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虛空破裂 - 無上魔皇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無上魔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五十一章 虛空破裂

楊東在被那元力漩渦吞噬之後,立即出現在了一片黑森森的通道中,不知連向何方,在這裏什麽都不可感知,永恒的黑暗,無邊的寂靜,似是處在宇宙的最邊緣。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裏,也不知道何時會停下來。

“嗡!”

異變陡生,虛空塌陷,這片通道好似受到了什麽衝擊,開始不穩,出現龜裂,永恒的黑暗中閃爍出奇異的光華。

“這是```不好!”楊東大吃一驚,虛空通道竟然裂開了,這絕對是天大的災難,恐怖的能量流會粉碎一切有形之質。

“該死的,怎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死定了,死定了,這下絕對死定了!”楊東臉色頓時白了,橫渡虛空的時候,最是危險,最怕遇到的便是這種情況。

“哢嚓哢嚓。”漆黑的通道中不斷傳來龜裂的聲音,一道道大裂縫撕裂而出,即將開始崩塌。

楊東渾身冷汗,瘋狂運轉起大力牛魔決,虛空若是粉碎,他絕對會被擠成塵埃,這一刻,他動用了一切手段,將血天鏡、神秘玉瓶全都握在手裏,元力瘋狂注入其內,同時催動掌心鎮魂碑,溢出一縷縷森白色的光芒,將自己包裹。

這是一個漫長而又讓人絕望的過程,對於楊東來說是一種煎熬,通道並沒有立刻崩潰,而是在緩緩地瓦解。

終於,在數十道裂縫出現後,整個通道再也承受不住了,發出轟鳴的聲音,一大片恐怖的能量流噴湧而出,粉碎一切。

“砰!”

可怕的能量流轉到楊東身上,楊東手上的血天鏡、神秘玉瓶終於發揮了作用,溢出一縷縷神秘的光澤,震開了那毀天滅地般的力量,不過,即便如此,依舊有一股力量作用到了楊東身上,讓他吐血。

關鍵時刻,鎮魂碑發揮作用,抵消了那可怕的能量餘波,然而,卻有一絲鎮魂之力被擠入楊東體內,封印了他的奇經八脈,將他體內元力鎮壓。

“砰!”

天空裂開,楊東被彈出虛空通道,墜落在地,壓碎了一株古樹,生死不知。

時間緩緩地度過,兩個時辰之後,楊東終於醒了過來,目光緩緩的張開,掙紮著想要起身,卻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臉色蒼白,感覺渾身骨骼都斷裂了一般,疼痛無比。

他艱難的盤坐在地,閉目內視,片刻後,張開雙目,臉上露出苦笑,道:“沒想到這次竟然受傷這麽重,經脈錯亂,沒有一陣子休想恢複過來,而且,這鎮魂碑之力竟然被擠入了我的體內```”

他歎了口氣出來,手掌一翻,出現三粒聚元丹,送入口中,閉目煉化起來,他盡可能的調動遊離在四肢百骸內的元力,想要將錯亂的經脈糾正過來。

一絲絲黑亮的元力在他體表微微閃爍,朦朦朧朧,彌漫著些許強大的氣息,幾個時辰之後,楊東才再次張開雙目,心神一動,鎮魂碑催動起來,一絲絲森白色的光芒閃爍而出,被擠出他體內的那股鎮魂之力,似乎受到了什麽召喚一般,沿著經脈,快速衝出,匯合到了右掌掌心處。

光華一閃,整個手掌再度歸於平靜,楊東鬆了口氣,長身而起,雖然體內的傷勢依舊沒有徹底康複,但為今之計,離開這裏才是最主要的。虛空通道破碎,他中途就被彈了出來,看著周圍一片陌生的環境,楊東不禁皺了皺眉。

這是一片蒼茫的區域,高山巍峨,大河滾動,浩渺的天地元氣充斥在了每個角落,周圍群山連綿,不時傳出一陣陣低沉的吼嘯,血腥氣息彌漫,讓人感到陣陣驚悸。

“不知道我有沒有離開武安州```”楊東自語,沿著山道,向外走去,莽莽群山,霧氣彌漫,不時有惡獸出沒。

他絲毫不了解這片陌生的區域,剛一清醒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這裏,這讓他內心也是充滿了疑惑。

兩個時辰後,他走出了山林,前方傳來了陣陣馬蹄聲,一個車隊經過了此處,馬嘶如龍,上麵的修士也個個非凡,每一個都有通靈中期的實力。

離得很遠,楊東就發現了他們,皺了皺眉,靜立在路邊不動。

馬隊很快呼嘯而至,嗒嗒作響,經過他的時候,中央那個馬車內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停一下!”

前行的烈馬頓時發出了陣陣嘹亮的嘶鳴,被其上麵的主人拉動韁繩,紛紛停下了身軀。

帶隊的騎士策馬走到馬車旁,恭敬的開口道:“小姐不知有何吩咐?”

