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十九章 再入隱士城

“記得,當初你送我無涯劍種和黑水蓮座虛種的時候,我就在心裏說過,日後,如果你對我不利,不管怎麽樣,我都會留你一命,所以這次我不會殺你。”曾子賢望著對麵已經明顯老了幾十歲的歐許說道。

此時的歐許早已經不複以前的風光模樣,體內虛力的流逝,靈魂的受創,幾乎一下子讓其掉落了兩星修為,而此時更是虛弱的或許普通人都能夠輕易的取其性命。

而反觀曾子賢,經此大變,不光沒有死亡,甚至還受到了莫大的好處,體內天脈直接被打開,一躍而成為了一星虛皇境至強者,當然,也不能說全沒有傷害,此時腦海中那黑色藥丸形成的網絡雖然被無破劍種擊的支離破碎,但還沒有徹底的清除,依然在緩慢的燃燒著曾子賢的靈魂,加上之前就被燃燒掉的,此時曾子賢雖然有著很高的修為,可靈魂卻極為的脆弱,這導致的結果就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靈魂沒有恢複之前,將大大縮短其戰鬥的持續力。

成王敗寇,歐許對於曾子賢那逆天的運氣,雖然耿耿於懷,但活了這幾百年,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的,不過,在心中卻是將曾子賢怨恨到了極致,等到自己修為恢複,定當竭盡全力的報複,以泄今日之恨,他這次失去的不僅僅是修為,就連他這麽多年對於修煉上的領悟,都隨著本源虛力都融入了曾子賢的體內,當真是丟了夫人又折兵啊。

曾子賢不願再看到歐許,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此時卻是陽光普照,曾子賢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這才大步流星的尋了個方向離開了。

此時,曾子賢才意識到靈魂受到重創帶來的後果,僅僅趕了半天的路,雖然身體上幾乎絲毫沒有感覺,但精神卻是異常的疲憊,甚至在看多了四周綠色的植被,都很容易形成視覺疲憊。

不得已之下,曾子賢隻能趕一段路,就要休息一番,而休息的方式則是……睡覺。

幸好,曾子賢還有分身在,雖然因為靈魂受創,由原來的一次性能夠最多支配五個分身,變成了現在勉強支配一個,而且分身的實力還沒有經過祭煉,依舊停留在聖虛境的階層,但幸好這片叢林中倒也沒遇上特別強的虛獸,有分身保護,他睡的倒也安全。

隱士城,兩天之後,疲憊不堪的曾子賢赫然發現,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隱士城。

“難道我跟這裏有緣,隨便尋個方向竟然也能走回來。”曾子賢嘴裏嘟囔著,但總比露宿荒野的強吧,可是就在他剛剛走到城門的時候,沒想到,還是遇到了麻煩。

“咦,大哥,那小子好像是咱們上次在天宇齋見過的那個出手闊綽的家夥,當時咱們沒有在門口堵住他,沒想到今天倒是遇到了。”一行五人中,一個尖嘴猴腮的家夥指著剛剛擦身而過的曾子賢對身邊體格壯碩的老大說道。

“嗯?真的?”那老大顯然剛才並沒有仔細注意,不由眼睛大亮問道。

“老大,瞧您說的,我不就是靠著雙眼睛吃飯的麽,要是看錯了,你把我這雙眼珠子挖出來。”尖嘴猴腮的漢子拍著胸脯說道。

“好,上去,堵住他,嘿嘿,沒想到,剛想出城,竟然就有肥羊送上門來,大家手腳利落些,快點解決了他,省的被其他人看到,倒是分起戰利品來,又要費一番手腳之爭了。”老大急忙說道。

這五人在這隱士城中,倒也有些名氣,實力最弱的就是那尖嘴猴腮之人,名為侯有才,實力也已經達到了宗虛境的巔峰,而最強的自然是他們的老大,名為左熊,赫然已經是六星聖虛境了。五人居住在隱士城的南城,所以又被成為南城五虎,平時打家劫舍無惡不作,但在隱士城這個完全靠拳頭說話的混亂之地,也沒有人理會他們,當然前提是他們沒有惹到自己頭上。

