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六十三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

隨後夢天的一聲號令,上千名弟子很快就組成了十個百人隊,將傅遲吹雪等人團團包圍。

“哐啷……”聲響中,隻見這些弟子全部抽出了背後的長劍,虛力外放下,全身立即包覆上了幾乎相同的製式虛衣。

這雪花劍宗所溫養出的劍種倒也奇特,頗為別出心裁,一枚劍種卻是分成了內外兩半,其中一半傳承入體內,而另外一半就是他們背後的長劍,如此之下,對於修為比較低的弟子,在還無法凝聚虛衣的時候,卻是因為多了把利劍,反而多了層自我保護的能力。

“範增、柯惡,你們不要出手。少君,你去闖左側那個百人陣。周放,你闖後方的百人陣。”以傅遲吹雪的修為,幾乎一眼就能看出這十個百人陣的威力。

其實別看是千人,如果僅僅對付範增和柯惡的話,還真有些威脅,不過對他自己來說,即便再來千人,對自己也是毫無威脅,別忘記他可是劍魔,除了軒轅以外,再也沒有人配對自己拔劍,隻要是劍修,無論有多少人,在他麵前也隻不過是一些毫無縛雞之力的凡人而已。

不過,傅遲吹雪雖然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解決他們,但這卻是對秦少君和周放難的的曆練機會。

“是,主人。”範增和柯惡異口同聲的點頭道。

傅遲吹雪輕笑著,隨手一揚,一柄百米長的墨黑魔劍陡然出現在頭頂,然後飛快的破裂,飛射而出。

“乓啷”一聲輕響,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但四周景色如故,仿佛那柄魔劍隻不過是徒有虛表,毫無用處一般。

範增跟柯惡卻是臉色駭然一變,幾乎同時轉頭朝傅遲吹雪望去。

劍破蒼穹,以他們倆人的修為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剛才那一劍,斬破的竟然是方圓百裏的空間。

一劍之下,這百裏的空間,竟然碎裂成十二塊,雪花劍宗的十個百人隊各占一塊,另外一塊就是傅遲吹雪幾人所立之處,最後一塊赫然是夢天幾兄妹以及宗門的十六名虛皇境長老所立之地。

“過去吧。”傅遲吹雪一聲輕喝,長袖輕甩,一股柔和的力量,頓時席卷起秦少君和周放,將他們扔進了左側和後方百人隊所在的空間之中。

十二個劈碎的空間就仿佛破裂的鏡子一般,每一處的空間內,竟然連時間都發生了偏移。

範增心中駭人,他知道,或許現在其他空間裏的人,還停留在雙方對峙的時空之中,也就是說,對於即將戰鬥的那兩個百人隊的情況,他們是看不到的,看到的依舊是剛才傅遲吹雪劈碎空間時的情景。

這將是何等的可怕,範增跟柯惡更是難以理解,為何跟自己修為差不多的傅遲吹雪,為何竟然有如此神通。

“你們不用介懷,這隻不過是空間法則的運用而已。不過以我現在的修為,也隻能夠暫時的劈碎空間,僅僅隻能維持兩個時辰的時間。時間一到,破碎的裂痕就會被整個天境所在的龐大空間所修複。”傅遲吹雪似乎看穿了兩人的心思,淡然的說道。“而且,我現在的修為並不僅僅是九星半虛皇,而是真正的跨入了聖辰境,隻不過因為溫柔鄉的壓製,隻能表現出九星半虛皇境的修為而已。我現在倒還要感謝溫柔鄉,否則也不會逃過上麵執掌者的感應,早就百日飛升了。”

是的,在劍魔傳承圓滿的那一刻,溫柔鄉就不在是毒藥,反而更成為了傅遲吹雪身上的一成保護色,他在天境內的事情還沒有做完,還不能飛升,那麽就必須繼續依靠溫柔鄉的封印來壓製自己,這也是為什麽他沒有排除那剩下的一半溫柔鄉之毒的原因。

“好了,不多說了,我們就好好的看場戲吧。”傅遲吹雪停止了話頭,視線不由的轉向了秦少君所戰鬥的那個百人隊空間。

而範增也將目光望向了周放。

秦少君所對付的百人隊,可以說是這千人中修為最差的,每個人的平均修為也隻不過在妄虛境,隻見他們毫無所覺的,將衝來的秦少君團團包圍。

“雪花連環劍陣,發動。”百人隊中都有一名修為和威望最高的隊長,隻聽他一聲號令,隊伍所圍成的圓圈,頓時緩緩轉動起來,這個圓圈並非是平麵的,而是立體的,百人身影移動的時候,忽而在地,忽而又飛上天際,隨著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將秦少君包裹的半球形。

秦少君站在中央,冷俏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但那雙眼眸中不斷的閃過道道劍光,當劍陣剛剛發動的時候,她還能看清每個人的移動,但後來,這百人的身影越發的模糊,最後隻剩下寒霜般的劍光閃耀,整個人竟然有種眩暈的感覺。