“這裏地處十萬荒山,我看那個人修為低弱,獨自一人,也挺可憐的,你們給他讓一匹馬,將他帶回去吧。”馬車內傳來了輕靈的聲音。

那騎士首領眉頭一皺,看了一眼楊東,道:“小姐,此人身份不明,又出現在這裏,會不會是敵宗的奸細?”

馬車內沉默了下去。

片刻後,另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小姐做事自有分寸,你不要多問了,若是惹得小姐不高興,你可擔待不起。”

那騎士首領臉色一變,慌忙開口:“不敢。”他策馬退了出去,走到楊東身邊,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神色中略有不悅,不過,也不敢多說什麽,揮了揮手,叫來一名騎士,道:“張老三,將你的坐騎讓給這小子,你和老趙同乘一騎。”

“啊```”那名為張老三的騎士頓時臉上湧現出了為難之色。

那騎士首領眼睛一瞪,喝道:“還愣著幹什麽,還要老子請你下來?”

張老三身子一抖,趕忙翻身下馬,絲毫不敢廢話,牽著他的馬匹走到楊東身邊,勉強的擠出了一抹笑容,道:“小兄弟,這裏地處十萬荒山,挺危險的,你和我們一起走吧,我這匹馬先交給你騎著。”說著,將韁繩遞到了楊東的手裏。

楊東也不推辭,接過韁繩,向著身前的幾個騎士一抱拳,感激的道:“多謝幾位大人了,在下楊東,本是無家可歸,一心求死,不曾想幾位大人仗義收容,在下感激不盡!”

那騎士首領嘴角抽了抽,心中腹誹,仗義收容?才怪?要不是小姐發了善心,老子才懶得管你,他冷哼一聲,對楊東不加理睬,催動坐騎,直接轉身離去。

張老三勉強笑了笑,走到另一個騎士身後,一翻身爬了上去。

楊東帶著笑容,看了看眾人,也是翻身上馬,跟在了眾人的身後。正愁著無處可去,剛好可以跟著這支車隊。

途中,楊東試圖著從這些騎士口中套出點什麽,奈何這群騎士根本懶得理會自己,任憑他如何開口,眾人都是對他直接漠視,這讓楊東不由得抹了抹鼻子,很是尷尬。

馬車內。

一個少女一直在偷偷的注視著楊東,見到楊東屢次吃癟,不由得輕笑了起來,道:“小姐,這個家夥倒是挺有意思的。”

在她身側,是另一個少女,十八九歲的樣子,一襲紫衣,黑發如瀑,容顏勝雪,玲瓏起伏的身軀,凹凸有致,很是吸引人。

此刻,這少女輕輕地開口,道:“回去後,將他安排在後山吧,他修為太弱,又錯了最佳的修煉年齡,留在後山,雖然累了點,但也能保他一生無憂。”

旁邊的少女點了點頭,笑道:“小姐,你心腸還是這樣好,難怪逸雲公子這麽死心塌地的追求你,要是我是男的,我也一定會加入進來的。”

紫衣少女輕輕點了點那少女的眉心,笑罵道:“你這丫頭整天裏想些什麽呢?”

少女嘻嘻一笑,接著問道:“小姐,這麽多的年輕俊傑你都看不上眼,你到底喜歡什麽樣的男人啊?”

紫衣少女神情微怔,輕輕搖了搖頭,沒有再開口。

那少女見此情景也不敢再多問,吐了吐舌頭,安靜了下來。

馬隊一路疾馳,四五個時辰過去,倒也一直相安無事。

望著漫無盡頭的道路,不知道還要行走多長時間,楊東不禁打了個哈欠出來,略感無聊,他伸了伸懶腰,突然,目光一閃,刹那間抬起了頭顱,看著不遠處的山林,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凝重,自語道:“有麻煩來了```”

他現在的耳力十分恐怖,即便體內的傷勢沒有恢複,但由於修煉了虎魔鍛骨術的緣故,方圓數十裏,稍微有點動靜都能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他的嗅覺也變得敏銳之極。

就在剛才,一股隆隆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蕩了過來,這聲音沉悶,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山崩地裂,很是可怕。

楊東輕輕吸了吸空氣中的味道,不禁臉色一變,道:“是狼群,不對,不是狼群,狼群的聲音沒有這麽大```”他目光閃爍,靜心傾聽著,聲音由遠及近,慢慢變大,轟隆隆的宛如山呼海嘯,一股極為濃鬱的煞氣漸漸蔓延了過來。

楊東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內心百轉。

他掃了一眼這些騎士,發現這些騎士神色依舊,似乎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不禁一顆心緩緩沉了下來。

他催馬走到了那位騎士首領身前,猶豫片刻,開口笑道:“這位大人,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麽特別的東西?”

騎士首領掃了他一眼,冷哼一聲,直接催馬走到了前方,根本懶得搭理他。

楊東一愣,苦笑了起來。

他搖搖頭,並沒有追上去多說什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掉,反正有危險讓你們扛著就是了,我隻是一個修為低弱的人,可派不上什麽用場,他騎在馬背上,悠悠的跟在眾人,不再關心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