而這五人看似粗魯莽撞,但行事卻極為謹慎,總是找那種沒有勢力佑護的散修下手,這麽多年來,倒也一直相安無事。

當然這隻是以前,至於說現在,惹上曾子賢後,會怎麽樣,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畢竟在他們眼中,曾子賢不過是一個沒有勢力,但卻異常肥碩的小綿羊,等著他們斬殺。

此時正值清晨,城門口,倒是少有人煙,卻正是下手的最好時機。

眨眼間,五人就竄到了曾子賢的麵前,擺出窮凶極惡的表情。

“怎麽,想打架?”曾子賢冷冷的望著麵前五人,趕了兩天的路,身心疲乏之下,自然不會有好心情。

“打架?”五人聽了這話,愕然的互相對視,然後轟然大笑起來。

“哈哈,我說,你是還沒斷奶的孩子麽?打架?不,告訴你,我們不是來打架的,是來殺人的。當然,如果你乖乖的將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交出來,或許我們還能饒你一命。”候有才狐假虎威的叫道。

“正好,我現在身上一個子都沒有,五位既然如此慷慨,那就貢獻點吧。”曾子賢冷聲道。

“哼,好大的口氣,我們給你,就怕你也沒命花。兄弟們,少TM跟他廢話,先廢了他再說。”左熊一臉猙獰的說道,手一揮,身後的兄弟,各自凝聚虛衣。

五人雖然凶惡,但能在隱士城混這麽久,卻都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在他們的字典中,絕對沒有“輕敵”這個詞。

曾子賢冷冷的望著麵前五人,也不見如何動作,右手一張,空間法則發動。

“藍焰山。”

五人立即臉色大變,他們怎麽也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年輕,竟然已經達到了虛皇境,頓時隻感覺四周壓力倍增,身體周邊近十米的範圍內,全部一片幽藍,熾烈的溫度,竟然將他們的虛衣都慢慢烤化。

他們急忙向要掙脫,可法則空間並非空間禁錮,哪是那麽容易掙脫的,這方圓十米的範圍,看似不大,但卻是另有乾坤,對於五人來說,卻是浩渺無邊無際。

曾子賢對五人沒有絲毫的憐憫,從剛才的情景看,這五人根本就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煩,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肯定是那天自己在天宇齋中太過惹眼,招惹的麻煩。

反正這五人也是無門無派,殺了就殺了,曾子賢根本不給對方絲毫的機會,現在是自己占據優勢,如果雙方的位置換一下的話,對方也絕對不會給自己任何活命的機會。

“去死吧。”曾子賢伸出的手掌狠狠一握,那片空間法則頓時轟塌,範圍越發的縮小,而裏麵藍色火焰的溫度卻是急劇上升,壓力也是成倍增加。

隨後,在一聲聲慘叫中,南城五虎就此成為曆史。

藍焰山,並非曾子賢領悟的空間法則,而是從歐許身上傳承過來的,由於剛剛晉升虛皇境,曾子賢還沒有拿出時間,創造屬於自己的空間法則,不過這時拿出來,又豈是南城五虎所能抵擋的。

這就是境界不同造成的結果,在虛皇境麵前,即便是九星聖虛境,也是毫無還手之力,除非擁有曾子賢逍遙遊那般逆天的存在,能夠隨意擺脫空間法則的力量,而很可惜,南城五虎並沒有人擁有如此神通。

踏過五人的屍體,曾子賢麵不改色的走進城門。

“嗬嗬,曾兄,幾日沒見,你的實力又有大漲哦,恭喜,恭喜。”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曾子賢循聲望去,不知何時,錢子純竟然坐在城牆之上,嬉笑的望著自己。

“錢兄,咱們倒是有緣,在這力都能遇到。”曾子賢心下一喜,異地遇故友,還是頗讓人感到高興的事情。

“哈哈,應該說是陰魂不散更何時吧。哎,真是倒黴啊,到哪裏都能遇到你這個災星。”錢子純雖然如此說,但人已經跳下城牆,跟曾子賢擁抱起來。

“哈哈,見到你還活著,真高興,走,風華樓,我做東。”錢子純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