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可以翻牆過來找我 - 貴女謀嫁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貴女謀嫁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366章 可以翻牆過來找我

齊燁帶著蘇熙芸一路暢通無阻的出了皇宮,去了那家兩人經常去的酒樓。

“剛剛沒吃飽吧?”齊燁笑問道。

蘇熙芸老老實實的點了一下頭,剛剛在坤寧宮裏。她才剛吃了幾口菜,太子殿下便來了,後來便沒有吃成。

“我也有些餓了,正好,一起用。”齊燁說著,轉身吩咐店小二上菜。

蘇熙芸在旁邊瞧著,覺得有趣,一個大男子,將那西湖醋魚,蓮藕排骨什麽的,記得清清楚楚,連她吃飯不喜歡多放生薑都知道。店小二在旁邊都忍不住多瞧了齊燁兩眼。可他卻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不一會兒,各色菜肴便陸續上了桌,齊燁往桌邊一坐,挽起袖子便開始挑魚刺,蘇熙芸愛吃魚,他便將魚肉中的刺一點一點挑出來,然後放到她麵前的小碟子裏,蘇熙芸愛吃蝦,他便將蝦殼剝掉,將蝦肉也全部放到蘇熙芸的盤子裏,一頓飯吃下來,蘇熙芸吃的飽飽的,而他自己卻沒有吃多少。

“你是不是想把我喂成豬?”飯後,蘇熙芸撫摸著肚子抱怨道。

齊燁眉毛一挑。饒有興致的道:“有這個打算。”

蘇熙芸狠狠白了他一眼。但是低下頭來自己卻笑了。

齊燁看她笑的開心,自己也覺得愉悅,他低低道:“你若是喜歡,我便替你挑一輩子魚刺如何?”

本是情意綿綿的話,從齊燁的嘴裏講出來,偏偏帶了些正兒八經的味道,蘇熙芸的嘴角上翹的更加厲害,但卻用那雙波光瀲灩的眸子瞪了齊燁一眼,道:“這也值得你拿出來講?本來就是你分內之事。”

齊燁微微一笑,伸手拉著蘇熙芸的手,仔細端詳著她的每一根手指,語氣淡淡道:“你說的對,我分內之事。”說著,低頭在蘇熙芸手心裏落下一吻。

那溫熱的觸感讓蘇熙芸閃電般收回了手。她轉頭瞧了瞧窗子外頭的天色。見天已經要黑了,而且有刮風下雨的跡象,她便扭頭道:“時辰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吧!”

齊燁頗為不舍的伸手將蘇熙芸抱入懷裏,喃喃道:“我不想送你回去。”

蘇熙芸詫異的抬頭望了齊燁一眼,但因為角度的原因,她並不能看到齊燁臉上的表情,可是對方那異於平時的呢喃低語還是讓她心中變的很柔軟,這個平時高冷無比的男子在向她撒嬌呢!

一股從來也沒有過的愉快心情慢慢襲上蘇熙芸的心尖。

“讓我多抱抱你吧!等下就送你回去。”齊燁聲音柔柔的道,他也知道自己剛剛說的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隻能想辦法多抱抱蘇熙芸,在白雲庵裏兩人雖然能天天見麵,但因為有三夫人等人在場,像今日這般將蘇熙芸抱在懷裏的事情,那是從來沒有過的。

蘇熙芸聞言不吭聲了,她舒舒服服的窩在齊燁懷裏,閉上眼睛享受著屬於兩個人之間的難得時光。

齊燁低頭輕輕在蘇熙芸額頭上落下一個吻,然後溫柔的擁著她。這一刻,兩個人都覺得很是溫馨。

不知道過了多久,齊燁才慢慢放開蘇熙芸,柔柔道:“好了,我送你回去。”

蘇熙芸窩在齊燁懷裏舒服的都快要睡著了,這溫暖的聲音讓她很不想睜開了眼睛,她在齊燁懷裏像小貓一樣蹭了蹭,又接著閉上眼睛。齊燁瞧著她這可愛的動作不由一笑。卻也沒有再出聲。

又過了好一會兒,蘇熙芸才慢慢睜開眼睛,這時,她才發現屋外的天已經全黑了。齊燁見她醒了,便慢慢的放開了她,蘇熙芸頓時覺得身上一冷。

“該回去了。”齊燁淡淡道,下一刻,他便拿出一件披風替蘇熙芸披上。

“嗯。”盡管心中有些不舍,蘇熙芸還是低低的答應了。

齊燁瞧著她不開心的樣子,微微一笑,道:“不用那麽失落,明日你就又能見到我了,這個懷抱還是你的。”說著,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蘇熙芸聞言,嘟起嘴猛的一下子撲到齊燁懷裏,狠狠的抱了他一下,這才放開他往屋外走去。

光是一個擁抱怎麽能夠呢?齊燁微微一笑,一伸胳膊便將人給撈回來了,他狠狠的抱著蘇熙芸,燒熱的唇一下子便湊上了那張曾經在他夢裏出現過無數次的嬌豔紅唇,那美妙的滋味讓他瞬間便覺得自己有些醉了。

蘇熙芸有些暗暗叫苦,她隻不過是主動擁抱了一下齊燁而已,沒想到竟換回齊燁這麽熱情的掠奪。她有些被動的承受著,但漸漸的,她自己也從這纏綿的吻裏麵感覺到絲絲幸福的滋味,胳膊也主動摟住了齊燁的腰。

齊燁吻了很久,才氣喘籲籲的放開了蘇熙芸,卻不敢多瞧她一眼,隻扭頭道:“把你自己整理一下。”然後便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他是不一個氣血旺盛的年輕男子,而蘇熙芸被吻過之後的那張臉又美的實在是太讓人血脈噴張了,他怕再瞧一眼,自己就會再也把持不住。

蘇熙芸呆呆的站在那裏,慢慢的平複自己的心跳,然後走到屋內窗前,在 一張菱花鏡前站定。

鏡子裏映出一個雙目含情,滿麵柔情的美麗女孩子,蘇熙芸定定的瞧著鏡子裏這張臉,忽然間覺得有些陌生。在古代呆了這樣久,她幾乎都要忘記了自己本來長什麽樣子,似乎,就連蘇熙芸這個名字她也習慣了。

她有多久沒有聽到有人喊孫茜這個名字了?

