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八章 海府之難(上)

在亂石灘旁的那片內海中央,不知什麽時候,竟然浮起了一座小島,不,這根本就是一座府邸,而且麵積很是不小,裏麵更有假山、水草叢等裝飾物,至於大小建築更是多達幾十棟。

如果曾子賢在的話,一眼就會認出,這座府邸正是瑟琳娜的海魂螺所幻化的海府,此時在其四周,卻閃耀著四個光陣,正是這光陣將海府托出了海麵,甚至無法移動分毫。

海府的外側不論是天空中還是海麵上,聚集了足足上千名虛士,分成了兩大陣營,其中一方,赫然是以邱千君為首的陰陽宗,而另外一方則比較雜亂,但其中占據絕對優勢的則是身穿丹雲宗青袍的虛士,同時還夾雜著金蓮宗以及火神教的弟子。

由於海府有強大的禁製,除非瑟琳娜允許,不然即便是九星虛皇都難以破除,所以早在海府被發現的時候,邱千君就消耗了上千枚虛種布置了那四方囚仙陣,將海府從海底揪了出來並層層包圍,打算消耗掉海府的食物後,逼迫裏麵的人出來。

隻是邱千君沒想到的是這件秘密進行的事情竟然還是泄露,尤其是被自己的死對頭丹雲宗所得,最後才出現了現在這種對峙的情況。

而對麵,丹雲宗更是派遣精英,除了宗主丹王韓非子外,內堂十八名虛皇境的長老甚至來了十四位,而外堂八個堂口的堂主更是各自攜帶精英弟子趕來,而其中歐許赫然在列。

“宗主,現在這個形勢對我們很不利啊,丹雲宗竟然將這個消息透漏給了金蓮宗和火神教,現在他們聯合起來,整體實力卻是比我們還要強上一些了啊。”邱千君身旁的一名長老麵帶憂慮的說道。

“哼,不怕,咱們手中還有秘密武器,最終誰能獲得好處還不一定呢,不說別的,隻是這座海府就絕對是寶物。哼,我倒想看看裏麵這些妖族還能支撐多久,一會,你再去喊話,讓天馬投降,如果他們再拒絕,就將秘密武器拿出來。”邱千君冷哼道。

“是,宗主。”那名長老說著,退下準備去了。

海府正殿之內,說是正殿,其實隻不過是稍微大點的房子,瑟琳娜慵懶的躺在貝殼做的床榻上,絕美光鮮的麵容此時卻掛滿了憂愁。

“哎。”望著下方的海元帥以及侍女,瑟琳娜歎了一口氣,習慣性的撫摸下已經微微隆起的小腹,似乎感覺到了裏麵生命的律動,讓她不由的露出慈愛的笑容。

“小冤家啊。”瑟琳娜慈愛的怪責道,若不是為了你,自己又怎麽會跑到歡樂城尋訪名醫,采買最好的保胎藥,若不是去歡樂城,會如何會遇到那個可惡的紈絝子弟,垂涎自己的美色。糾纏之下,自己一衝動就殺了那幾個人,卻不知惹了這麽多麻煩,被人跟蹤於此,海府的秘密終於被人發現。

但瑟琳娜並不後悔,因為這一切都為了腹中的還未出生的寶寶。

“三個月了,那個冤家離開已經三個月了,他現在在哪裏,知道我現在的處境麽?”瑟琳娜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了那張帶著壞笑的熟悉麵孔,不由的有些牽腸掛肚。

“公主。”就在此時,禦林軍統領急衝衝的跑了進來。

“急什麽,出什麽事情了?”瑟琳娜略微皺了下柳眉,問道。

“公主,外麵那些人又喊話了,說讓我們放他們進去,到時候,還會放我們一條生路,不然,城破之日,定當將我們全部趕盡殺絕。”統領一臉焦急的說道,看其表情是真的害怕了。

“怕什麽,要是他們有能耐攻破禁製,早就動手了,還會等到今天。府中儲備的糧食足以支撐半年之久,現在外麵的人越來越多,時間越長,對我們越有利,或許不用咱們彈盡糧絕,他們就自己打起來了,到時候,咱們再見機行事。”瑟琳娜不滿的說道。

統領聽到這話,不覺安心下來,唯唯諾諾的領命下去了。

“公主,恐怕這次並沒有咱們想的那麽容易啊,我今天出去看了一下,外麵那些人類中,光是虛皇境的至強者,就已經多達三十多人。或許日後那些實力低微的為了眼前的利益會大打出手,但這些強者都是老成精了的,到時候他們恐怕會袖手旁觀,跟咱們耗下去啊。”一名海元帥從旁邊走了出來,說道。

