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胎動 - 貴女謀嫁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貴女謀嫁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709章 胎動

徐青婉搖搖頭,道:“我不餓,你忘記啦,一個時辰之前。你才剛剛喂我吃過飯的。”

齊俊寒聽了這話,麵上當即蕩漾起淡淡笑容來:“看我這記性,居然給忘記了,真是該打!”

徐青婉抿唇一笑,道:“這也不是什麽大事,你何必自責?”說著,她便吩咐一旁的邢嬤嬤道:“你沒看見世子爺從外頭回來。一頭一臉的汗嗎?怎麽還不打水來伺候他洗洗?”叉司來圾。

邢嬤嬤瞧了一眼齊俊寒光潔額頭上微微沁出的幾滴汗珠子,當即應了一聲退下去了。

齊俊寒伸出手去,拉開被子,輕柔無比的撫摸了一下徐青婉的肚皮,然後緩緩開口道:“今日有沒有感覺什麽不舒服的地方?”

“我很好,今日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徐青婉柔聲道,那隻隔著薄薄夏衫在肚皮上輕輕劃拉的手指仿佛帶有魔力一般,所到之處,竟然帶來極為強烈的癢癢與酥麻之感,她不由自主的輕顫了一下身子。

然而齊俊寒卻忽然轉過頭來興奮的大叫道:“他,他動了!”

徐青婉聽了這沒頭沒腦的話,頓時呆愣了一下:“你說什麽?什麽動了?”

“我說孩子啊!孩子動了!”齊俊寒興奮的解釋道:“就在我剛剛撫摸他的時候,他動了!”

“是嗎?”徐青婉聽了這話,麵上也激動起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也撫摸上了自己的肚皮,這兩個人如同孩子一般,極度興奮而又小心翼翼,神態虔誠的等待著腹中胎兒的再一次胎動,隻可惜,這一次兩個人等了許久,徐青婉的肚皮都沒有動靜。

“要不,等下一次吧?”見了齊俊寒麵上明顯的失望之色,徐青婉忍不住開口問道。

齊俊寒笑著點點頭,卻開口道:“跟你說一件事情,母妃她生病了。明日一早,我就回去看看她,你覺得怎麽樣?”

“你早就應該回去了,我昨日還勸你來著,可惜你不肯聽。”徐青婉笑著開口道:“如今怎麽想通了?”

“就那樣想的唄!”齊俊寒明顯不想在這事兒上多談,當下轉移話題道:“你還有什麽心愛物件需要準備的,我回去幫你捎帶了來。”

徐青婉聽了這話,當即笑著搖搖頭道:“不用,你不用擔心太多,我在這裏很好,再住上幾日就回去了,你回去多陪陪母親就好。”她將一個溫婉大方的賢妻良母形象表現的淋漓盡致。

齊俊寒見了。微微一笑道:“那你怕不怕我回去了以後就不再回來了?”

“不怕。”徐青婉微微抬頭,眼眸裏都是笑意:“你始終都是要過來親自接我回去的。”

齊俊寒聽了這話,當即點點頭:“是,到時候肯定是我接你回去。”

徐青婉低頭溫婉的笑了一下,沒再說話。

第二日一大早,齊俊寒便坐著馬車往郡王府去了。

在他走後不到一個時辰,刺史徐夫人便坐著馬車帶著奴仆浩浩蕩蕩的上榮王府來看望自己女兒來了。

蘇熙芸得到這個消息,當即讓人打開大門。親自恭迎了出去,齊燁自然陪同在一邊。

徐夫人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受到如此隆重的待遇,受寵若驚至極,當下笑意盈盈的上前來與齊燁蘇熙芸見禮:“臣婦參見榮王殿下,榮王妃!”

“夫人請起!您是來看望齊少夫人的吧?這邊請。”齊燁不是那種話多之人,知道刺史夫人是來探視徐青婉的,當下直入主題。

徐夫人聞言,當即點頭,嘴裏道謝道:“我那可憐的女兒,不知道她如今怎麽樣了?”

