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狗急,跳牆了 - 重生之特工貴女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特工貴女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03章 狗急,跳牆了

趙紫意警剔的低頭四顧,似在確定有沒有人在周圍偷聽。回頭撞上趙曉潼平靜了然的眼神,略感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咬著嘴唇,輕聲道:“讓四姐看笑話了。”

“沒有。”趙曉潼這會充分發揮她的好耐性,與誘導人的好本領,“六小姐謹慎些是應該的。”

幸好,趙紫意終於沒有再吞吞吐吐下去。

“四姐,我聽到二姐說、說……”趙紫意想到趙紫君威脅四姨娘的話,她忽然又有些難開口了。

趙曉潼也不逼她,隻淡然端起杯子,慢悠悠的喝著。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看在趙紫意這密告得尚可能有價值的份上,她勉強聽一聽好了。

“待夫人喪期滿了之後,她就是二太子妃,所以讓四姨娘最好乖乖聽她吩咐辦事。不然就讓父親……將我嫁給城西有名的周扒皮做第十八房小妾。”

趙曉潼挑了挑眉,城西的周扒皮——她知道那號變︶態人物。一個年近六七十的老**棍,每年都納兩三個年輕美貌的小妾進門,然後不停的變︶態虐待致死。

趙紫意瞄了瞄趙曉潼,又小心翼翼道:“她還說……要將五姐嫁到西疆去,讓四姨娘以後永遠也見不著。”

大梁西疆,多是寸草不生的荒涼之地。若趙紫蘭真嫁去那種地方,隻怕活不到一年就香消玉隕了。

不過……就算趙紫君是二太子妃又如何,就算是庶出的,不管是趙紫意還是趙紫蘭,都是相府的小姐,哪裏輪得到她一個做姐姐的作主嫁人了!

更別說趙紫君現在還不是二太子妃,除了趙書仁外,上麵還有個以相府利益為先的老太爺在呢。她才不相信,老太爺會肯讓趙紫君將這兩姐妹毫無用處的踢出去。至少,養了這麽多年的米飯錢也得討回來吧!

“哦,二小姐拿你們姐妹的婚事做威脅,她到底要四姨娘做什麽?”趙曉潼淡淡的順口一問,這會的興趣明顯淡了許多,不過緊張中的趙紫意卻沒有聽出來。

“二姐讓四姨娘……”趙紫意咬了咬牙,又瞄了趙曉潼一眼,見她沒有發怒或不耐煩的跡象,才緊張道:“想辦法毒害你和七妹妹。”

趙曉潼不太意外的掃了趙紫意一眼,“哦,四姨娘說了要用什麽法子來害我們嗎?”趙紫君想要她與紫茹的命,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就比如她,也想著要趙紫君的命一樣,沒什麽稀奇的。

趙紫意該不會因為這個就冒失的跑來她的築夢居吧?

趙曉潼默默看了她一眼,擱下杯子,慢慢站了起來。這是沒興趣再聽下去的意思,如果趙紫意識趣,應該自己出聲告辭。

可趙紫意偏似個不通人情世故的,見趙曉潼站起來,隻覺得更加緊張,連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四、四姐……,二姐讓四姨娘在你和七妹妹的吃食中做手腳。她們、她們商量著要弄些無色無味的毒藥,摻進你們喜歡的吃食;讓你們無聲無息的……”死去。

最後兩字,因為羞愧,趙紫意低下頭說不出來了。

在食物中下毒?

趙曉潼皺了皺眉,這倒是個好法子。不過趙紫意這話太空泛了,她基本不挑食,什麽都愛吃的。而為了紫茹身體所需的營養,她每日也讓人變著花樣給紫茹做流質食物。

這世上無色無味的毒藥不少,但能夠在潛伏下來,短時間內不會發作的卻不多。

嗯,這也算是一條線索,她以後得讓廚房的人倍加注意食材安全才行。

“六小姐放心吧,築夢居有專人負責采買與煮食,我和紫茹的吃食不會有問題的。”說得這麽明顯,趙紫意該明白她在攆人了吧?

