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起衝突 - 無上魔皇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無上魔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六章 再起衝突

走在路途中,楊東頓了頓,忽然開口道:“天雪,我們到外門任務發布處去看看。”

天雪點點頭,乖巧的笑道:“少爺想去,天雪自然相隨。”

外府資源緊張,要想獲得修煉所需的聚元丹,隻能完成一些任務,通過積分來換取。凝元丹是這個世上的一種中品靈丹,服下去可以加速體內元力的凝結,一直都是修士極為熱衷的修煉資源,對於內府的弟子,每個月都可以免費領取十到三十顆凝元丹,而外府的弟子想要獲得一顆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楊東一路走過,路途中見到了不少楊家弟子,都在前往任務發布處的方向,顯然也是想接些任務來做做。

遠遠地望見一個巨大的樓閣,裏麵人流不少,大部分都是過來接任務的,正前方一個高高的黃金大榜流轉著朦朧的光澤,上麵一個個小篆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全都是一個個的任務。

楊東細細的瀏覽片刻,心中暗道:“都說外府資源緊張,果真如此,要想獲得聚元丹,至少要完成三個像樣的任務,這裏的任務駁雜多樣,難易程度也大有不同,以我現在固體第五重的實力,隻怕連一個任務都很難完成。”

“少爺,那邊也有任務,我去看看!”天雪忽然心中一動,向遠處走去。

楊東回身掃了一眼,便繼續瀏覽著身前的黃金大榜,待到看得差不多了,這才轉身向著天雪的那個方向走去。

路過一處花園的時候,突然間楊東身子一怔,見到一行五大三粗的漢子擁簇著一個錦衣少年,正攔在一個少女的身前,滿臉**笑,不斷糾纏著。

“小娘子,來陪少爺我聊聊天就是,少爺是不會虧待你的,來,看少爺手上這是什麽?大寶石,見過沒有?隻要你來陪少爺一會兒,這就是你的。”那錦衣少年得意的晃著手臂,拇指上一個巨大的綠色扳指,閃閃發光。

天雪臉色慌亂,低下頭來,不斷躲閃,道:“這位少爺請自重。”

“自重?”錦衣少年咯咯直笑,道:“少爺我當然自重,不僅身子重,家夥更重,小娘子要不要嚐嚐?”

此言一出,周圍的奴仆紛紛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天雪臉色愈發慌亂,潮紅無比,不知所措,身子左衝右撞,均被一群惡怒攔了回去,緊緊圍在中央。

楊東見此,目中閃過一抹怒氣,不由分說,衝過去,一巴掌扇在那個錦衣少年的臉上,掌風沉重,帶動空氣都呼呼作響,啪的一聲將那錦衣少年打得橫飛了出去,在空中轉了好幾圈才墜落在地,臉上鮮血淋淋,牙齒崩落。

“少爺!”

周圍眾奴仆見此大驚,也顧不得天雪了,紛紛衝過去,將那錦衣少年扶起來。

“媽的,誰敢偷襲我?”錦衣少年大怒,被一群奴仆扶起,而後目光豁然落在楊東身上,露出了一縷猙獰,笑道:“原來是你,被趕出內府的廢物。”

“少爺```”天雪見到楊東出現,眼圈一紅,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欣喜,連忙低下了頭來。

“沒事了。”楊東輕聲安慰,而後回過頭來,目光陰冷的注視著這不知死活的錦衣少年。

“小子,你敢出手打我們家少爺,活的不耐煩了。”一個奴仆指點著楊東,滿臉煞氣,開口喝道。

“楊盛,給我教訓教訓這個廢物,敢給少爺搶女人,打得他今後再不能接近女人。”錦衣少年大聲叫道。

那奴仆見到少爺發話,頓時露出一縷獰笑,惡向膽邊生,身子直接撲向了楊東,道:“敢得罪我家少爺,讓你生不如死!”

“啪!”

一道殘影閃過,楊東瞬間出現在了他身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身上,頓時將這奴仆拍的橫飛了出去,臉頰臃腫一片,慘不忍睹。

楊東現在雖然隻是固體第五重境界,但以前畢竟是元相期的高手,這小小奴仆不過固體第四重,如何能是他的對手,挨了楊東一掌,沒死已經是楊東手下留情了。

“沒規沒矩,主人在說話,哪有你這條狗的事?”楊東臉色冷酷的道。

那奴仆被他一掌打得腦海嗡嗡作響,眩暈不已,癱倒在地上,一時之間竟然起不得身,錦衣少年見此大怒,道:“淨給少爺我丟人現眼,給我拉出去喂野獸。”

身邊幾個奴仆撲過去,一把將先前那個奴仆抓了起來,用繩子捆綁好,不顧那奴仆的大喊大叫,直接押向遠處。

這時,錦衣少年的目光才落在楊東身上,露出一抹森然,笑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敢打我的狗,就是不給我麵子,楊東,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聽說你以前是內府第一強者,今天就讓我來會會你,打敗了你,我楊懼就是內府第一高手!”

