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被軟禁的太子妃 - 貴女謀嫁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貴女謀嫁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717章 被軟禁的太子妃

皇後心中拿定主意,且安心坐在一旁椅子上,此時此刻,對於蘇黛雲腹中孩兒她倒是不怎麽擔心了。

以腹中孩兒做誘餌。蘇黛雲最好有個度,今日這孩子沒事,她不會追究此事,倘若這個孩子真的保不住了,那這蘇氏也是個蠢的,同樣不值得她來扶持!

沒過多久,孫太醫便鬆開了蘇黛雲脈搏。站起身來向皇後稟報了一番他診脈的結果,與阿蠻剛剛所說的那番話並無二致。休反長扛。

皇後倒也沒有多大意外,隻是道:“孫太醫,你一定要跟阿蠻一起,將雲側妃肚子裏的這個孩子保住!”

“回娘娘話,老臣一定盡力!”孫太醫麵無表情的道了一句,說著,用眼角瞟了阿蠻一眼。

這個膽大包天的丫頭!居然當著皇後的麵兒來撒這個謊!他沒法子,也隻能順著阿蠻的話來說,不然還能怎樣?阿蠻是他的徒弟,不論如何,孫太醫都不會這樣做,由他來揭穿阿蠻,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況且。阿蠻邊上還站著太子,孫太醫也是聰明人,他自然看的出來太子是站在阿蠻這一邊上的。他揭穿了阿蠻就等於得罪了太子,這樣的事兒,誰會幹?

皇後坐在那裏,親眼看著阿蠻與孫太醫一起商量著開了藥方子,又命人煎了藥端來,等蘇黛雲醒過來的時候給她灌下去,她這才來到床邊上。瞧著蘇黛雲那一瞬間蒼白了很多的麵孔,皇後心疼的道:“黛雲,你受苦了!這件事情,本宮一定會查清楚。還給你一個公道的!”

“娘娘,是黛雲自己從台階上摔下去的,不關,不關太子妃娘娘的事情……”蘇黛雲明顯虛弱已極,卻仍然掙紮著對皇後哀求道:“求您不要責罰她……”

“黛雲!你不用再替那個惡婦說情!本宮在邊上看的清清楚楚,就是她推的你!”皇後還沒開口,太子首先就忍不住了,當即對著蘇熙芸大聲喊道:“這件事情,本宮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蘇黛雲躺在那裏,目光之中不由的淌出淚花來,她哀求的望著皇後,希望她來反駁太子的話。

然而皇後隻是溫婉的笑了一下。替她將被子角按好,柔聲道:“你放心的養傷,這件事情由本宮與太子一起處理就好。”說著,她便轉過身來對著阿蠻道:“你是跟皇姑姑一起回去呢?還是在這裏守著?”

阿蠻想了一下道:“我回去向母親稟報一聲,再返回來守在雲姐姐這裏。”

“這倒不用了,本宮回去向你母親說一聲就是了。”皇後聽了阿蠻的話,當即微微一笑,起身帶著身邊那一群的宮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太子等人都跪著相送。

等皇後走後。孫太醫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阿蠻,也提出了告辭。

太子想起阿蠻剛剛的話,知道蘇黛雲根本就沒有多大的事情,留著孫太醫在這裏反而不美,於是假意挽留一番,才命人送其離開。等沒有人在的時候,太子氣哼哼的對著阿蠻問道:“母後她根本就沒有多細致的去看,本宮這胳膊算是白割了!”

“當然有用的,皇姑姑自然不會檢查的如此細微,但是宮人們會,雲姐姐換下來的衣裙上連一絲血跡也沒有,咱們卻說她差點就小產,且凶險萬分,這不是開玩笑嘛?”阿蠻慢悠悠道:“而且各宮來打探消息的人一定不會少,始終都會有人對這件事情持有懷疑態度,大表哥你要是想要將太子妃拉下寶座,那就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太子聞言,頓時不吭聲了。

阿蠻又走過去在蘇黛雲床邊坐了下來:“雲姐,你現在怎麽樣?”

蘇黛雲的臉色還是很蒼白,但是嘴角卻露出一個淺笑來:“還行,肚子不痛,對了,你剛剛喂我的,那是什麽藥?”

“放心吧,就隻是一些保胎藥而已。”阿蠻慢慢開口道。

蘇黛雲聽了這話,頓時便安心了,她閉上眼睛在枕頭上靠了一會兒道:“阿蠻,我肚子餓了,想吃綠豆糕。”

阿蠻一聽這話,撲哧就笑了:“平時也沒見你這樣愛吃啊!成,我去後邊小廚房裏,親自監督著人做一盤子來。你在這裏等著。”說著,便轉身離開了。

太子這才在蘇黛雲床邊坐下,伸手將她冰涼的手緊緊握緊道:“你剛剛可真是嚇死我了!”

蘇黛雲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苦笑來:“殿下,對不起。”

太子瞧了她一眼,歎口氣道:“跟我說對不起做什麽?總之隻要你好好的,我就什麽都滿足了!”