趙曉潼不太確定地微眯眼眸,淡淡掃了趙紫意一眼。

“哦……原來、原來四姐早有防範,那我就放心了。”趙紫意一臉慚愧的低著頭,根本不敢看趙曉潼,想了想,覺得自己實在沒臉再留在這,也就告辭了。

“小姐,你覺得六小姐說的話能信嗎?”杜若看著趙紫意匆匆忙忙的離去,一臉狐疑的看著趙曉潼。

趙曉潼看了眼桌上冷掉的水,淡淡道:“大概能吧。”至於能信多少成,這就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了。

趙曉潼雖然將趙紫意的告密放在了心上,不過也沒有特別在意。隻是暗中稍稍提醒了廚房的人,要注意食材安全而已。

不過,趙曉潼沒料到的是。才過了兩天,趙紫意居然又慌慌張張的奔到築夢居來。

一見麵就焦急的東張西望,直嚷道:“四姐,大廚房那邊可是有人送了黃鱔湯來?”

趙曉潼心裏咯噔的跳了一下,剛剛確實聽說今天有人送黃鱔湯來著。

“那湯有問題?”盡管心裏有些擔憂,不過趙曉潼麵上是絕對不會表示出來了。是真是假,得先問清楚再說。

“那四姐和七妹還沒有喝吧?”趙曉潼不緊張,可趙紫意卻緊張得雙肩都在打顫了。她瞪大眼睛下意識的傾近趙曉潼,似乎這樣才能第一時間阻止趙曉潼喝下那湯一樣。

趙曉潼眼睛一轉,心中一動,忽然正式道:“我還沒喝,不過紫茹已經喝了。”

“啊?……怎麽會這樣?”趙紫意急得差點哭了起來,這會也顧不得緊張害怕了,直接拽著趙曉潼的手,急急道:“四姐,快、快請大夫,那湯有毒、劇毒,七妹……”

趙曉潼看著她自然流露的緊張擔憂,不知怎的,心裏默默鬆了口氣。她拍了拍趙紫意肩膀,淡淡道:“跟你開玩笑的,那湯拿過來的時候已經涼掉了,這會還在廚房熱著呢。”

什麽叫從地獄到天堂走了一輪回?趙紫意這會就真切的體會到了這種狂喜的心情。

“真的?”趙紫意連眼睛也不敢眨,就這樣瞪大眼珠直直盯著趙曉潼,喜極而泣的又哭又笑跳了起來,“你們沒喝那湯真是太好了。”

“我……我聽說,她們送那黃鱔湯過來的時候,讓人特意繞道從那片紫荊林經過,到時再弄開蓋子,讓紫荊花粉掉到湯裏。那就是致命的劇毒……。”趙紫意的聲音越說越低,趙曉潼猜她口中的她們,肯定少不了四姨娘。

不過這事巧合得太及時了,如果趙紫意晚來個一刻半刻的,說不定她和紫茹就已經喝下黃鱔湯了。

如果趙紫意說的是真的,那鍋湯裏麵融入了紫荊花粉……。

“現在沒事了,六小姐這麽早急著過來,一定還沒用早膳吧?”趙曉潼朝杜若使了個眼色,然後客氣的挽留趙紫意,“不如留在這一起用早膳?”

趙紫意露出羨慕的眼神看了眼築夢居潔淨雅致的小廳,搖著頭小聲拒絕:“多謝四姐,不過我還是先回去了。”她是偷偷跑過來的,得趕在四姨娘發現前回去才行。

可臨跨出一步,趙紫意又想起一個嚴重的問題,不由得忐忑地看了看趙曉潼,“那個……四姐,這事,你會不會怪四姨娘她……?”上回雖然得到了趙曉潼的保證,可趙紫意心裏總覺得不踏實。

換作是她,就算明知別人是受人威脅才做出傷害她的事,她心裏隻怕也很難原諒那個害她的人!

這麽一想,趙紫意就更加覺得擔心了,她心裏既不希望趙曉潼與趙紫茹出事,也不希望四姨娘有事。

趙曉潼平靜的掠了她一眼,隨即垂下眼眸,掩著眼底寒光,淡淡道:“你放心吧,我知道錯不在四姨娘,我不會的。”

不會怪四姨娘?趙紫意真當她聖人了。

如果證實趙紫意剛才所說是真的,她就十分有必要好好追查四姨娘因何事被趙紫君威脅了。

如果沒有什麽劇毒……,四姨娘對自己的女兒耍這種心計,大概是見夫人倒了,就想著趙紫意與她多多親近吧。

趙紫意不知她心裏彎彎繞繞,見她平靜的說不會,也就當真了。確定趙曉潼無事之後,她也不敢在築夢居再逗留,連忙告辭悄悄趕回她的院子去。

幸好四姨娘當年也是個有手段的,居然爭取到讓兩個女兒的院子都緊挨著她的院子,這也方便了趙紫意親近四姨娘,留意四姨娘的動靜。

趙紫意走後,杜若便回來了,“小姐,奴婢剛才已經讓人拿黃鱔湯灌給小狗喝,眼下已經過了半盞茶功夫,小狗還是如常活蹦亂跳。”

