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交易 - 從天而降之男人寶鑒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從天而降之男人寶鑒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交易

當黑夜再次籠罩天空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正在起辦公室內奮筆疾書,似乎遇到了什麽緊急之事。

屋子頗為寬敞,但燈光卻並不明亮。實木的辦公桌顯然有些年頭,周圍的書架之上擠滿了各樣大大小小的書籍。辦公桌的背後,是大而明亮的圓拱式明窗。

可是正當這時,忽然間一個黑影出現在他背後的,立時在明朗圓月的照耀下,在辦公桌前影出一道不太明顯的黑影。

那中年男子一驚,不過為時已晚,他身後的玻璃一驚應聲而碎,接著一抹寒光忽然出現在中年男子的麵前,刀光閃過,立刻人頭立刻落地,一抹鮮血噴射到書架之上,鮮紅曆曆在目。

。。。。

“天瑾已經出手了,而且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縝密,可雖然現在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但是顯然已經被人類的各首腦關注,我們必須要更加抓緊了。”天瑾自家的屋內,耶希亞拿著最新的報紙皺眉道。

報紙上赫然寫著,各國大小首腦,一夜之間竟有近百人遭到暗殺,卻絲毫沒有抓到刺客的蹤跡,這件事已經被報紙炒作為本世紀最恐怖的襲擊事件,甚至懷疑有一個能夠威脅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組織正在圖謀不軌。

而這群暗殺之人被媒體稱為影子殺手。

“加百列大人還沒有天瑾殿下的消息,不過依照天瑾殿下此次行動來看,隻要下次天瑾殿下再有異動,便能夠逐漸找到天瑾殿下的行蹤。”蕾貝妮說道。

耶希亞皺眉點了點頭,這些天,他們不知道找過多少地方,可是卻無法找到天瑾的蹤跡,顯然天瑾對此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這讓耶希亞已經對天瑾足夠刮目想看了。

當初天瑾未去魔界之時,她雖然對天瑾報以足夠的期望,但是沒有想到天瑾隻是幾天便可達到使魔化形的第三階段。當天瑾去到魔界的時候,她本時時為天瑾擔心,可是天瑾一路過關斬將,達到最後,當耶希亞聽到莉亞說天瑾達到大使魔境界的時候不知道多麽震驚,可是之後便聽到現在的事,一直至今日,天瑾一直讓耶希亞驚訝。

他當初雖然喜歡天瑾安逸的性格,並且因為特殊原因,委身於天瑾也漸漸的有了感情,但是多少還是對天瑾有所輕視。

她以為她足夠高看天瑾了,可還是小看了他。

正因為天瑾一次又一次的奇跡,一次又一次的給予人驚訝,所以現在才會讓她真正的喜歡上天瑾,同時也讓她更加的為天瑾擔憂。

。。。。。

這幾日,陸續有各國首腦被暗殺的消息,經過連日來噩夢般的暗殺,很多國家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大多人心惶惶,而影子殺手的行蹤卻越發的詭秘難測,雖然很多首腦們都得到了足夠的保護,可是卻仍然被毫無征兆的暗殺。

此時五大洲包括現在的新歐盟,美利堅,俄羅斯,日本,包括中國,都有一些國家的領導人被暗殺。尤其是歐盟和美國,被暗殺的領導人是最多的,但是還好沒有首相總統一級的人物死亡,倒是日本首相慘遭暗殺,而五大國之一的中國同樣也有幾個領導被暗殺,可惟獨有一次不同,因為中國有一次暗殺並沒有得手。

當時可以確定,影子殺手的目標是中國總理,但是卻因為總理當時正在視察中國神州科研基地。而神州科研基地是中國最嚴密的研究場所,當時影子殺手被科研基地中負責的保護人員攔截住。但是最後卻沒能抓住他,讓他逃脫。據這些保護人員的描述,這些影子殺手極其詭異。甚至不像是地球上的人。倒像是外星人。

就是這簡單的一句話卻引起了軒然大波。

立時有學者猜想和懷疑這次暗殺會不會是外星人入侵的前兆,要不然怎麽會如此詭異。

現在各國首腦已經開始相互聚集各方的會談,如今的暗殺事件已經成為了首先要解決的要務。同時各方已經開始派遣各國的秘密部隊和組織保護國家領導人,與此同時也正在搜查影子殺手門的行蹤,甚至更甚於當初本**的恐怖襲擊事件,因為誰也不想第一天好好的躺在**睡覺,到第二天便成為冰冷的屍體。

