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各方巨頭(上)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九章 各方巨頭上

神門開啟之日前一天,所有抵達玉淩城的各大宗門,同時接到了妖宗宗皇發來的請柬,地點位於玉淩城最中心位置的城主府。

德東尼今年已經一千多歲了,修為更是達到了八星虛皇的境界,作為妖宗的一員,其天賦隻能算是平庸之輩,但為人卻是極為持重,所以在百年前,被任命為玉淩城的城主,政績倒也馬馬虎虎。

這次神門意外的出現在玉淩城的城外,無疑將成為他這一生最為最要的一件大事,更是一份榮耀,而今天晚上,作為真正東道主的他,將有幸坐在妖宗擁有至高權力人物的左右,而出席的也都是天境中,數一數二的人物。所以此時的他,即便已經進入了生命的暮年,但依然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之情。

此時的城主府已經被布置的麵目全非,完全沒有了以往城市管理中心的樣子,反倒是處處張燈結彩,渀佛過節一般,偌大的院子裏擺上了十幾張典雅的玉石飯桌,而在最上首,則是更顯尊貴的兩張紫金桌。

院子裏到處是從各大娛樂場所請來的知名舞姬,但現在卻全部裝扮成了侍女的模樣,川流不息的將各種精致的餐點,擺放在桌上。

德東尼不斷指揮著,渾然沒有發覺,不知何時,一行三人已經到了他的身後。

“德東尼,準備的怎麽樣了?”一道聲音傳來,但聽在德東尼的耳邊,卻是全身一震,急忙轉身,同時雙膝跪地,“稟陛下,一切都準備就緒了。”神情說不出的恭敬。

“嗯,起來吧,這裏不是宗門,不用如此拘束。”三人中當先的中年人淡然的說道。

“是,陛下。”德東尼當即站了起來,但卻絲毫不敢放鬆,望著麵前這個俊朗中帶著讓人難以企及的儒雅風範的男子,雖然活了快一輩子了,這才是第三次見到,但卻絲毫不敢放肆,隻因為他就是統帥了數百萬妖宗,擁有至高權力之人,妖宗宗皇亞裏士爵拜。

而在爵拜身後站著的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身份也是無比尊貴,前者是宗皇唯一的女兒,天境年輕一代四大天王之首的媚君,而後者則是宗皇坐下四大妖皇之一雪虎皇最喜愛的兒子魘虎,據說,這兩人已經有了婚約,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正式成婚。

“時辰快要到了,快點準備吧,我想過不了多久,咱們的客人就該到了。”爵拜輕聲說道。

“是,陛下,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隨時都可以開宴。”德東尼畢恭畢敬道。

“嗯。”爵拜滿意的點了點頭,帶著身後的兩人,徑直的朝最上首的一張紫金桌走去,而德東尼自然不敢怠慢,躬著腰跟了上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現場已經布置完畢,而在城主府外,更是大張旗鼓的列起了豪華的排場,隨時等待迎接貴賓的到來。

而在城主府的門口,其實早有宗門抵達,卻沒有立即趕進去,能來到這裏的宗門,可以說在天境中,無一不是一方諸侯豪強,絕大多數,都不是第一次參與這種盛世,自然曉得裏麵的規矩。就比如現在,可不是講究的先來後到,而是有著嚴格的規定的,有資格最先進入的無疑是上個五百年的四大超級宗門,其他十大宗門,即便來的早了,也隻能在外耐心等候。

終於,在那些先到的宗門焦急等待中,不遠處,一行十幾人從街角姍姍來遲,看其裝束,赫然是四大超級宗門的魔宗。

相比於那些等待的宗門,魔宗可沒有絲毫的停步,而是大步流星的直接走進了城主府。

“魔宗宗主漠山到。”城主府門口的一名司儀當即向府內一聲大喊,恭敬的為魔宗在前麵帶路。

“嗬嗬,漠山兄,別來無恙啊。”當魔宗走進院子後,坐在最上首的紫金桌上的爵拜也終於站起身來,卻是沒有上前迎接,僅僅向走在最前麵的漠山拱了拱手。

“嗬嗬,爵拜兄,記得咱們還是在上次神門對決見過。這時間過的還真快,一晃眼就已經過去了五百年。”漠山那冷漠的臉上也少有的掛上了笑意,回禮道。

接著,除了漠河以外,其他魔宗的人在一名侍女的引導下,坐到了一張白玉桌上,而漠山則帶著漠河直接走向了爵拜所在的紫金桌。

雙方各自落座,漠山卻是不由的向爵拜身邊的那兩個年輕人打量了過去。

“嗬嗬,爵拜兄,這位應該就是令嬡吧。沒想到,卻是長的如此國色天香,其修為更是年輕一輩的翹楚。爵拜兄,真是好福氣啊。”漠山誇道,他這倒並非是虛情假意的恭維,媚君之名,即便是他這種地位的人,也是聽過的,更何況自己的兒子也是四大天王之一呢。

