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 危險愛火,殿下的親密敵人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危險愛火,殿下的親密敵人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百一十四章

來到鎮上,看著一片陌生的高樓大廈,兩人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記憶裏那一片片的玫瑰園全都被商業工廠所取代,那些溫馨的居民小樓也被高樓大廈所掩埋,記憶裏所有的風景全都不複存在,找不到一點熟悉的地方,他們甚至懷疑,這裏,真的是他們年少時居住的多瑙城嗎?

粟寧和帝修羅的臉色都變得黯淡,如同此刻烏雲密布的天氣。

周圍的樹林都在搖晃,狂風卷起一地的落葉塵土,狂妄的吹著粟雲的長發和衣衫,她感覺到了明顯的寒意,垂下眼眸,傷感的歎息:“一切都變了,那些美好的記憶,找不回來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這一刻,她突然有些悲觀,對她和帝修羅的感情沒有了信心,或許,有些東西,真的回不去了。

帝修羅看著那些陌生冰冷的建築物,心裏就像堵著什麽似的,原本的好心情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破壞了,他看著天空翻滾的烏雲,心裏有一種不詳的預兆,仿佛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殿下,粟小姐,馬上要下雨了,先上車吧。”LLY恭敬的說。

“我想去找找我爹地媽咪的墳墓。”粟寧憂鬱的看著遠方,這個小鎮全都變了樣,不知道父母的墳墓有沒有被移掉。

“粟小姐,您看現在的天氣,恐怕會有一場暴風雨。”LLY指著黑壓壓的天空,“這個時候不適合在外麵停留,要不我們先回酒店休息,明天再來吧。”

“好吧。”粟寧心裏雖然很不安,但也隻得點頭,現在這個天氣的確很不好,她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連累了別人。

……

車開得很慢,帝修羅和粟寧安靜的坐著,扭頭看著窗外的風景,兩人都心事重重,十分沉默。

豆大的雨點打在車窗上,發出劈啪的聲響,車窗玻璃被雨模糊,已經看不清外麵的風景,粟寧收回目光,憂鬱的低著頭,心情十分沉重。

“ar,你看……”帝修羅突然拉著粟寧的手,指著他這邊的車窗外麵。

“什麽?”粟寧湊過來,仔細盯著外麵,看了好一會兒,突然喜出望外的驚喊,“是那棵榆樹,我們小時候一起種的那種榆樹,當時你將我的紫色紗巾係在樹梢,你說,等樹長大了,我們回來還能認得它,那個紗巾還在上麵呢。”

“是啊,雖然變了顏色,但的確是那塊紗巾,有些東西雖然變了,但感情永遠都不會變。”

帝修羅摟著粟寧,微笑的看著那棵樹,那塊紗巾緊緊係在樹梢上,經過了七年的風吹雨打,日曬雨淋,雖然變得不再豔麗,但那種迎風招展的姿態依然存在,就像他們的感情,即便不再像當初那麽純真,但是那份執著和信念,從來都沒有改變。

“嗯嗯。”粟寧激動的點頭,原本被破壞的心情又變得豁然開朗,她突然又有了一些信心,無論前麵的路有多麽難走,隻要有帝修羅在身邊,她就無所畏懼。

“我們下去看看。”帝修羅突然說。

“啊?雨下得好大……”

沒等粟寧說完,帝修羅就突然命令:“停車。”

隨從停下車,LLY擔憂的說:“殿下,外麵正在下暴風雨,粟小姐不久之前才流產,不宜受寒……”

“沒事,有我在。”帝修羅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粟寧身上,拉著她下了車。

外麵的雨下得很大,狂風夾著雨點,像鞭子抽打在身上,帝修羅緊緊摟著粟寧,用外套將她從頭包裹起來,將她保護在自己的臂彎下,粟寧抱著帝修羅的腰,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走,雖然風雨很大,但她卻並不感到害怕,也不覺得冷,因為帝修羅會保護她,給她溫暖。

兩人互相依偎著,一步一步的往那棵榆樹走去。

風雨很快就淋濕了帝修羅的衣衫和發絲,雨水順著他俊美的臉龐和弧度緩緩往下滴落,浸濕了粟寧的發絲,她抬頭看著他,他衝她笑笑,更緊的摟著她,繼續向前走。

終於來到那棵榆樹下,茂密的枝葉遮擋了一些雨幕,帝修羅和粟寧不約而同的仰望著樹杆,目光在樹杆上尋找著,很快就找到了那個他們一起刻下的記號,他們都笑了,沒有說話,心裏卻縈繞著濃濃的情感,繼續看著那個記號,一切盡在不言中。

“修羅和ar永遠在一起!”

永遠在一起,這看似幼稚的行為,大概有很多年輕人都做過,可是最終,經過了歲月的洗禮,人生的滄桑,真正能夠和那個刻字的人走在一起的,真的曲指可數。

七年了,帝修羅和粟寧的人生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兩人之間甚至還有很多難以化解的仇恨,但是此刻,他們緊緊相擁,心,也貼在一起。

這一刻,帝修羅和粟寧都在心裏默默祈禱,希望下一個七年,他們還能手牽手,一起來看這棵樹!