黑夜再次來臨的時候,此天瑾正在為剛從各方回歸的魔君實施第二次部署。天瑾不打算拖延時間,畢竟在他的心中還以為再過幾天魔族大軍就會來到。

當做完部署之後,各大魔君便暫時休整,畢竟現在他們也是經過了很大的消耗。即使體力充足,但是魔能必須要恢複。再過些時日,等人類們足夠亂了,他就要率領先遣部隊實行橫掃般的清剿,到時候才是重頭戲。

此時死亡之主就躲在天瑾議事的茅屋中旁聽。可是死亡之主心中卻在暗笑,因為在其他三位魔主要殺自己的時刻開始,她就已經確定。如果他們這幫人不死,那麽魔界大軍很可能不會到了。

不過她當然不會愚蠢到將這個消息告訴天瑾,因為雖然天瑾還是被她控製,但是卻不是完全控製,天瑾有自己獨立的意識和行動,現在她根本就無權也無能力幹涉天瑾。

因此她就必須讓天瑾繼續如此的被蒙蔽下去。與此同時她死亡之主的身份也未被暴露。現在也隻有天瑾和瑩知道而已。

瑩是死亡之主設下的一道棋,自然要好好利用,她死亡之主如今要達成目的,就要將天瑾哄好,用好。就像是當初陳宮與呂布的關係一樣。

可惜現在她要做的比陳宮難的多,因為天瑾並不僅僅是呂布,而且還是智謀堪比曹操的呂布。

“出來吧,我知道你躲在後麵!”天瑾笑道,顯然早已差距到死亡之主的氣息。

“不知道艾爾格拉大人,今日怎麽這麽有興致來聽我部署,還是偷偷的喜歡上我,過來看我來了?”此時的天瑾眼中的紅光已經明顯到讓人能看出來的地步了。

死亡之主愣了愣,顯然沒想到天瑾已經知道她在偷聽,她必須小心,此時的天瑾是一把雙刃劍,可能為自己所用,也可能某一次就對自己下手。

因為現在的他是隻為自己而活,可這也恰恰是當初死亡之主做到這一步時想要看到的。

既然被識破,死亡之主便緩緩走出,絕美的麵容倒是讓天瑾眼前一亮,她身著瑩的衣衫,卻更顯魅力非凡,要不是皮膚白的太過病態,絕對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女人。

“你也不必叫我艾爾格拉大人,我可以告訴你,我其實並不叫這個名字”死亡之主緩緩的說道。

“哦?你不叫艾爾格拉?也難怪,一個女孩子家起了個這麽恐怖的名字,多難聽。”

“恐怖麽?那是我父親的名字。”她似笑非笑的看著天瑾說道。

“是我失言了。那請問我美麗的死亡之主大人究竟芳名為何呢?”天瑾裝得像個紳士一樣的問道,這種問法倒是在魔族上流援交之中頗為流行。

“艾瑞,艾瑞,L,緹娜。出自一個特殊的部族。大地精靈。我們一族被授予L的名號,LAND,作為我們一族的噩夢與悲劇,一代又一代的延續下去。”她麵色有些陰暗,似乎在訴說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天瑾也不便說話,聽艾瑞繼續說道。

“我們大地精靈一族天生便可以通過吸收天地間的能量賦予土地之上,用以滋養土地改變土地的環境使大地部族可以生存。可是就是這個能力,讓大地精靈一族成為了大精靈使LAND的持有者,同時代代接管著死亡之主的重任,卻又受到其他族群的敬畏和疏遠。”

“本來應該是歡快的族群,卻因為這一使命變成了一個完全失去了生機和活力的部族。每一代承受死亡之主重任的人,基本上最後都會瘋掉或是叛亂,因為做死亡之主是痛苦的,每日都必須從空間中吸收大量的能量,這個吸收的能量要通過自身傳給地麵,可是這並不是主動的吸收或者是賦予,而是自然而然的產生,或者某日就因為吸收遠遠大於賦予而導致了身體承受不住負荷備受折磨,或者是因為吸收遠遠小於賦予,不得不將自身的能量補充給大地,最後導致了身體幾乎被吸幹的程度,每個被稱為死亡之主的人機會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這就是為什麽外界對於死亡之主的認知,一直是封閉黑袍形象。隻要靈魂不滅這個折磨就會一直繼續下去。”

