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喜歡你,有錯麽 - 虛宇傲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虛宇傲劍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六章 喜歡你,有錯麽?

影像結束了,但留給傅遲吹雪的卻僅僅隻剩下兩個字:震撼。

尤其是最後的時候,兩人所展現的實力,月紫煙的那鋼鐵巨人以及媚兒所使出的妖域。

傅遲吹雪心中有著太多的疑惑,他望向月紫煙。

月紫煙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她不能說,因為她中了那可惡的禁心咒。

“媚兒的事情,你不能說,但關於你的,總可以告訴我吧。最後那個鋼鐵巨人是什麽?”傅遲吹雪不死心道。

“裏麵不是都說了麽?”

“該死,我是說這個東西怎麽來的?”傅遲吹雪直想抓狂。

“其實,它應該也算是一種變異的虛獸傀儡,隻是用紫金打造的軀體代替了虛獸。隻不過相應的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不說其中所消耗的虛種,就算是那重達二十多噸的紫金,帝國都再也無力湊齊了。”月紫煙一臉的可惜。但聽在傅遲吹雪的耳中,卻是大叫敗家啊。二十噸的紫金,別說是月璨帝國難以支撐,就算是最富有的紫淵帝國,也絕對無法量產啊。

“看來你爺爺,對你的疼愛還真是……”傅遲吹雪說不下去了。

“嘻嘻,不過,吹雪哥哥,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哦,那台機甲可是我設計的呢。”月紫煙突然得意的說道。

“你?”傅遲吹雪大吃一驚,怎麽也無法相信麵前這個丫頭有這種本事。

“喂,不要小瞧人好不好……好啦,是我山寨的總行了吧。”月紫煙實在受不了傅遲吹雪那懷疑的目光,最後隻能老實交代,在手機上輕輕點了幾下,裏麵立即放映出了一段視頻,赫然是她前世的時候儲存進去的一係列高達的動漫。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那台鋼鐵巨人……”

“是機甲。”

“哦,好吧,那台機甲是怎麽動的,像你所說它拋棄了虛獸的軀體,雖然有虛種支撐,但顯然無法提供給它戰鬥的技巧吧。”傅遲吹雪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有什麽好難的,你忘了,我是念虛士。剛才那台機甲就是由我控製的啊。雖然我本身沒有戰鬥的能力,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我就是用念力模擬出體虛士的戰鬥技巧來向機甲發號司令啊。嘿嘿,這其中,吹雪哥哥也算是居功至偉哦。我那些很多的招式,都是從吹雪哥哥那偷學來的呢。”

“恩,這次虛神大賽,我不準你使用那個東西,以後也盡量少用,除非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還有就是你應該知道剛才你是怎麽輸的了吧。最主要的就是你的修為不夠,而且差的很遠。我雖然也不是特別清楚媚兒口中的妖域是什麽,但從其發揮的能力來說,很像虛皇境強者的虛空領域。”傅遲吹雪想到媚兒的實力,額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有些事情一下就想明白了,而又有新的問題困擾著他。

他明白了當日,自己是怎麽從遊龍幫的追殺中逃生了,現在看來,肯定是媚兒救了自己。

不明白的卻是媚兒為何騙自己?像她那樣的強者,又為何親近自己?

難道是為了自己的虛種?

想起媚兒曾經見過自己的虛種,傅遲吹雪的心中更是一沉。

“砰。”傅遲吹雪猛的站了起來,他要去找媚兒,將一切都問清楚,不然他絕對寢食難安。

“吹雪哥哥,你去哪?”月紫煙焦急的問道。

“去找媚兒,問個清楚。”傅遲吹雪並沒有隱瞞。

“那我也去。”

“你不能去,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你還是別摻和了。”少有的,傅遲吹雪對月紫煙不假顏色。

當傅遲吹雪打開房門的時候,不由的一愣,隻見媚兒此時正站在門外,臉上的表情無喜無悲,直直的盯著傅遲吹雪。

“紫煙妹妹,你好像並沒有遵守承諾哦?”終於,媚兒將目光投向了房內的月紫煙。

“我沒說啊,隻不過我有它。”月紫煙剛才媚兒身上吃了虧,現在好不容易扳回一局,自然是得意的很,搖了搖手中的手機。

“哎,人算不如天算。吹雪哥,我知道你想問什麽,咱們找個地方談吧。”媚兒臉色一緊,也不再隱瞞什麽,一揮手間,已經恢複到了本來的相貌,媚惑迷人,美的無藥可救。

“我也是這麽想的。”傅遲吹雪點頭答應。

隨後在月紫煙詫異的目光下,隻見媚兒衣袖輕甩,兩人竟然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

虛空海一處怪石嶙峋的偏僻海灘上,傅遲吹雪兩人並肩而立,仰望這一望無際的大海。

海風陣陣,兩人一陣沉默。

“好美啊。”媚兒望著天水相接的美景不由感歎。

“你現在應該給我一個交代了吧。”傅遲吹雪無心賞景。

“吹雪哥……”媚兒話剛出口,就被傅遲吹雪打斷。

“還是別這麽叫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虛皇境,那麽你的真實年齡顯然不比我小,你這麽叫,我怕承受不起。”