“徐夫人,青婉她如今很好,隻是畢竟前兩日才出了那事兒,如今實在是不宜舟車勞頓,所以……”蘇熙芸說著,語氣裏滿滿的都是歉然。

徐夫人聽了忙搖頭道:“王妃,瞧您說的!我家青婉要不是你們及時的將孫太醫與裴二小姐請了來。將胎兒給保住了,此刻不定成什麽樣子呢!你們是我女兒的救命恩人,臣婦在這裏替青碗謝謝二位!”她說著,便要跪下來磕頭,蘇熙芸忙叫一邊的丫鬟婆子給拉住了。

“徐夫人,萬萬不可!當日青婉出事之時,尚且在我們郡王府大門口,於情於理,我們夫婦二人都會略盡一盡綿薄之力,更何況隻是請個大夫過來,這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了,夫人不用言謝。”聽了徐夫人的話,蘇熙芸忙答道。

然而徐夫人卻深知,孫太醫固然好請,但是裴國公府的裴二小姐,那絕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請到的,她女兒這次得救,的確是多虧了眼前這二人。當下仍然開口道:“榮王妃,您不用謙虛了,您幫了我女兒,這是好事兒,幹嘛還要藏著掖著呢?”

蘇熙芸聽了這話,微微一笑,道:“夫人,您不用忙著道謝了,還是先去看看青婉吧!她最近睡著的時辰比較多,咱們要快些過去。”

徐夫人一聽到說自家女兒,全副心神立刻轉移了過去,她當即點點頭道:“好!好!咱們這就過去!”

蘇熙芸點點頭,忙帶著徐夫人往徐青婉所住的客院而去,因為都是女眷,他不方便跟過去,於是便找個借口離去了。

徐夫人因為心係女兒,當下並不怎麽在意。蘇熙芸陪在徐夫人身邊,卻不由回頭瞧了齊燁一眼。

齊燁回給她一個淺淺的笑容。

很快,徐青婉所住的客房便到了。

徐夫人按捺著心中的激動,雖然步履緩慢的跟在蘇熙芸身邊,但其實心中早就已經飛奔進屋去了。

屋子裏,徐青婉聽說自己娘親來看望她來了,那臉上當即出現了驚喜交加的神色來,忙開口道:“快請她們進來罷!”

“是!夫人!”邢嬤嬤應了一聲,當即快步走出房間。徐青婉伸長脖子朝外打量。

娘來看望她了,真好!

沒一會兒,蘇熙芸便陪著徐夫人一路走了進來。

“婉兒!”當徐夫人看到晴天大百日裏還躺在**的自家女兒,頓時眼中含淚的撲了過去。

“娘!你怎麽來了?”徐青婉伸手接著自己娘親,上下打量了她幾眼,當即回頭對著蘇熙芸輕輕一笑,道:“榮王妃,我母親太激動了,讓你見笑了。”

“沒什麽,人之常情。”蘇熙芸微微一笑,道:“青婉,你母親好容易來瞧你了,你們母女倆好好的說說話,本王妃還有點子事情,這就離開了。”說著,轉身便走。

“榮王妃,再坐一會兒吧!這是您的府邸,臣婦一來便您便離開了,這心中實在是不太好受。”徐夫人忙站起身來勸道。

蘇熙芸搖搖頭道:“不了,我是真的有事情,這樣罷,等下有空子了,我再過來陪陪二位,如何?”眼看著人家母女相見,肯定要有說不完的話,她這個電燈泡夾在中間做什麽?還不如識趣離開。

徐夫人見她執意要走,當下假意挽留了兩句,便親自送蘇熙芸出了院子。

等回到屋中,她批頭一句話便問女兒:“俊寒呢?你都病成這樣子了,他去哪裏了?”

徐青婉萬沒有想到自己母親一來第一句話便是詢問齊俊寒的事情,當下答道:“他沒日沒夜的陪了我兩天,這兩日實在是累壞了,就回去替我取幾件衣裳。”她並不敢說齊俊寒回去看望郡王妃的事情,依照徐夫人的火爆脾氣,肯定要生氣。

果然,徐夫人聽說齊俊寒回去了,當即歎口氣道:“我的傻女兒,難道你就不怕他是回去看望他的那個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