趙曉潼垂著眼眸沉思了一會,也就是說,大廚房那邊送來的黃鱔湯並沒有什麽劇毒了。

如果四姨娘這般設計自己的女兒,是為了讓趙紫意親近她。那麽四姨娘與趙紫君合計的,又是什麽呢?她可不相信,沒有利害關係,四姨娘會肯與趙紫君合作。

“杜若,好好查一查四姨娘年輕時候的事。”趙曉潼總覺得四姨娘除了牆頭草的個性不討喜外,手段絕對非一般的厲害。

不然,四姨娘也不可能在夫人眼皮底下生下兩個女兒;還能讓兩個女兒都在自己膝下撫養長大,就是可惜,四姨娘雖有手段,但對於教育子女方麵顯然不在行。這才會教出一個有點小聰明卻膚淺隻識拍馬屁的趙紫蘭,又教出另外一個膽小木訥的趙紫意。

至於五姨娘也能生下兩個女兒,這件事,趙曉潼隻能說五姨娘懦弱不爭的性格有時也是一種福氣吧。若不是她實在太沒存在感,夫人哪會容得五姨娘活到現在。

杜若見她表情鄭重,想了想,還是恭謹應下了此事。關於四姨娘以前的事,小姐也不是沒讓她查過,隻不過查來查去,卻一直沒查出什麽來。

杜若有預感,這一回隻怕也是白費功夫。

又過了三四天,杜若果然還沒查出四姨娘一丁點可疑來。可趙紫意在午後再一次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仍舊一見到趙曉潼就焦急大喊,“四姐,今天晚上千萬不要吃雞蛋。哦,不對,是要將今天早上買的雞蛋全部都處理了。”

趙曉潼除了院子,平時最愛待的就是小花廳,這會正悠然的坐在廳內看書。見趙紫意慌張闖來,也不著急,合上書才慢條斯理的問道:“六小姐,莫非今天的雞蛋又有什麽問題?”

四姨娘玩這種把戲,玩了一次又一次,也不嫌膩。

趙紫意見她冷靜鎮定的模樣,似乎也受到感染一般,大大吸了口氣,緩緩緩呼吸,才道:“我聽說,她們讓人偷偷的往雞蛋裏注射了什麽東西。分開吃沒有任何問題,可一旦同時吃了蔬菜下去的話,那混在雞蛋裏的東西就會變成毒藥。”

又是這招?混吃的食物中毒?

趙曉潼眼神一冷,她默默打量了趙紫意一眼,當著趙紫意的麵吩咐道:“杜若,讓人將雞蛋混在蔬菜裏做出來給狗吃。”她要讓趙紫意親眼看看,她每次慌慌張張偷偷摸摸跑來報信的,自以為是阻止了趙紫君四姨娘對她們下毒手,事實卻是多麽可笑。

杜若點頭,眼神複雜的看了趙紫意一眼,很快就出去將事情辦妥了。

但是,她回頭稟報趙曉潼的時候,臉色顯然不太好,隱隱的透著一層受驚嚇的青白。

趙曉潼見她這模樣,心裏莫名沉了沉,“結果如何?”

“小姐,”杜若眼裏帶著一絲戒備的掠了趙紫意一眼,聲音微含驚恐的道:“那隻小狗——死了。”

“死了?”趙曉潼雖已從她的麵色猜測到結果,可真正證實,還是難免有些吃驚。

四姨娘這是怎麽回事?跟她玩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的把戲?考驗她還是考驗趙紫意?

“四姐……?”另一邊離得較遠的趙紫意見趙曉潼神色泛沉,當下有些緊張的小心翼翼的望了過來。

“哦,沒事。”趙曉潼對她揚起一抹溫和笑容,“多謝六小姐及時相告,若無其他事的話,你先回去吧,免得四姨娘起疑心。”

這件事,她得好好想想。如果以後她的生命都要受到這種隱形的威脅,她的日子該過得多擔驚受怕?

不行,一定要盡快弄清這事的真相才成。

趙紫意的意識裏,四姨娘再怎麽對趙曉潼下毒手,也是被逼無奈善良的。她從來沒想過,她這樣揭發四姨娘,會引來什麽後果。

本來這個時候她過來,是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的,她也想在築夢居多待一會。可看見趙曉潼有意趕她走的模樣,她也不敢出聲乞求留下,最後有些戀戀不舍的走了出去。

趙紫意離去沒多久,楚千潯便來了。他一進入花廳,先是奇怪的站在外麵,用力吸了吸鼻子。

“曉潼,剛才是不是有人帶著木樼香來過?”