蘇熙芸不記得了。

她伸手,慢慢將有些散亂的鬢發整理整齊,然而鏡子裏映出的那雙纖細修長的手指似乎也是陌生的,她記得,從前她的手總是肉呼呼的,摸起來軟綿綿的……

“熙芸,你好了沒有?”就在這時,男子溫柔又好聽的聲音瞬時將蘇熙芸從回憶裏拉了回來。

“馬上就好。”蘇熙芸抬頭望銅鏡內瞧了一眼,靈魂馬上歸位,她又稱為承安伯府裏那個總是不動聲色的蘇三小姐了。屋子裏靜悄悄的,窗外天空裏的黑雲越積越多,然而蘇熙芸的心早已經飛到了屋外。

有一個如此優秀的人等著她,真好。

當蘇熙芸從屋子裏出來的時候,齊燁正用一雙焦急的眼睛望著她:“熙芸,你要快些了,不然等下下了雨,你恐怕要著涼。”

蘇熙芸點點頭,眼睛裏笑盈盈的,齊燁拉著她手的時候,忍不住多瞧了兩眼。

兩個人迅速下了樓,出門坐上馬車,往承安伯府趕去。

馬車裏,蘇熙芸有些擔憂的對齊燁道:“要不你就不要送我回去了吧?等下到了伯府,你還要再返回來,路上說不定就下雨了,你會受不住的!”

齊燁張嘴正要回答,馬車外頭便響起一陣驚雷聲,緊接著,雨點子便像是金豆子一般劈裏啪啦的打了下來。

“你看,等不到我回去,雨便下來了。”齊燁眨眨眼睛道。

蘇熙芸掀開車簾子瞧了一眼,頓時目露擔憂之色:“那你不要送我了,快回榮王府去吧!”

齊燁正色道:“不平安將你送回去,我又豈能安心?你不要再說了,今日我是一定會將你送回去的!”

蘇熙芸焦急道:“可你等下要怎麽回去?”

齊燁眨巴一下眼睛道:“下雨的話,那我就不回去了。”

蘇熙芸一呆。

齊燁笑眯眯湊上前道:“我今晚上在你那裏擠一晚上,如何?”語氣裏頗為曖昧。團助見巴。

蘇熙芸斜睨他一眼,漫不經心道:“成,我有一個丫鬟今日回家探親去了,你去了正好在她那屋裏歇下來。”

齊燁可是堂堂王爺,這世上敢讓他睡丫鬟屋裏的人,這世上也就隻有蘇熙芸一個了。齊燁聞言也不著惱,隻笑嘻嘻湊到蘇熙芸耳邊道:“你忍心?”他口中的熱氣哈的蘇熙芸不由的心癢癢的。

馬車外頭疾風勁雨,馬車裏卻是一派風光旖旎,齊燁又伸手慢慢將蘇熙芸攬到了自己懷裏。

“怎麽不忍心?”蘇熙芸窩在齊燁懷裏,用她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憤憤道:“你一個王爺,去了之後,我那小院不得鬧翻了天?”話雖這樣說,她的手卻將齊燁的手緊緊的抓著。

齊燁低頭望了一眼蘇熙芸的手,眨巴眨巴眼睛道:“其實我很好伺候的,隻用洗把臉,一張床就能安睡的。”

蘇熙芸淡淡道:“那也不成!老太太在我那院子裏安插的有人手,萬一被發現了,我還不得被人罵死!”

齊燁嗬嗬一笑,道:“你原來隻是怕被發現,卻不是排斥我去你那裏,是不是?”

蘇熙芸臉一紅,卻嘴硬道:“才不是!”

其實早在上次李玉山用計將他們擒住,關在地窖裏的時候,齊燁就已經抱著蘇熙芸度過了好幾個夜晚了,可那時候的兩個人,心中都充滿了對未知地方的恐懼,根本沒有別的心思。是以幾日下來,兩個人之間什麽也沒有發生。

但那時候,齊燁抱著她入睡的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好了,以至於有那麽一瞬間,蘇熙芸便回想起了過去。 |.

齊燁看了蘇熙芸的表情,便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麽。

說實話,能夠回想起那段時光的人不僅僅是蘇熙芸一個,很多時候齊燁也會想起。因為那是他生命裏,與蘇熙芸最為貼近,最溫馨的一段時光,即便是日後他與蘇熙芸成婚了,他也不會忘記。

“你放心好,我早已經派人去安排好了,伯府南邊的院子裏如今住著的便是我一個屬下,今晚上我在他那裏歇息。”齊燁微微一笑道。剛剛上麵所說的話,他都是故意逗蘇熙芸的。

蘇熙芸聽到這話,頓時大為吃驚:“南邊院子,那豈不是離我住的院子很近?”

齊燁微微一笑,道:“就隔著一堵牆而已。”

“如果睡到半夜,你害怕了,可以翻牆過來找我。”齊燁笑嘻嘻道。

“我才不去!”蘇熙芸白了他一眼,這人,以前老是一本正經的,如今怎麽越來越不要臉了,雖然這樣想著,她卻低低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