……

延禧宮內,太子妃餘氏渾渾噩噩的坐在那裏,雙目呆滯的望著前方,眼裏一絲光亮都沒有。

太子那番要休掉她的言論仿若還在耳邊,餘氏怎麽樣也想不到自己算計蘇黛雲不成,居然會被對方給倒打一耙,而且她還辯無可辯。一口咬定她將蘇黛雲推倒的人是太子,她又如何能爭辯的過他?

那個男人,居然對她冷心冷情到如此地步!

她隻顧著傷心,但身邊的宮人們卻在焦急的想著法子,尤其是齊嬤嬤,自從今日太子妃這一檔子事情出了以後,她便絞盡腦汁的想著如何破解,此刻見了自家主子的模樣,她忍不住開口問道:“太子妃娘娘,您請了人將這件事情稟告給太傅大人知道了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餘氏慢慢轉過頭來,眼中漸漸有了神采:“是啊!可以請父親幫本宮做主!”

她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一改先前的頹廢,去到桌案前寫了一封信,顫抖著用信封裝好,準備命心腹送出宮去。可就在這時,延禧宮門口忽然有宮人用尖細的嗓音道:“皇後娘娘駕到!——”

餘氏聽了這話,忙不迭的揮退心腹嬤嬤,然後將那封寫給餘太傅的信貼身裝好,等她做好這一切的時候,一臉怒氣的皇後也緩緩的從宮門口走了進來。

“兒媳參見皇後娘娘!”餘氏雙膝跪地,對著皇後恭敬的行了一個大禮。

但這一次,她一直都沒有聽到叫起的聲音。

皇後直接繞過她,扶著身邊容嬤嬤的手,到殿內上首坐了。然後用冷冰冰的目光望著麵前那脊背挺直的身影。

“餘氏,今日宮宴門口發生的事情,你跟本宮解釋一遍!”良久之後,皇後才冷冰冰的開口。

餘氏渾身一顫,她跪在地上慢慢的挪動身子,依舊麵朝著皇後跪好,聲音裏有一絲顫抖:“母後!兒媳若是說,那件事情跟兒媳沒有關係……”

“荒謬!太子信誓旦旦的說親眼看見你推到的蘇氏,你還不肯承認?”皇後冷哼一聲道。她頭上戴著的九尾鳳釵隨著說話聲不住的晃動,那抹金色簡直迷醉人的眼睛,餘氏隻看了一眼,便忙不迭的低下頭去。

這後位,她終究還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嗎?

餘氏心中掠過一絲酸楚,卻不甘心的抬起頭來望著皇後娘娘道:“母後!殿下他來的時候,雲側妃便已經倒下去了!當時那台階上不光光站著臣妾,還有蘇氏身邊的宮女蘇茉,並不能一口咬定就是臣妾推的她呀!”

“荒誕!你既然說了蘇茉是蘇氏的宮女,她怎麽會去推自家主子?難道她是被人收買的?你嗎?”皇後冷冷開口道。眼前這個女子還是如剛進宮那樣美豔,仿佛仍然是枝頭上高高在上的薔薇,隻可惜太蠢了些,一如從前的太子妃石氏。總是認不清楚現實,沒有那個心計,卻偏偏還要百般的算計旁人,今日落到這樣的結局,這怨誰?

餘氏聽了皇後的斥責,當即淚如雨下:“娘娘!臣妾沒有要推倒蘇氏的意思!臣妾隻是過去要跟她說兩句話,是她自己站不穩摔倒的……”

餘氏心中恨,那是她的計謀,沒想到最後被算計的人卻是自己!

那蘇黛雲實在是太狡猾了,早就料到自己有此一舉,所以才會奮不顧身的滾落下台階,偏偏叫自己有口不能言!

“這話你去跟太子解釋吧!看他信不信!”皇後瞧了一眼餘氏,歎口氣道:“你好好呆在這宮中反思一下,本宮還要去看望蘇氏,就不在這裏多留了。”說著,抬腳走了出去。

“母後!”餘氏表情淒苦的伸出手去想拉皇後的裙擺,但還沒挨著皇後的身,對方便輕輕巧巧的閃躲了。

自始至終,餘氏都是跪著來麵對皇後的。

皇後離開了以後,齊嬤嬤等人上前來想將跪在那裏痛哭不止的餘氏攙扶起來,但眾人卻沒那個膽子。

餘氏自己哭著哭著,卻忽然暈了過去。

而延禧宮外,卻在皇後離開了以後,迅速的走來一大群侍衛,將延禧宮整個的給包圍起來了。

當半夜時分,餘氏從**醒來,不死心的還要派人給餘太傅送信的時候,才知道這個消息,頓時震驚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自己被軟禁了!

這個消息,對餘氏來說,又是一個沉重之極的打擊。她整個人頹廢的坐在那裏,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而在祥雲宮內,阿蠻服侍著蘇黛雲吃了她念念不忘的綠豆糕之後,便沉沉睡去了,這一晚上,阿蠻守在了蘇黛雲身邊,而太子,則是住到了他自己的親宮內,但卻是和衣而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