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說服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九章 說服

月紫煙突破了,竟然一鼓作氣的直接衝進了虛皇境,或許是被心魔折磨的太久,這次的突破實在有些猛,就連一旁的傅遲吹雪看了都心驚不已。

解決了月紫煙的事情,傅遲吹雪準備回虛宇天境,因為明天,我還要去一趟妖宗。

可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月紫煙卻提出不跟傅遲吹雪回去,好不容易回到地球,她想到處看看。

傅遲吹雪並沒有拒絕,而且以月紫煙現在的修為,在地球上也不會有什麽危險,放心之下,就獨自回到了虛宇天境。

第二天一大早,傅遲吹雪先向眾女說了月紫煙的下落後,就準備去妖宗。

“爹爹,帶我去好不好,在這裏呆著好無聊,好悶啊。”就在這時,傅遲婉兒突然纏住他,央求道,連帶著,傅遲小邪也跟著姐姐跑到了傅遲吹雪的身邊,雖然沒有說話,但卻緊緊的拉住了爹爹的衣角。

“你這個小丫頭。”對女兒,傅遲吹雪也是有些頭疼,這丫頭實在是太鬼靈精怪了,相比之下,自己這個兒子平時倒是乖巧很多。

“這次帶你弟弟去,如果你乖的話,下次有什麽好玩的再帶你,要是還調皮搗蛋,我就讓你娘親把你關在黑屋子裏。”傅遲吹雪連哄帶嚇道。

最終,傅遲吹雪隻帶上了小兒子傅遲小邪。

其實之所以帶上他,傅遲吹雪也是有些打算的。傅遲小邪畢竟是自己跟瑟琳娜所生,自己是人族,而瑟琳娜則是美人魚族,也歸於妖族。按理說,繼承了父母優秀血統的他,應該也像自己的姐姐那樣,有些非凡本領的,可直到現在,他不僅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同,還顯得有些笨,聽說,瑟琳娜半年之前,就教授他修煉之法,可現在卻是連入門都沒有。

傅遲吹雪有些不懂,哪個父母不願意自己的女兒成龍成鳳,這次去妖宗,帶給爵拜看看,畢竟小邪也算是半妖之體,或許那老頭會有辦法,為其開啟靈智呢。

上次到妖宗的境內,還是為了參加神門大戰,而且也僅僅領略了玉淩成的風光,玉淩城作為妖族跟人來互通往來的城市,雖然極具繁華,可是要跟妖宗宗派所在的萬妖城相比的話,卻是少了幾分特色的底蘊和貴氣。

萬妖城,顧名思義,聚集了萬種妖族之地,也是妖族的核心,可誰能夠想到,這座城池卻是建立在萬米雪峰之上。而海拔越高,所住的妖族地位越高,在妖族內部,其等級分化比之人類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在萬妖城最頂峰的一座宮殿之內。

爵拜坐在萬年寒冰打造的皇椅之上,微閉的眼睛突然大睜,放射出異樣的神光。

“有貴客到了,你們都退下吧。”爵拜突然開口,竟然親自走下了皇椅,將殿堂內的所有人驅散後,就那麽站立這等待。

來人並沒有讓他等多久,隻不過眨眼的功夫,麵前的虛空緩緩裂開,一道身影慢慢的從中走了出來,不正是拉著傅遲小邪的傅遲吹雪麽?

“嗬嗬,老爺子,上次一別,已經差不多一年有餘了,你還過的好麽?”傅遲吹雪一出現,就自來熟的跟爵拜打招呼,雖然麵前這個萬妖之主有可能會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可虛宇天境可沒有地球那麽多虛禮,所以傅遲吹雪並未表現出太過的恭敬。

“是你?”爵拜大吃了一驚,他怎麽也沒想到,來人竟然會是傅遲吹雪,他不是已經飛升了麽,可沒怎麽聽說,飛升的人能夠隨便下到天境的啊。

“嗬嗬,很意外麽,上次挺之來求見您的時候,難道你就沒有過什麽猜測麽?”傅遲吹雪笑著說完,拉著小邪就走了上去。

“小邪,叫爺爺。”傅遲吹雪對兒子說道。

“爺爺好。”小邪乖巧的叫道。

“咦,這就是你兒子麽?”爵拜望著小邪,顯然從他身上看到了有趣的事情。

“恩,是我跟瑟琳娜所生,瑟琳娜的身份,想來你也多少聽說了一些吧。她那一脈也算是你們妖族的皇族了。”傅遲吹雪點頭道。

爵拜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他活了幾千年,如何不知道當年美人魚一族的強盛,隻不過,最終卻沒有落下好下場,被一夜滅了族。

“老爺子,你不會就讓我們爺倆這麽站著吧,我倒是無所謂,我這個兒子可是一點虛力都沒有,站久了,我可心疼。”傅遲吹雪調笑道。

“旁邊有椅子,你什麽時候這麽客氣過,坐吧。”爵拜沒好氣的拋了個白眼,自己也坐到了皇椅之上。

“你這次來,應該還是為了上次那個事情。”爵拜懶得跟傅遲吹雪白話,直接進入了主題。

“那我就不瞞老爺子了,此次天戰,你們將要麵對的正是我所執掌的一方天地,隻可惜,我那個地方實在是太過貧瘠,跟咱們這實在沒有可比性,說不得,隻能向你們求援了,還希望老爺子成全。”傅遲吹雪雖然如此說,但那表情,卻是絲毫看不出有意思的焦慮。