“木樼香?”趙曉潼有些困惑地看著他,見他神色微微有些凝重,心不禁緊了緊。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帶香料。剛才隻有六小姐趙紫意來過,可我也沒見她身上帶有香囊。”

這也是趙曉潼困惑楚千潯口中香料的原因。

楚千潯皺了皺眉,解釋道:“香料未必非要放在香囊裏才能帶著的。”

“也有可能,有人用那種香料熏了衣裳,所以空氣中才會留下這股香味。”楚千潯默了默,隨即肯定的搖頭,“不對,那應該不是熏香留下的味道。熏香的味道應該更濃烈一些,而現在空氣中這股香味卻清淡得很,我若是再晚半刻到來,也就聞不到空氣中這股香味了。”

“等等,千潯。”趙曉潼見他解釋了這麽說,不用想也知道事情不尋常了,“暫且別管那香味是怎麽來的,我先告訴我那什麽木樼香有什麽不對?或者說對人體有什麽害處?”

楚千潯想了想,才道:“這麽跟你說吧,木樼香在一般情況下,對人體無害。”

“一般情況?”趙曉潼心裏著急了,“那非一般情況呢?”

“如果隻是單純的接觸到這種香味,你絕不會感覺什麽不適的。而且這種香料還有個特點,就是被人吸入體內之後,會滯留一段較長的時間。如果你在香味還滯留的時間內,吃食到任何含有荸薺的食物,這種香料就會漸漸在體內轉變成慢性毒藥,而且還是極不易察覺的毒藥。”

荸薺?趙曉潼飛快的想了想,這種東西她與紫茹都愛吃。這麽說,四姨娘與趙紫君合計的,還是想通過這種隱秘的方式要了她們的命了?

可木樼香又是怎麽回事?剛才隻有趙紫意來過這裏而已。難道趙紫意從一開始就是有意接近她,然後在她放鬆戒備的時候不知不覺害了她?

不,趙曉潼輕輕搖了搖頭。她對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相當自信的,對於趙紫意,她從來沒在趙紫意眼中看到一絲險惡陰毒。一直以來,趙紫意即使再膽小緊張,可眼神目光卻是清正明亮的。

而趙紫意也從來沒有在她麵前,下意識做出過什麽心虛的小動作來。

那是四姨娘利用趙紫意木訥膽小善良易取信於人的本性,暗中在趙紫意身上做了手腳,好讓趙紫意在不知情之下不經意的將木樼香帶到築夢居來?

還是,趙紫意其實也是知情者?

“千潯,有沒有辦法將木樼香混在荸薺做的糕點裏不讓人發覺?”

既然四姨娘不怕死的來算計她,那她也讓四姨娘嚐嚐被人算計的滋味。

好在,楚千潯也不是迂腐的老學究,他的仁他的善也是有前提條件的。

略一思索,便含笑道:“這個,我想應該可以做到。”