“不過死亡之主也有一樣能力是可以維持這一平衡的,就是凋零,凋零可以用來補足或者消耗自身的能量,但是卻有限製,凋零釋放的代價必須是生命體,可大地精靈們如同樹精一樣都是愛惜生命極其善良的,要他們以別人死亡為代價而滿足自己是一件非常難得事,所以大部分做為死亡之主的族人都選擇了獨自忍受。可是最後卻免不了被逼瘋的下場,其被斬殺的過程導致了我們一族的人數日益減少,現在真正的大地族人,已經不超過百人了。”艾瑞說的雖然淡然,但是任何人都能聽出其中的悲哀之意。

“愚蠢,這就叫做迂腐,要是我的話就絕對會通過凋零的能力來調節自己,何必在乎那許多呢,你吸收了樹木的能量,再次賦予大地孕育出其他的植物,本就符合天道的循環,過於善良就變成了一種迂腐的表現,難道你們都要不吃不喝麽?”天瑾有些不可苟同的說道。

“你還真的說對了,大地精靈是不需要食物的。我們隻要吸收空間中的逸散的能量便可以生存。這可能也是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之一吧。可是這一切卻到一個人為止了。”

“誰?你父親?”天瑾不由得問道。

“不是我父親,我父親是最值得我敬佩之人,他一共忍受了八百年的痛苦折磨,最終壽終正寢,他本來希望痛苦能到他為止,所以一直忍受了下來。整整八百年,他從來沒有怨過一句,痛苦也是默默忍受。但他注定不能如願,作為死亡之主的壽命並不像其他的魔主一樣會延長,相反還會縮短。他終是無法敵過生命的法則。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唯一的話便是希望下一個族人可以如他一般堅強的活下去。而這個族人便是我。”

“我當初為了完成父親的誌願,主動的擔當了這個傳承,並且向外界宣布艾爾格拉並沒有死,同時我繼承了父親的名字繼續做死亡之主艾爾格拉。我一直以父親為光榮,一直以我部族的使命和獻身精神為光榮!可是當我遊曆四方的時候卻發現,這根本是個笑話!你可以猜我見到了什麽?”

天瑾麵無表情的答道“大抵是那些魔族們的宴樂和無恥的詆毀之類的話吧。”

“你說的雖然不完全,但是卻也相差不遠,他們不但不能理解我們一族的苦心,還在對我們一族的說辭中多有侮辱,說我們一族多是善變的叛徒,或者是殘忍好殺之輩。而且他們總日宴酒享樂,其他三大魔主逍遙鎮守一方,唯有我族,處在水深火熱無人問津!什麽使命,什麽光榮,不過是些迂腐到極點的可憐蟲罷了。所以我做了那個使用凋零來維持秩序的第一人!同時,我要改變我們族厄運的根源!就是大精靈使LAND!我調查了所有能夠調查的曆史資料,四大精靈使是維持魔界秩序的,不過這都是在魔界建造撤離人間以後的事。也就是說,隻要魔族能夠改變環境,不在魔界生存的話,便就不需要構造魔界這個獨立的空間,同時也不需要四大精靈使和魔主的契約聯係。這就是我為什麽執著於進攻人間界的原因!我要魔族拿下人間界,從而脫離魔界,這樣便可救我族人不再被厄運纏繞!”

天瑾聽完之後似乎並沒有什麽表情的變動,倒是笑了笑道,“你跟我說這些又有什麽用呢?現在你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吧,倒是我有疑問,你怎麽會到這裏來,太心急了,想來人間界看看?不會吧?”

“自然不是,你也知道那三個魔主跟我並不是一夥的,我被他們暗算,在最後關頭逃到了這裏。而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我隻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助我!真正的將人間界打下來!”

“這個似乎跟我原本的目的是一樣的吧,可就算是讓我幫你,你不覺得口手套白狼這種事用在我的身上有些不合適麽?不過除此之外我倒是有個疑問,平行空間這麽多,魔界怎麽就偏偏看上了人間地球呢?”

“我可以先回答你後一個,因為在宇宙的平行空間中能存活生命的隻有地球一個,這是事實。同時另外一個。。”她想了想似乎有些猶豫,繼續說道,“我畢竟是死亡之主可以告知你魔能運用的特殊的方法,比如說飛向,瞬移,或者空間漂移等等,與此同時。。。”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慢慢的走進了天瑾。

“我甚至可以送上我自己。。。”

Ps:高呼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