楊東皺了皺眉,這錦衣少年雖不學無術,不過也有固體八重的實力,以他目前固體第五重的修為,對付一般奴仆還可,但對付這楊懼,怕是要費些手段。

楊懼露出得意的笑容,一步步向前逼來,道:“聽說你現在隻有固體第一重的實力,我可是固體第八重,動起手來,若是不小心將你打殘了,可怪不得我,不過,若是你將身後的那個小妞借給少爺我玩兩天,少爺我就放過你,你看怎麽樣?”

楊東目中寒光一閃,輕輕笑道:“是嗎?”

楊懼露出興奮的神色,躍躍欲試,道:“這麽說你同意了?”

天雪聞言小臉一白,身軀微不可察的顫抖著,手掌緊緊抓住衣襟,不知所措。

“我同意你姥姥!”楊東一句話落下,身子直接撲了過去,出其不意,一巴掌甩在楊懼的臉頰,再次將他扇的橫飛了出去。

楊懼大怒,嘴中吐血,叫道:“老子殺了你!”他眼都紅了,接連兩次被楊東扇飛出去,臉頰紅彤彤的,高高腫脹,讓他內心怒火升騰到了極點。他一個翻身衝起身來,而後直接撲向楊東,一隻手掌上黑芒滾動,條條大筋崩現而出,五指都繚繞著森森煞氣,快速抓向楊東的脖子。

滅魔之手!

這是楊家外府絕學,醞養煞氣集於掌心,裂人魂魄,撕人肉身,可怕無比,他此舉已經不單單是為了教訓楊東,而是真正動了殺心。

眼見著楊東的脖子離自己的手掌越來越近,楊懼臉上浮現了猙獰的弧度,隻要被自己的手掌輕輕一抓,別說是一個血肉之軀,就算是金剛佛陀也要刹那間爛成一團,此刻他心中充滿快意,死吧,隻要你死了,那小妞還不是任小爺玩弄?!

“滅魔之手?”楊東目光眯起,神色中閃過了一縷嘲諷,而後抬起腳掌,對著快速撲來的楊懼直接一腳跺了過去。

這滅魔之手在別人看來是威力無窮,但在他眼裏卻是破綻百出,畢竟他在內府呆過十五年,什麽高深的武學沒見過,這滅魔之手在內府隻能算是低級的武學罷了。

他這一腳時機把握得極為恰當,遠遠望去,就像是楊懼主動撲過去讓他踢得一般,隻聽得砰地一聲,楊懼的身子如皮球一樣滾了出去,臉上多了個紅紅的腳印,鼻骨塌陷,鮮血長流。

“少爺!”周圍幾個奴仆見此大驚,紛紛撲過去,慌裏慌張的將楊懼扶起。

楊懼臉上鮮血淋淋,又驚又怒,道:“怎麽可能?我是固體第八重,你不過固體第一重,嗯,不對,你```你現在不是固體第一重```”想到這裏,楊懼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神色驚慌,好像生怕楊東過來一掌將他斃掉了一樣。

一個奴仆率先反應過來,趕忙拉著楊懼,叫道:“少爺別怕,他現在雖說不是固體一重,但也隻是固體第五重罷了,以少爺的實力,殺他如切菜!”

“是```是嗎?他真的隻是固體第五重?”楊懼驚疑不定,畢竟楊東的名聲太大了,曾號稱內府第一人,連很多老輩人物都不是他的對手。

那個奴仆肯定的點點頭,道:“絕對沒錯,他這身修為正是固體第五重。”

聞言,楊懼心中鬆了口氣,這才想起楊東踢了他一腳,自己竟然沒死,這要是在以前,自己絕對早成一灘爛泥了,當即擦去臉上的血跡,露出森寒的笑容,向前走去,身上殺氣彌漫,道:“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襲本少爺,真當本少爺好欺負不成,今天本少爺要將你徹底打成廢物!”他身子一動,再次前撲過來,大手探出,一道道烏芒滾動,向著楊東頭頂狠狠拍落而下。

楊東冷笑一聲,身子一晃,刹那間浮現出無數道殘影,來回變幻,看得楊懼臉色一怔,分不清真假,楊東一巴掌狠狠劈在他的胸口,這一次,楊東沒有保留,十成元氣全部爆發,一掌落下,像是一個鐵錘砸落了一樣。

“砰!”

一聲悶響,楊懼慘叫一聲,身子再次飛了出去,臉色慘白,不斷吐血,周圍的幾個奴仆見此紛紛嚇了一個哆嗦。

楊東帶著冷笑,一步步走向楊懼。

楊懼打了個寒顫,驚恐無比,身子一點點的向後挪動,道:“你``你想幹什麽?你敢殺我,家族一定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