能做到就好。趙曉潼笑了笑,閃動的眸光裏流泛著一抹冷色。

接下來,趙曉潼製造了一個機會,讓趙紫意主動的再次到築夢居來。

“六小姐?”趙曉潼聲音淡淡透著訝然,就如她每次見到趙紫意一樣。她站起,親自從小廳裏走出竹籬笆外將人迎了進去。

“這是剛剛端上來的新鮮糕點,味道還不錯,你也嚐嚐?”趙曉潼說著,溫和帶笑的看著趙紫意,直接將盛了糕點的碟子遞到趙紫意跟前。

她知道趙紫意對荸薺過敏,這也許是除了趙紫意的性格外,四姨娘選中這個女兒做活動藥引的原因。不過,也不能就此排除趙紫意的嫌疑。

趙曉潼端著碟子,很友好的帶笑眼睜睜看著趙紫意。如果直接拒絕,這說明她看人看走眼了。如果趙紫意為難卻不忍拒絕,這說明趙紫意隻是四姨娘選中的棋子。

趙紫意聞著空氣中飄來的熟悉氣味,眉頭就不禁微微皺了皺,連腳下也略略往後縮了縮,表現出一副害怕抗拒的模樣。

可是,她看到趙曉潼充滿期許的眼神後,暗下咬了咬牙。怯怯地靦腆一笑,小心翼翼伸手拿起一塊糕點往嘴裏送。

趙曉潼見她閉上眼睛,視死如歸般將糕點囫圇吞棗的吞下腹中,心裏就默默的莫名鬆了口氣。

趙紫意在築夢居頂著過敏的風險,不忍拒絕趙曉潼好意的時候。有人以四姨娘的名義,也給蘭香閣的趙紫蘭送去了含有荸薺的糕點。

此外,連聽風苑也出現了含有荸薺的糕點。趙紫君一向喜歡吃這道糕點,不過因為昨夜鬧了肚子,這會受不了荸薺的寒性,便將糕點賞給了她身邊的丫環。

趙紫意在築夢居逗留了一會之後,趙曉潼不著痕跡的找了個理由將人打發走了。

趙曉潼知道,四姨娘每天都會在固定時間內,親自監督兩個女兒做女紅。趙紫意這會回去時間剛剛好。

“曉潼,以後你還是少些親近這位六小姐。”趙紫意走後,楚千潯從暗處走了出來,那如同泛著月光華影的玉白前額隱隱透了絲水質冰涼,“木樼香就是從她的衣裳上散發出來的。”

“那是……有人將她的衣裳用那種香料泡過?”趙曉潼不太意外的點頭。趙紫意對荸薺過敏,平時根本就不會碰荸薺。就算她身上帶有這種香味,也不會有中毒的可能。

“嗯,應該是這樣沒錯。”楚千潯定睛看著趙曉潼,臉上笑容淺淡豁達中隱隱透著擔憂,“曉潼,其實我看得出來,你……並不喜歡相府這樣的生活。”

這種陰暗鬼詐算計的生活,不適合趙曉潼。像她這樣明烈剛強的女子,應該適合更廣闊的天地。

他不明白,她明明不喜歡卻還固執的留在這裏。

趙曉潼看他一眼,苦笑道:“我確實不喜歡這裏。”可我卻有不得不留在這裏的原因。

楚千潯看到她苦澀的笑容,心裏便莫名的疼了疼。是了,以她的通透,若非逼不得己,她又怎會委屈自己。

“千潯,你說這會她們身上的藥該起效了吧?”趙曉潼可沒有耐心等她們體內的木樼香與荸薺慢慢結合成慢性毒藥,所以特意讓楚千潯加了些加催發藥效的東西下去。

楚千潯見她有意轉變話題,便也不再循剛才的事說下去。

“六小姐離開這裏已經有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就是他算好的催發藥效的時間。

趙紫意與趙紫蘭吃下含有荸薺的糕點後,到底是什麽情況呢?

此刻,她們姐妹倆就在四姨娘的華央苑裏。一個安靜的習字,一個心無旁騖的練習刺繡。

“哎喲……”安靜習字的趙紫意突然痛呼出聲,手裏毛筆同時啪的跌落桌麵,黑色的墨水瞬間暈黑白紙大片。

“紫意,你怎麽了?”四姨娘就在旁邊守著,這會見趙紫意捧著肚子蹲了下去,額上還冷汗直冒。一時驚得丟下手中活計,就往趙紫意奔了過來。

“四姨娘,我……我肚子疼得厲害。”趙紫意覺得自己的小腹簡直扯心扯肺的疼啊,她斷斷續續說這話的時候,忍不住咬起了牙關。

“是不是吃壞了肚子?”四姨娘彎腰蹲下去,將疼得直不起腰的趙紫意扶了起來。

“也許、也許是吧。”趙紫意不太確定的點頭,兩眼因疼痛而失了明亮光澤,“我、我先去一趟茅廁。”趙紫意說完,很快甩開了四姨娘扶她的手,還飛快的拉了拉袖子,不讓四姨娘看到她手腕。

四姨娘不疑有他,見她捧著肚子的難受勁,立時緊張的吩咐道:“小言,快,扶六小姐去茅廁。”

“好好的,怎麽會突然鬧肚子,一定是廚房的人亂給紫意吃了什麽東西。”四姨娘看著趙紫意佝僂淡去的背影,疑惑又不滿的在原地嘀咕。

“嘔……”四姨娘還望著趙紫意沒回頭,身後突然傳來了趙紫蘭惡心的聲音。

這一聲簡直嚇得四姨娘臉色發白,她霍地轉身,瞪大眼珠嚴肅地盯著趙紫蘭:“紫蘭,你老實告訴我,你該不會瞞著我做出什麽不該做的事來吧?”四姨娘兩眼冷光飛濺,盯著趙紫蘭小腹處動也不動。

