,遇到天地靈礦自然形成,以黃泉鐵鑄造黃泉井,祭煉之後,可貫穿幽冥,直達黃泉,繼而才能抽取黃泉水,淬煉體魄。

可以說,這種種步驟,每一步都充滿凶險與殺機,需要大毅力、大勇氣與大氣運才能真正修成黃泉決,稍有遲疑與不決,立馬就會被黃泉煞氣反噬,成為黃泉一滴,徹底沉淪,永世不得翻身

幾天的功夫,楊東運轉黃泉決,在房內造成了一副極為可怕的景象。

黃泉決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那便是一旦運轉,則徘徊在附近的冤魂、殘魂統統都會被吸引而來,被黃泉的氣息吞噬,轉化為一股股黃泉煞氣。

“嗚嗚嗚……”

房內陰風怒號,寒氣森森,一股股黑霧從地底衝出,鬼氣森森,魔雲繚繞,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很多模糊的身影在徘徊。

這些身影一旦靠近楊東周身三丈,立馬就被一股可怕的灰色漩渦吞噬,發出淒慘的叫聲,沒入楊東眉心之間。

在吞噬了這些冤魂之後,楊東渾身彌漫出了一層淡薄的灰色光幕,閃閃爍爍,很是玄妙,光幕形成之後,很快便轉化為了一枚枚灰色的古篆,消失在楊東體表。

他修煉起來,不知疲憊。

此時此刻,遠在千萬裏的一處大營,黑雲翻滾,殺氣滔天,跨地數萬裏,像是一處遠古的神魔戰場,殘戈斷劍,插滿地表,一道道魁梧高大,如魔神般的身影在大營之內來回穿梭,在進行生死操練。

大營深處,一座黑色的山脈之中,這一刻突然傳來了陣陣低沉的聲音,一股股恐怖的波動從大山之內浩蕩了出來。

“轟!”

山脈崩碎,一個黑色的人影衝天而出,像是死亡冥主,渾身燃燒著熊熊黑火,一刹那,整個天穹都黑暗了下來,無盡煞氣聚攏而至。

“砰!”

黑色人影落地,長發飛舞,一身黑色甲衣,血紅色的披風無風亂舞,獵獵作響,他眸子中開闔黑芒,非常可怕,像是兩個無底黑洞,要吞噬一切。

“我的天魔元化大法終於練成了,同輩之中,自此無敵!”黑色的人影嘴中吐出幾個字,像是金屬在磨動,鏗鏘作響。

“好,天兒,你果然不辜負我對你的期望,這才九天,你就將天魔元化大法修成,很好,現在你就殺入天元宗,為你的弟弟趙樂報仇吧

。”從一旁走出了一個魁梧高大的人影,如同一座鐵塔般,周身彌漫著無比可怖的氣息。

“父親放心,弟弟的仇,我會親手報!”趙天森寒的說道,他身子一縱,化為一道黑影,刹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趙虎看著空中,滿意的點點頭,同時目中更是閃爍出了陰森的光澤,自語道:“天元宗,早晚我要滅了你……”

李長老這幾天心情非常鬱悶,被楊東打擊的不輕,三天的時間,楊東就將黃泉決修煉到了第一重,第五天的時候,黃泉決就達到了第二重,第八天的時候,他竟然就已經突破到了第三重。

這樣的修煉速度,讓李長老直欲抓狂,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丟,想當年他老人家可是花費大半個月時間才將黃泉決修到第一重,足足半年才達到第二重,至於第三重,他當年好似用了一整年的時間才成功突破。

饒是這樣,他也是被自己的師尊稱作為天縱奇才,可是現在看看楊東這樣的修煉速度,他無語了,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楊東,難道是怪物?

李長老幾乎快要麻木,喃喃自語道:“這小真的是特殊體質嗎,修煉起來這麽快,怕是特殊體質的人也不能如此吧。”

這一天下午,楊東再次來到他身前,還未來得及開口,李長老木然道:“你的黃泉決修煉到第四重了?”

“還沒有。”楊東道。

李長老鬆了口氣,若是這小子真的修煉到了第四重,那他真的要麻木了,這個師尊當的壓力太大了,李長老問道:“那你來找為師幹什麽?”

楊東慢吞吞的道:“徒兒想向師尊借幾桶黃泉水用用,希望師尊能夠慷慨相賜!”

李長老眼皮一抖,道:“幾桶?你要這麽多幹什麽?要知道為師現在修煉也不敢一次用掉幾桶,你不想活了?”

楊東試探的道:“徒兒想用它泡泡澡,不知道效果如何?”

李長老氣結,怒道:“你敢用它洗澡絕對第一時間被它化成渣子,臭小子,剛剛有點成就,就開始自滿,隻有半桶黃泉水,多了沒有,自己過來拎

!”