“嗬嗬,漠山兄,謬讚了。你的公子也是很不錯啊,如果我沒有眼拙的話,令公子所修的應該是魔修中最為神秘莫測的心魔吧。”爵拜雖然說的輕鬆,但在剛才看到漠河第一眼,心中就掀起了驚濤巨浪,若是讓此子完全的領悟心魔的奧義,恐怕,不出幾年,甚至能夠超過其父親,就算是自己,對付起來都是極難的。

而聽到這話,漠山心中也是一陣驚詫,不由的暗自警兆,妖宗宗皇之名果然名不虛傳,要知道,自己兒子所修的心魔,雖然現在還沒有圓滿,但即便是他這個做父親的,也別想看出其所修之法,但今天卻沒想到,一眼就被這個老妖怪識破,由此可見他的修為有多高。

“嗬嗬,爵拜兄危言聳聽了。不過今日見到令嬡後,我倒是有個不情之請,這兩個孩子,也算是門當戶對,不若咱們兩家極為親家如何?”漠山突然說道。

但這話一出口,爵拜倒是沒什麽,但他身邊的媚君和魘虎當即變臉,望向漠山的眼神,充滿了敵意。

媚君之所以不喜,想來原因大家也都知道。而魘虎自然也不難猜測,畢竟現在媚君名義上已經是自己的未婚妻了,現在當著自己的麵,這個老家夥,竟然橫刀奪愛,如何不讓他憤怒,若不是身邊有爵拜在,他恐怕早就出手了。

“哈哈,漠山兄說笑了。今天我也正要宣布一件事情,就是君兒跟虎兒的婚事,嗬嗬,漠山兄卻是晚了一步啊。”爵拜暗自觀察媚君跟魘虎的表情,心中不由的暗自歎息,還是太嫩了啊,而他一句笑談,就輕鬆的化解了這件事。

“啊?”漠山故作驚訝,隨後歎息道:“可惜了,隻怪我兒沒福氣啊,嗬嗬。”

就在雙方各自笑談的時候,門外再次傳來司儀的聲音。

“劍宗宗主傅遲極傲到。”

“哼。”前一刻,還談笑自若的漠山鼻子中突然噴出一聲冷哼。

爵拜自然知道魔宗跟劍宗的恩怨,隻是輕笑了一聲,眼看傅遲極傲帶著人走了進來,也不勉強漠山,獨自站了起來。

“傅遲兄,別來無恙。”

“哈哈,爵拜兄,好久不見了。”傅遲極傲自然看到了魔宗以及漠山等人,卻全當沒有看到一般,帶著一個陌生的年輕人走了過來,而其他人在被侍女帶到了一張玉石桌上。

“呦,這不是漠山兄麽,哈哈,看來這極北之地當真是養人啊,這麽多年過去了,漠山兄竟然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如此的年輕。”傅遲極傲剛一坐到桌上,卻是首先向漠山發難,數百年前,魔宗跟劍宗曾有過一戰,最後的結局雖然不為外界所知,但事後,魔宗就搬離了原來宗門所在之地,遷移到了極北,這幾乎已經成了現在魔宗上上下下,每一個人心頭最大的一塊心病,哪知,傅遲極傲一上來就提這一茬。

饒是漠山城府極深,臉色也是劇變,而他身邊的漠河更是直接站了起來,就要動手。

“給我住手。”漠山一聲冷喝,一把將漠河重新拉回到椅子上,這才陰冷的朝傅遲極傲望去,“當年一戰,我是輸了,不過卻不是輸給你,而是劍宗上代宗主。至於你,還沒有資格在這裏指手劃腳,本座五百年前第一次參加神門對決時,你還不過是繈褓中的嬰兒。此次神門對決,無論結果如何,你有膽就跟我魔宗再比一場,若是你們輸了,咱們兩宗不妨調換一下宗門之地,你可敢麽?”漠山的眼中充溢著怒火。

“哼,又……”傅遲極傲剛要開口應承下來,門外再次傳來司儀的聲音。

“聖宗聖主納春到。”

聽到這席話,傅遲極傲竟然一時間忘記了自己要說之話,連同漠山跟爵拜臉色都微微一變。

“咯咯,諸位來的真早啊,倒是小女子來遲了。”人未到,一道妖媚到極點的笑聲已經傳了進來,眾人並沒有發覺,傅遲極傲跟漠山兩人身體竟然輕微的顫抖了一下,就連爵拜額眉也是微微一皺。

放眼望去,隻見一眾十幾個人已經走進了院子,而當先之人,卻是一個橋嬌百媚的女子,一襲白色長裙,一顰一笑甚至衣衫的輕微抖動,都能惹得人頻頻放光。

“秋兒,隨我來。”納春朝身後的女子伸了伸手指,兩人就輕移蓮步,款款的走向了紫金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