趙紫蘭剛張嘴想否定,可她這一張嘴,立時“嘩”的一聲吐了出來。惡臭的嘔吐物噴了一地,還差點濺到四姨娘鞋子。

四姨娘這會顧不得生氣審問了,在趙紫蘭吐第二下之前,趕緊跳開。

“你們,都是死人啊。還不趕緊拿痰盂給五小姐。”四姨娘又急又怒,心裏突然莫名的覺得有些不安起來。

趙紫蘭簡直沒法開口說話,一張嘴,便是嘩啦嘩啦的嘔吐不停。半晌之後,直到吐盡腹中之物,渾身軟弱無力之時,才終於停止了這非人折磨。

四姨娘讓人扶著趙紫蘭到旁邊的客房躺著,看著趙紫蘭虛弱到有氣無力的模樣,又是著急又是心疼,“紫蘭,現在好些了嗎?”

趙紫蘭半掀沉重眼皮,輕輕點了下頭。四姨娘冷眼掃了掃房內的奴婢們,她們立時極有眼色的退了出去,最後那個還不忘輕輕帶上門,將空間留給四姨娘母女。

“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是不是跟人……”四姨娘老臉羞紅半天,也沒法大方在趙紫蘭麵前說出什麽與野男人苟合懷孕的話來。

趙紫蘭大概吐得糊塗了,見她吞吞吐吐的半晌說不明白,不由得茫然的看了眼四姨娘,皺著眉頭道:“四姨娘,你想說什麽呢?我就是突然覺得胸悶惡心,就這樣吐起來了。也許我也跟紫意一樣,吃了什麽壞東西。”

說起吃東西,四姨娘心裏隱隱有些不安。她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核實趙紫蘭有沒有背著她,做出什麽不該做的事情,“現在先不說東西這事,我來問你,你到底有沒有、有沒有跟外頭的男人……那個?”

“啊?”趙紫蘭原還是一片茫然,可待她看到四姨娘不自然的尷尬臉色後,突然明白過來,頓時也羞紅了臉,“四姨娘,你胡說什麽呢。我每天都在府裏循規蹈矩的,我可是清清白白的相府五小姐。”

說罷,還不忘責怪的盯了四姨娘一眼。哪有做娘的誣賴自己女兒偷人的?

四姨娘也不與她這不甚尊敬的態度計較,見她否認。心裏一塊大石才落了地,當即拍拍胸口,鬆口氣笑道:“沒有就好,沒有就好。”

“這麽說,你確實也跟紫意一樣,吃壞肚子了。”四姨娘沉吟一下,眉頭漸漸皺了起來,“你跟我說說,你來華央苑之前,吃過什麽?”

一個二個都鬧肚子,這會是巧合麽?

“也沒什麽呀。”趙紫蘭見她神情嚴肅,也不禁微微緊張的努力回想,“就是吃了兩個肉包,一碗小粥……嗯,還有你後來讓人送來的荸薺糕點。那糕點味道真是好極了,四姨娘以後可一定要常讓人做才行。”

說到吃,趙紫蘭完全忘了自己剛才吐得稀裏嘩啦的事,整個人似乎都突然沉醉在糕點的美味中了。

“糕點?什麽糕點?”四姨娘嚇了一跳,忽然伸手用力抓住趙紫蘭手腕,“你說清楚,我沒有讓人送什麽荸薺糕點給你。”

“沒有?”趙紫蘭見她反應激動,頓時也有些緊張起來,“可就在兩個時辰前,你明明讓人送了荸薺糕點到蘭香閣啊。”

就在這時,前去茅廁的趙紫意也在下人攙扶下,軟弱無力的走了進來。

這是間特意加寬敞的客房,四姨娘還讓人在房裏加多了一張榻,這會趙紫意進來,她連忙讓人扶著趙紫意到趙紫蘭對麵那張床榻躺下去。

“紫意,你告訴我,你今天是不是也吃了什麽用荸薺做的糕點?”四姨娘顧不上詳細詢問趙紫意身體情況,她必須先確定那件事是不是敗露了。

趙紫意下意識的回避四姨娘咄咄逼人的目光,低著頭,小聲道:“沒,我沒有吃。”為了讓四姨娘安心,趙紫意吸了口氣,抬頭,對她露了抹怯怯笑容,解釋道:“四姨娘,你是知道的,我對荸薺過敏,我不可能會吃荸薺做的糕點。”