譜寫他們的永恒……

這時,LLY和唐簫打了大傘追過來,LLY急切的勸道,“殿下,粟小姐才剛流過產,身子本來就弱,可不能再受寒了,趕緊上車吧。”

帝修羅和粟寧相視一笑,帝修羅溫柔的說:“上車吧。”

“等一下,讓我吻吻你。”粟寧忽然拉著帝修羅的衣領,讓他低下頭,然後她踮起腳尖,深深的吻住了帝修羅,纏綿悱惻,深情溫柔……

七年前,他們在這裏刻字的時候,他吻過她,那時候,他看著她,笑著說:“ar,什麽時候,你能主動吻吻我?”

那時的ar羞澀的跑開了,現在,粟寧主動吻他,是想告訴他,她一直愛他,就像他愛她一樣。

帝修羅緊緊抱著粟寧,她的雙臂勾著他的脖子,嬌小的身體就像懸掛在他身上,腳尖都離了地,卻吻得那麽忘我,完全忘了自己置身在狂風暴雨之中……

這個吻持續了好幾分鍾,粟寧才依依不舍的退開,紅著臉,深情的看著帝修羅:“修羅,未來的路,無論有多麽難走,我都會陪著你,永遠陪著你!”

“嗯嗯。”帝修羅感動得不停的點頭,他的人生,因為有她才會變得完整,從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

回來的路上,盡管在LLY的催促下,隨從將車開得很快,可還是耽誤了半個多小時,回到酒店,粟寧就開始不停的打噴嚏,流鼻涕。

浪漫的代價就是,她感冒了。風片大陌。

還好LLY帶了貝蒂準備的備用藥箱,還給粟寧準備了薑茶澡,喝了點熱茶之後,帝修羅親自抱粟寧去浴室泡澡。

粟寧被他剝光了衣服,舒服的趴在圓形的大缸邊沿,閉著眼睛,任由帝修羅給她洗著海藻般的長發。

“頭發好長,可以剪剪了。”帝修羅很細心,一縷一縷的梳理著粟寧的發絲,然後在熱水中清洗,他狂野的胸膛被薑茶浸泡,微微有些發燙,散發著灼熱的氣息。

“這樣不好看麽?”粟寧懶洋洋的問。

“好看是好看,不過每次睡覺的時候太麻煩了,會纏著我的胳膊,我吻你的時候,還得把它撥開……”帝修羅的目光開始變得灼熱,眸心閃爍著熾烈的愛火,一隻手有意無意的撫摸著粟寧的後背,跟她洗鴛鴦--浴,他要沒感覺才怪了。

“你好懶……”粟寧自言自語般的呢喃,這薑澡茶泡得太舒服了,她都快要睡著了。

“累不累?我幫你按摩。”帝修羅湊近她,在她耳邊輕聲問。

“嗯嗯,好啊,謝謝。”粟寧的唇角揚起甜蜜的弧度,他今晚大獻殷切,她應該好好享受,不要跟他客氣。

“嘿嘿……”帝修羅壞壞的笑了,得到了她的允許,他的動作變得大膽,將她的發絲撥到一邊,長指像彈鋼琴一樣在她肩膀上輕輕彈動,緩緩向下移動,在她光潔的後背撩動著,漸漸,整個手掌都撫在上麵,輕輕撫摸,挑起一路熾烈的火花……

“嗯~~~~~”粟寧舒適的呢喃著,後背輕輕扭動,還以為他是按摩的手法,並沒有抗拒,任由他繼續向下撫摸。

直到他的手悄悄向她胸前移過來,在她豐-滿的雪--峰邊沿輕輕劃動,她才警覺過來,睜開眼睛,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幹什麽呢?”

“按摩……”帝修羅的身體俯了過來,從後麵輕輕貼著粟寧,被愛火燃燒的低啞聲音在她耳邊說,“全身按摩。”

“不用了。”粟寧挑著眉,“隻需要幫我按後背就行了,謝謝。”

“那不行,我的服務很周全,一定就做全套。”帝修羅整個身體都壓了上來,一隻手覆著她的雪峰輕輕揉--捏,另一隻手順著她的後背緩緩往下移,在她弧線完美的腰際,到挺俏的電臀,再到修長的玉--腿……

“別鬧了……”粟寧掙紮著,嚴肅的說,“我現在不能那個呢。”

“我以前不是教過你其它方法麽?可以不碰那裏的,做做--愛愛,發發汗,感冒才會好得更快……”

帝修羅吻著粟寧的耳廓,灼熱的氣息噴拂其中,激起一股強烈的電流,粟寧整個身體都變得緊繃,眼睛迷醉的眯起來,氣息也變得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