“哦,海龜元帥,你可有退敵的良策?”瑟琳娜微微坐起來,急忙問道。

“這,暫時沒有,不過前天海蟹元帥不是趁夜偷偷出去打探敵情了麽,我想,等海蟹元帥回來,稟明了外麵的勢力情況後,咱們再想對策不遲。”海龜元帥說道。

“恩,也隻能如此了,隻希望海蟹元帥能快點回來。”瑟琳娜點了點頭,卻是在身旁丫鬟的攙扶下緩緩下床,現在是她吃飯的時間了,自從懷孕了之後,為了能孕育出一個健康的寶寶,瑟琳娜在很多事情上,都格外的小心謹慎,而在進食上更加如此,絕對的準時,甚至連菜譜也是極為講究。

在丫鬟的攙扶下,瑟琳娜緩緩的朝臥室走去。美人魚族不比人類,雖然同樣的十月懷胎,但在三個月後,就要異常小心,否則就很容易動了胎氣,這也是為什麽美人魚族一直人丁不旺的原因,所以現在瑟琳娜一舉一動都是格外小心,不僅僅是因為腹中的寶寶是跟那個冤家的結晶,而且也是為了能讓美人魚一族得以傳承下去。

可就在瑟琳娜剛剛喝完碗中的蓮子羹時,海馬元帥卻是急衝衝的闖了進來。

“大膽,海馬元帥,你不知道公主進餐不容人打擾麽?”旁邊的丫鬟婢女臉色一冷,喝道。

“稟公主,海蟹元帥回來了,我此來就是為了向你討要開啟禁製咒語的,如果時間一旦過長,海蟹元帥被外麵那些人發現,就不好了。”海馬元帥不理會婢女的喝問,跪倒在地說道。

“恩,起來吧。把手伸出來。”瑟琳娜沒有過多的怪責,畢竟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見海馬元帥伸出了手掌,遍凝聚虛力,隔空在其上寫下了一個奇怪的符號。

“去吧,這道符紙隻能使用一次,而且開啟的時間隻有眨眼的功夫,到時你看要把握好了。”瑟琳娜囑咐道。

“屬下領旨。”海馬說著,一轉身急速的衝了出去,看來形勢確實急切。

“公主,要不你先歇一會吧。”婢女見瑟琳娜臉上有些疲色,殷切道。

“恩,你就下去吧,不用服侍了,守在門外,若是有什麽情況,要第一時間報於我。”瑟琳娜點了點頭說道。

“是。”婢女說著,緩緩走出去,同時帶上了房門,持劍立在門外,能夠成為瑟琳娜的貼身丫鬟,這名婢女除了心思細密,很會服侍人外,其修為也是絲毫不若,達到了兩星聖虛境的境界。

話說此時正值上午,海府外陰陽宗的人或許是造鍋吃飯去了,竟然一下子都消失了一般,而海蟹元帥正是趁著這個機會,偷偷溜了過來,焦急的等待著禁忌的開啟。

很快,領到了開啟禁忌符旨的海馬元帥就飛了過來,在十六名海元帥中,海蟹元帥跟海馬元帥的關係是最好的,也無怪物海馬為此如此急迫,兩人隔著禁忌結界,距離飛快拉近。

“海蟹,我這就開啟禁忌,你立即衝進來,速度要快。”海馬說道。

“嗯,快啊。”海蟹急不可待的說道,但是沒人注意到他的眼神中,突然射出一道寒光。

“我數到三,就開啟。一…二…三。”隨著三字出口,海馬立即將掌心的符旨拍向了結界。

“轟…”的一聲輕響,那透明的結界突然打開了一道黑色的漩渦,剛好足夠一人通過。

“快進。”海馬大喊一聲,可隨後瞳孔卻是急速收縮,迎接他的不是海蟹的身影,而是一記掌風。

由於太過突然,加上速度極快,海馬元帥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那一掌正正的轟在了他的胸口,饒是妖族之體,也是被打的凹進一塊,不知斷了幾根肋骨。

“海蟹,為、為什麽?”望著近在眼前海蟹元帥那猙獰的麵孔,海馬一臉的難以置信。

“哼,為了活命。”回答他的是一道陰冷的聲音,眼前黑影一閃,一個中年人卻是已經出現在海蟹元帥的身邊,正是陰陽宗的宗主邱千君。

在那道黑色漩渦快速消失的時候,又有幾道身影飛速的衝了進去,竟然全部都是陰陽宗達到虛皇境的高手。

“咳咳…公主,敵襲!”從天空中掉落的海馬元帥,幾乎是拚著最大的力氣大聲喊道,其聲音之響幾乎千米之內,都能清晰的聽到。

“哼,冥頑不靈,那就去死吧。”邱千君陰冷的望了下墜的海馬元帥一眼,隔空一手拍出,手掌迎風便漲,最後足有三十米之巨,一掌將海馬轟入了下方海府的地麵,引得整個海府都震顫不已。

至於海馬元帥,實力的巨大差距,讓他在這一掌之下,幾乎連痛哼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拍成了肉泥。

“走吧,我倒想看看,這海府的主人是誰。海蟹,事成之後,我會記得你的功勞的。”邱千君撇了身邊的海蟹一眼,當先朝下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