向來話少得可憐的趙紫意突然如此鄭重其事的對她解釋,四姨娘不懷疑才會有鬼。不過,趙紫意的話倒是提醒了她。如果真吃了荸薺做的糕點,紫意身上一定會出疹子的。

四姨娘眼神一沉,忽然三步並作兩步朝趙紫意走去,捉住她手腕往上一揚一捊。冒著許多斑斑小紅點的手臂就這樣無遮無擋的暴露四姨娘眼前。

對麵半坐半躺的趙紫蘭見狀,立刻丟了個嫌棄的眼神過去,低聲嘀咕著:“真是笨死了。”明知自己會過敏,偷吃就偷吃了,還要刻意在四姨娘麵前提出來,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四姨娘自己心虛麽。

四姨娘看見趙紫意手臂上的紅點,並沒有流露什麽氣惱的眼神,反而緊張的凝重問道:“紫意,你告訴我,你在哪吃的荸薺糕點?是誰逼你吃的?”

趙紫意宛如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小聲道:“四姨娘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違背你的話。我隻是……”

她忽然搖了搖頭,懇求的看著四姨娘,“四姨娘,沒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想嚐嚐荸薺糕點的味道。這些小紅點也不怎麽癢,你不用擔心,過幾天它們就會消了。”

紫意不肯對她說實話?四姨娘愣了愣,心裏莫名的生出淡淡悲涼。紫意在維護誰?

紫意性格木訥膽小,從不敢主動與人親近,平日也不會到哪個院子串門。除了近段時間……。

“你今天偷偷去了築夢居?那些糕點是趙曉潼逼你吃的?”四姨娘淩厲的盯著趙紫意,半點不容她逃避。這語氣雖是疑問,可她的眼神卻是肯定的。

聽到這句話,對麵的趙紫蘭也怔了怔,隨後隱約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四姨娘往日不是總說紫意乖巧聽話,說她像匹難馴的野馬。現在好了,乖巧聽話的好妹妹,也背著四姨娘偷偷跑到築夢居去,還讓人給害著出了一身疹子。

趙紫意吃驚地看著突然淩厲變臉的四姨娘,有些畏懼的往床角裏縮了縮,小聲辯解道:“我……我是去過築夢居,可是那些糕點是我自己要吃的,不關四姐的事。”

四姨娘見她畏縮的模樣,心裏那股憤怒忽然就泄了氣般。她閉了閉眼睛,擺擺手阻止趙紫意往下說。

轉頭往門外探了探,略提了聲音吩咐:“召媽媽,趕緊出府請大夫。”

趙紫意不敢再說話,隻是有些惴惴不安的瞄了瞄四姨娘,然後又茫然不解的望向對麵的趙紫蘭。

她不就是出了幾個疹子,鬧了一下肚子而已,需要請大夫嗎?