“按理說,以你跟君兒的關係,我上一次就應該同意的,可你知道為什麽我並沒有立即表態麽?”爵拜問道。

“那自然有老爺子的原因,我這個做晚輩的願意洗耳恭聽。”

“作為妖宗之主,我其實知道一些這次天戰的內幕,比如你此次的對手練圖。不用驚訝,我妖族的一位長輩就在練圖的手下當差,在上麵的人下達天戰符令的時候,那位前輩托人告訴我的。原本他的意思是想讓我們妖宗盡量的籌備人手,爭取在這次天戰中有一個上佳的表現,以博得練圖的滿意,到時候就能給予我妖宗莫大的好處,想來,你也知道,練圖不光執掌虛宇天境,還執掌著另外三個天地,所以這內部的競爭還是很激烈的。

現在,你卻讓我帶領妖宗反水,如果你無法完全說服我的話,即便現在你跟君兒是夫妻,我妖宗也是無能為力了。”爵拜並沒有拐彎抹角,直白的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確實,知道內情的爵拜肯定知道雙方的實力差距,在絕大多數人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那麽妖宗為何還要在必勝的情況下,冒天下之大不韙反水呢,可以說,這對妖宗沒有任何的好處,甚至會引來滅族之禍。

爵拜雖然是媚兒的父親,但他還是妖宗之主,所以在關乎全宗命運的情況下,兒女私情就不得不放在第二位了。

“如你所說,我卻是沒有必勝的把握,即便拉上四大超級宗門還有我的名門,也沒有,練圖的勢力雖然我還不是特別清楚,但絕對要比想象的強大很多。尤其是聖辰境以上級別的戰鬥,更是有天壤之別。但是,這勝負的天平卻也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麽傾斜。為了讓老爺子幫我,我沒有準備任何的說辭,但卻帶來了我的誠意。如果老爺子肯幫我,我可以為貴宗造就不少於三位數的強者,而這所謂的強者,指的是至少達到聖辰境以上的修為。”傅遲吹雪開出了自己所能提供的好處。

“什麽?你在跟我開玩笑麽?”聽到傅遲吹雪的話,饒是爵拜活了數千年,也沒有把持住,騰的從皇椅上站了起來。

“您沒有聽錯,我為你們打造上百位聖辰境以上修為的強者,甚至更多。”傅遲吹雪一本正經道,絲毫看不出開玩笑的意思。

“哼,你以為飛升是過家家麽,如果這麽簡單,現在天境中早就強者橫行了。”爵拜依舊不相信。

“如果我能辦到呢?”傅遲吹雪回複,反而問道。

“如果你真的能夠辦到,這次我妖宗就傾盡全宗之力,站在你那一邊。”爵拜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一是他實在不相信。第二,如果傅遲吹雪真的有這種神通的話,那麽絕對可以短時間內打造出絲毫不遜色於練圖的勢力,那麽此次天戰的勝負,還真的未可知,但這對妖宗來說,已經達到了可以冒險的先決條件。

“好,老爺子,你可是一言九鼎,到時候不要反悔,我就先讓你開開眼。”傅遲吹雪說完,猛然放出自己的本命乾坤界,將爵拜容納了進去。

傅遲吹雪的本命乾坤界中有什麽,自然是那數量過百的地球各個異能勢力的強者了,不過現在,他們已經脫胎換骨,實力突飛猛進之下,全部達到了聖辰境以上的修為。

望著麵前那數量眾多的絕世強者,尤其是這些人見到傅遲吹雪時那恭敬的模樣,爵拜仿佛在做夢一般,整個臉部肌肉都不斷的**起來。

“老爺子,我想以你的眼光不難看出,這些人是最近才有的突破吧。實話告訴你吧,在數月之前,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您的對手,可現在,隨便拉出一個來,估計都夠您老人家喝一壺的了。”傅遲吹雪望著爵拜此時呆滯的表情,竟然開起了他的玩笑。

爵拜信了,他不得不信,事實就擺在麵前,又如何質疑。

難道真的要就此將妖宗百萬之眾賣給傅遲吹雪麽?

爵拜此時有些後悔,後悔自己之前輕率的決定。

“老爺子,你現在不需要立即下決定,過會,你將全宗上下實力達到八星虛皇境的人全部聚集起來,三天,你給我三天,如果到時候,你還無法滿意的話,就當我沒有來過。”傅遲吹雪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了自信,他不相信,當看到妖宗內突然多出的那上百飛升強者後,這老爺子會不動心。

至於到時,爵拜會不會反悔,傅遲吹雪倒也沒想太多,在他看來,即便真的反悔了,大不了,就當日後迎娶媚兒的聘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