楊東眨了眨眼,無奈的走過去,用李長老的那隻銀桶打了半桶黃泉水,小心用玉桶封好後,轉身離去。

臨走之前,楊東好奇地問道:“師尊,你那隻銀桶是什麽金屬做的,為何能擋住黃泉水的侵蝕?”

李長老傲然道:“這可是大羅銀精,天地間一等一的神料,而這係桶的繩子也是罕見的神物,名叫渡劫神金,小子,好好修煉吧,隻有達到了老夫這個境界,你才有資格去搜尋這些神物。”

楊東恍然,點點頭,恭敬的道:“那徒兒告辭!”

剛走到院落中,李逸雲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眼簾中,滿臉陰沉,注視著楊東,道:“師兄,將我的儲物戒指還我!”

“啥?”

楊東一愣,故意裝傻道:“啥儲物戒指,你小子是不是迷糊了,師兄我怎麽會拿你的儲物戒指,真是莫名其妙。”

楊東不再理會,從一旁走過。

李逸雲咬牙切齒,轉身盯住楊東的身影,喝道:“楊東,我要正式向你挑戰,有本事和我公平戰一場!”

楊東腳步一頓,冷笑道:“你是我的手下敗將,還有什麽能耐可以挑戰我?怎麽?前些天的傷疤好了,這麽快就忘了疼?”

李逸雲大怒,道:“卑鄙小人,那日若不是你突然偷襲,我豈會敗在你手,有種的話,跟我公平大戰一場,我會捏碎你渾身骨頭。”

楊東繼續冷笑:“我可沒時間陪你玩,想玩的話,去找那些核心弟子好好玩吧,師兄我還要參悟黃泉決呢。”

李逸雲臉色鐵青,眼皮劇烈跳動,喝道:“楊東,你不要猖狂,我這有一粒紫金鍛脈丹,是世間最頂級的一種靈丹,價值連城,如果人吞服下去,會在體內形成一股先天元氣,能將經脈淬煉成紫金一般,堅不可摧,你可敢與我一戰,若是贏了,我將這紫金鍛脈丹拱手相送,若是輸了,你把我的儲物戒指歸還給我,另外再將黃泉決借我參悟三天,可敢一堵?”

楊東眉頭一皺,問道:“紫金鍛脈丹,真的那麽神奇?”

李逸雲冷冷一哼,道:“此丹世間罕見,便是那些遠古聖地和隱世家族都非常有限,不能批量生產,是我在一處古代遺跡中找到的,吞下此丹,還有一個效果,那便是今後無論經脈受了多麽大的創傷,也會在頃刻間恢複完整,你應該明白它的價值

。”

“好,賭了。”楊東答道。

“三天後,宗門古戰台上見。”李逸雲冷聲說道。

“三天?”楊東眉頭一皺,冷笑道:“我可沒時間等你這麽長時間,就明天吧,你回去好好準備,免得到時候又是那樣的不堪一擊。”他轉身離去。

李逸雲大怒,眸子中射出森寒的光澤,咬牙道:“該死的,這一次,我要讓你死!”

回到住處後,楊東取出那半桶黃泉水,細細觀察了片刻,臉色不禁有幾分猶豫,自語道:“我若是直接吞服這些黃泉水,不知道會有什麽效果?”

他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吞服黃泉水,這些都是冤魂所化,他想想都夠惡心的,如何能用口去吞。他還是按照原來的方法,將手臂探入其內,運轉大力牛魔決和虎魔鍛骨術吸收其內的黃泉煞氣。

“咕嘟嘟……”

桶內的黃泉水遇到他的皮膚,像是突然沸騰了一樣,冒出鼓鼓氣泡,一縷縷灰色的霧氣瘋狂的向著他體內鑽去,同時,玉桶的邊沿開始劇烈腐蝕起來,哧哧作響,要被黃泉水融化掉。

這玉桶乃是數日前李長老給他的,經過特殊的祭煉,能夠暫時抵擋黃泉水的侵蝕,但時間並不持久,很快就會被黃泉水腐蝕。

此刻,眼見著玉桶的邊沿已經開始消融,楊東目光閃爍,大力牛魔決、虎魔鍛骨術的運轉速度愈發快速了幾分,一股股灰色霧氣從桶內衝出,迷迷蒙蒙,將楊東渾身都給包裹住了,他體內傳來陣陣鏗鏘的聲音,兩百零六塊骨頭來回移動,如神鐵在撞擊,聲音震耳。

在他的骨質之上,一道道玄妙的灰色符文被烙印出來,閃爍異光,蘊含了神秘的力量,就在他全神修煉的時候,手上的儲物戒指突然光華一閃,裂天戰戈自動衝出,化為一道虹光,向窗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