“我…對不起,一直對你隱瞞到現在。正如你所想的那樣,我的修為確實達到了七星虛皇境,不過按照我族的算法,卻也是剛剛成年,所以,叫你一聲吹雪哥,並沒有過錯。”媚兒急忙解釋道。

但她顯然沒有顧及傅遲吹雪的承受能力,七星虛皇境,這是什麽概念。

雖然在紫虛大陸上,按照修為,分為假虛、淩虛、妄虛、傲虛、宗虛、聖虛以及虛皇七個境界,每一個境界又分初、中、高、巔峰四階,但因為跨入聖虛境後,幾乎每提升一點實力,都難於登天,就將這兩個境界細分為九星,一到三星為初階、四到六星為中階、七八兩星為高階,第九星為巔峰。如此算來,媚兒竟然已經是一個高階的虛皇境至強者了。可她剛才卻說自己的年齡比自己還要小,這讓一直以來自詡天才的傅遲吹雪,情何以堪。

在媚兒的麵前,自己還算是天才麽,簡直就是井底之蛙。

“我的身世來曆,現在還無法告訴吹雪哥,請你諒解。”

“這些我也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為何接近我?別告訴我什麽,喜歡我之類的狗血理由,我不認為一個虛皇境的至強者,能看得上我這個並不帥也沒有強大背景家世的小人物。”傅遲吹雪冷聲道。

“喜歡你,有錯麽?”淒迷的聲音,傳入傅遲吹雪的耳中,猶如雷殛一般,轟然在腦海中炸響。

傅遲吹雪轉頭望向媚兒,隻見她媚絲連連的眼眸早已經蒙上了一層的水霧,裏麵透露的傷心欲絕讓傅遲吹雪心中不由的一陣絞痛。

細想下來,從贍台樓第一次見到她,然後月台賞月,到之後的偶然相遇,然後一路走到紫淵帝國,走到這裏,一直以來,她都沒有表現出哪怕一點點的敵意,甚至數次幫助過自己。

如果不是她,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死在了列賓帝國,如果不是她的指點,自己如何識得那劍魂精靈,一路上,共患難,可何曾同富貴過,可她從未有過怨言,就那麽緊緊的跟在自己的身邊。

世上哪有一個女人會不注意自己的外表,可媚兒做到了,穿著肮髒破爛的衣服,不再注重外表,這些看上去都是微乎其道的小事,可正是從這裏,卻能真真的獲得感動。

可現在自己卻懷疑她的居心不良,她圖謀自己什麽,難道就是無相逍遙劍魄虛種麽?可剛才從月紫煙那看到的影像中,媚兒所展現的實力,尤其是其身上那近乎通明猶如水晶的夢幻虛衣,雖然看不出品質,但隻要明眼人都知道,絕對不比自己的無相逍遙劍魄虛種低。

“好一個小人之心。”傅遲吹雪自嘲著,恨不得狠狠的甩自己一個耳光。

“沒想到,在你眼中,我竟然是一個有所圖謀,故意安插在你身邊的小人。嗬嗬,細想一下,這又何嚐不是我的一廂情願,從認識到現在,你也不過是將我當成了知己,僅此而已。也罷,你我之間原本就是不可能的,這樣結束卻是最好。我該走了,臨走前也沒什麽東西送你,就給你留個東西作為念想吧。”看著傅遲吹雪冷冷的說不出話來,媚兒臉上掛滿了淒苦,隨後臉色一陣蒼白,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雪白色毛茸茸的狐尾,送到了傅遲吹雪的手中。

“媚兒……”傅遲吹雪剛要開口,但眼前媚兒已經漸漸的淡去,隻留下一個淒苦的笑容,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田。

“替我轉告紫月妹妹,讓她放心,隻要她遵守諾言,三天後,禁心咒會自動消散。”海天隻見傳來一道渺渺的聲音,如虛如幻。

“媚兒!”任傅遲吹雪如何呼喊,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媚兒真的走了,一時間,傅遲吹雪感覺心口滿是空虛,腦中一片空白,直到此時,他才意識到,他失去了什麽。傷了一個深愛著自己的女人的同時,也讓自己失去了一段最彌足珍貴的感情。

“知己,知己麽?去TMD的知己,媚兒,我愛你。”

海風陣陣,海水拍打著礁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