可趙紫蘭這會沒興趣給她解釋,也沒空再嘲笑這個妹妹蠢得天真。因為她突然又掩嘴……吐了起來。

而趙紫意幾乎也是同時的,覺得肚子又絞痛起來,像是有把利鋸在肚裏拉來拉去一樣,讓她難受得想死。

四姨娘看著這一雙女兒,一個吐得天昏地暗一個跌跌撞撞的往茅廁跑。眉頭漸漸緊了起來,而臉色也愈發的沉了下去。

如果趙曉潼發現了她的計謀,這會同時讓紫意紫蘭她們都吃下含有荸薺的糕點,就絕不會是為了警告她。

“大夫呢?大夫怎麽還沒到?”四姨娘煩燥的在外麵走來走去,急得手心都是滑膩的冷汗。她不敢待在客房裏,看著趙紫蘭吐得死去活來,她寧願跑到院子外麵吹冷風。

這至少能緩解她心裏的緊張與害怕,冷風也能讓她努力保持冷靜與清醒。四姨娘搓著手心,一遍遍暗中告訴自己:她不能慌不能慌。這個時候,一定要盡快讓大夫救回她的女兒。

趙曉潼,過後,她一定會好好算這筆帳。

可惜,四姨娘再怎麽心急擔憂也沒用,她注定是等不到大夫的。在召媽媽出去兩刻多鍾還未見回來之後,四姨娘開始意識到不對勁了。

趙曉潼既然已經算計了趙紫蘭與趙紫意,就是想逼她現形。又怎麽會容許她請得大夫回來。

可是,那件事——她不能說。說出來,依趙曉潼的性格,她隻怕也是死。若她死了,誰還能護著她兩個女兒。

紫意紫蘭,你們一定要撐住。

四姨娘望天,雙掌合什祈禱。然後,轉身讓人緊急到南院給老太爺送信。

趙曉潼能攔住不讓她的人出府請大夫,可南院的人出府。趙曉潼絕對沒有理由攔,再者,四姨娘相信,就算老太爺再怎麽冷情,也絕不會眼睜睜看著兩個孫女出事不救的。

這件事,她還可以順便的向老太爺告趙曉潼一狀。

可惜,四姨娘想得太美好了。也將趙曉潼想得太簡單了,既然趙曉潼防著她出府請大夫,又怎麽會忘了防著她派人去南院求救。別說南院,就是正屋趙書仁那邊,趙曉潼也一早讓人堵著了。

可以說,這會四姨娘除了向她趙曉潼求救,再別無他法。不然,就隻能眼睜睜看著兩個女兒等死。

不是趙曉潼心狠,連無辜的趙紫意也能下手。而是四姨娘不仁在先,她才會不義在後。趙紫意無辜,她和紫茹就該死嗎?

既然四姨娘連自己親生女兒都能利用了,她又為什麽不能順便反利用一把。當然,就算到最後四姨娘不向她妥協,她也不會真的讓趙紫意與趙紫蘭兩人沒命。

除了四姨娘,還有另外一個人知道真相呢。而她相信,趙紫君絕對沒有四姨娘如此冷靜理智。她這麽做,就是要逼一逼四姨娘,看看那個女人到底能為女兒退到什麽地步。

四姨娘在焦急等待消息的時候,趙紫君在幹什麽呢?趙紫君在聽風苑裏咬牙切齒的對四姨娘破口大罵。

“好你個四姨娘,明著順從我的差遣,暗地裏卻對我來陰的想毒死我。我真是被豬油蒙了心,才會相信你。”

趙紫君氣憤的,是那個她賞著吃了那些糕點的丫環,突然也痛苦異常的上吐下泄起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那些糕點有問題。於是便讓人去查了,這一查不費什麽勁就查到糕點是在四姨娘授意下,送到她聽風苑來的。

整個相府,誰不知道她二小姐最喜歡吃用荸薺做的糕點。四姨娘分明就是想要暗中害死她啊,若非她昨晚突然鬧肚子不舒服,她今天肯定會吃了四姨娘讓人送來的荸薺糕點。

這麽一想,趙紫君哪裏還冷靜得下來。

“你既然不仁,就休怪我不義。”以為她非得巴著四姨娘為她辦事嗎?

她現在就將四姨娘當年做的事抖到趙曉潼麵前,讓趙曉潼滅了四姨娘去。

趙紫君越想,越覺得這主意好。讓趙曉潼與四姨娘鬥個你死我活,她在一旁坐收漁翁之利豈不是更妙。

她何必還要握著四姨娘的把柄不放,要脅四姨娘為她辦事。

“四姨娘,你等著趙曉潼那個心狠手辣的丫頭對付你吧!”趙紫君冷冷一笑,望向築夢居方向,眼眸裏閃爍著陰鷙冰冷的寒芒。

她現在就到築夢居,向趙曉潼揭四姨娘的老底去!

這邊,四姨娘遲遲等不到大夫。可她還是緊咬著牙關在熬,與其說等,不如說她在賭。她賭趙曉潼最後不會真要了趙紫蘭與趙紫意性命,隻要她扛得住不去築夢居低頭服軟,笑到最後的一定會是她。

可是,在趙曉潼特意封鎖消息之下,四姨娘根本就不知道聽風苑也有人出現了鬧肚子的事。所以,她注定要敗在趙曉潼手裏。

趙曉潼老神在在的坐在布置典雅的小花廳,看書喝茶。就聽聞下人前來稟報,說二小姐有急事前來求見。

“哦,趙紫君來得倒快。”趙曉潼挑了挑眉,連眼皮也沒抬一下,閑閑的翻過一頁繼續看了起來。

她原以為,趙紫君還會再遲過一刻兩刻的。沒料到,她還是高看了趙紫君。失了母親庇護的二小姐,依然長不大。

連這麽點耐性都沒有,也沒有想過要親自前往四姨娘的華央苑求證一下。虧她之前還特意讓人守在華央苑外,就為擋住趙紫君進去與四姨娘對質。

搖了搖頭,趙曉潼將看完最後一頁的書合上。

長睫掩映下,眼眸漾過一絲寒光,嘴角隱隱噙了抹譏諷冷笑:“帶她到這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