“不好。”秦少君暗叫一聲,急忙閉上了眼睛,如此下去,或許不等對方出手,自己就完全找不到北了。

可是當她剛剛閉上眼睛的時候,一道劍光綻放,以肉眼難及的速度飛射而來。

“嗤啦。”一聲,雖然秦少君及時的感受到了危險,但還是沒有躲過去,肩頭頓時被劃開了一道深深的劍痕,血花綻放。

“哎,還真是固執啊,這個時候,竟然還不凝聚虛衣。”在外看著的傅遲吹雪不由的歎息一聲。

“那是因為她知道,如果不能看穿這個劍陣,即便凝聚了虛衣也是於事無補,這孩子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希望用危險來激發自己的潛能啊。”曾經教誨過秦少君一段時間的柯惡感歎道,這個女孩,一旦成長起來,真的讓人難以想象,日後會有何等的成就。

而另外一邊,周放雖然處於同樣的境況,他對付的百人隊算是十隊中最強的,其中有半數聖虛境半數宗虛境的弟子,所發揮出的劍陣威力更是跟秦少君那邊的不可同日而語。

但周放的做法卻是穩紮穩打,一進入劍陣,立即凝聚出虛衣,甚至不時的揮出幾拳,進行試探的攻擊。

從這點上,也看出了兩人的性格,秦少君是狠,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依靠未知的危險來提升挖掘自己的潛力。而周放則是穩,步步為營。

說不出兩人性格的高低,秦少君這種性格,對其日後的修煉顯然會事半功倍,相應的修煉速度則是常人難以比擬的。而周放的性子,則會讓他穩定的提升,不求速度,但最終總能達到那至上的境界。

“話說,兩人的性格,倒是能夠互補,以後可以讓兩人經常親近一番,日後或許能成就一番佳話,也未可知。”傅遲吹雪玩笑道。

“哈哈。”柯惡和範增同時笑了起來。

此時秦少君全身已經布滿了傷痕,灰色的布袍上沾滿了鮮血,一個隻有十一歲的女孩子,需要何等的心境,才能承受如此重的打擊,卻連哼都不哼一聲啊。

她依然緊閉著眼睛,用心感受著這套劍陣。

“嗖。”突然,無盡的黑暗之中,秦少君突然感受到了一絲光亮,不由的嘴角終於綻放些許的微笑,同時,身體微微一側。那道射向她的劍光,頓時擦肩而過。

終於,第一次,秦少君躲過了攻擊,沒有在身上留下絲毫的傷痕。

“百劍齊鳴。”這百人隊的隊長似乎極為不滿現狀,一個還未成年的女孩,竟然耗費了他們百人如此長的時間,就在剛才更是躲過了致命一擊。在他想來,自己這一方的戰鬥可是被宗主他們看的一清二楚,要是事後怪罪下來,自己這個隊長估計就會被安上無能的標簽,受到嚴重的懲罰。所以最後,他終於失去了耐心,終於使出這套劍陣最為強大的一擊。

飛速旋轉中的百人,手中的長劍,幾乎同時飛出,直射向中央的秦少君。

一時間,整個空間內,劍氣繚繞、嗡鳴不已。

秦少君這一刻,終於色變,那瘦弱的身軀飛速的扭動,躲過一柄柄利劍,可這百劍齊鳴一旦發動,不分勝負就根本不會停止。

“噗噗……”利劍入肉的聲音不時的傳來,秦少君猶如大海中的一葉孤舟般,不斷的承受驚濤的拍打,受傷嚴重,可卻一次次的浮出海麵。

有些利劍甚至穿透了秦少君的身體,肩頭、小腹、大腿等等的部位,都產生了一個透明的窟窿,唯有心髒和腦袋兩個要害之處,完好無損。

可即便這樣,秦少君依舊顫巍巍的站立著。

“嘿嘿,這算什麽,才不過百劍而已,比起當年的萬劍穿心之痛,差得遠了。”這種時候,秦少君竟然還笑的出來。

況且,“噌”,秦少君終於睜開了眼睛,厲聲喝道:“看我破了這劍陣。”

說話間,墨黑色的虛衣已經加身,跟此前與夢曦戰鬥之時的,完全不同,甚至有些像是傅遲吹雪當年所穿的無相逍遙劍魄虛衣,全身的劍形鱗片,一張一翕間,宛若呼吸一般,背後更是有一對長達數米的劍翅。

“逍遙遊。”

突然,這白人隊所有人的眼睛突然黑影一閃,隨後駭然的發現,剛才被自己一方困在中央的那個女孩竟然消失了。

“啊......”

“哎呦……”

一聲聲慘叫從隊伍中傳來,隨後就看到不時有人被一道黑光所貫穿,當場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