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以死相拚 - 悍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一七章 以死相拚

那大漢笑了,邊晃著大棍邊在笑,我一咬牙,抓著繩子就向上爬,爬了兩步後再回頭一看,隻見這些人陣型不亂,也是推著那大漢向前走了幾步,這下把我氣的腦袋上青筋直跳,想趁他們陣型散開後突襲的計劃落空了,還治不了他們了?想到著我向那大漢一眥牙,掏出法寶胡椒麵就灑了下去。

還是這東西好使,剛灑下去底下就亂了,噴嚏聲此起彼伏沒片刻的工夫那疊著的陣型就晃上了,這大漢首當其衝,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隻是將手中的大鐵棍舞的如同風車一般,見此情形我大喝一聲雙腳照著石壁一踏,接著將手中的空罐一砸,回身就向崖上爬去,那大漢把棍舞的更急了,我爬到崖頂後見二殿下以將那幾個大雪球滾了過來,太好了,我上來要找的就是這個,連著扔下三個雪球後,底下的陣型塌了,這些人在慘叫聲中紛紛摔了下去。

二殿下探頭看了看崖下後輕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你剛才弄了個什麽灑下去了?”。

我嘿嘿一笑道:“是我隨身帶的胡椒麵,這東西可幫過我好多次忙了,但就這一瓶,下次我就不知道怎麽辦好了”。

二殿下笑道:“沒想到你還帶著這東西,不過不要在想下次了,剛才他們是要活捉我倆才沒放箭,這次卻不行了,九郎,你與我大哥和四姐結拜了是嗎?”。

我趕忙道:“殿下勿怪,我本來不敢高攀的,但當時的。。。”。

二殿下一擺手道:“不要這麽說,大哥和四姐沒選錯人,今晚你我恐怕是難逃一死了,這黃泉路上有你做伴也不算寂寞,隻是沒想到老天會對我如此之薄,還有太多的事沒做完呀”。

他的話讓我覺得心中如同刀割一般的難受,難到就真要死在此處?太不甘心了,想到這我解下腰間的繩索道:“我就不信老天會讓您死在這裏,咱們在搏一下”。說完在地上找了個石頭用繩子密密的綁好,來到後麵的懸崖處在頭頂上掄了幾圈後直向對麵的黑暗中甩去。

一次不成,兩次不成,直到連甩了7。。8次後繩子像是繞住東西了,我使勁拉了拉,繞的很緊,當下拽著繩子就向那塊剛才係住我的大石邊上跑,但繩子卻不夠長了,懸崖下又有爬坡的聲音傳來,這下可把我急壞了,不及多想退回幾步後將繩子緊緊纏在腰間又拿出噬月短劍插在右腳後跟處一頂道:“殿下先過,我在這裏拉著”。

二殿下看了我一眼,然後奔過來道:“好,你先撐一會,我過去就拉你”。

繩子猛然一墜,我趕忙右腳頂住左腳邁出一大步將身體繃緊,緊縛在腰間的繩子讓我喘氣都困難,不多時兩眼就冒出金星來了,可就在此時,懸崖邊上卻露出顆頭來,他們上來了,我深吸口氣舉起早拿在手中的弓箭就射,那人被射中後慘叫了一聲就不見了,但與此同時,別的地方也冒出了許多人,而且手中都持著那擋箭的木牌,我沒在開弓,而是等他們上來,他們上來了,手中的木牌隻能護住頭和胸,我此時又射,又有幾個人倒下了,但其他人卻舉著刀槍奔了過來。

來不及放箭了,我扔掉長弓抓起腳邊的刀就砍,還好衝過來的人不多,暫時還能招架的住,但我吃虧在不能動,勉力劈死兩人後腹部也被劃了一刀,就在此時,一陣惡風撲麵,又是那使棍的大漢到了,不硬接不行,想到這我雙臂使足了力氣向外一封,隻聽鐺的一聲巨響,這一棍被我架開了,但卻震的我兩臂發麻眼前漆黑一片,長吸了口氣後舉刀就劈,我心裏清楚,不能等他先攻,不然第二下我肯定擋不住。

那大漢被我幾刀砍的手忙腳亂連退了好幾步,我暗叫倒黴,不然現在衝過去肯定能要他的命,那大漢又在笑,一步跨過來舉棍又砸,這次我把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硬接過第二棍後隻覺得全身一軟,再也拉不住這跟繩子了,雙腿一軟身體被繩子拽的直向後退,匆忙間我左手急忙伸出一把握住插在地上的短劍劍柄不放,同時右手揮刀直砍那大漢的雙腿,那大漢躲過後掄棍又向我的後心砸來,我隻好勉強將刀杆被到身後硬挨這一棍,一聲巨響後,隻覺得雙眼發黑胸中一熱喉頭發甜,一口血當時就噴了出來,這下再也握不住劍柄了,隻覺得渾身都空蕩蕩的,迷迷糊糊間手一鬆,身體已被繩子拽的直向崖下飛去。

手中的長刀掉了,我隱隱能看見它在打著轉向崖下墜,耳邊的風聲呼呼做響,眼看就要撞在石壁上了,我咬牙將身體縮成一團,手臂護頭雙腿綣起護住胸腹,剛準備好,身體就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我耳邊聽得喀的一聲輕響,然後左側肩頭碰到岩壁的地方就一絲力氣也使不出來了,接著就是疼,我知道這是骨頭摔斷了,此時隻聽頭頂有人喊道:“九郎你怎麽樣?我快上去了,你在忍一忍”。

我剛張口要答他,隻覺得腹中一陣劇顫,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我知道這次完了,內髒也傷的不輕,就是上去也跑不動,強吸了口氣後向上麵道:“殿下快走,不必管我了”。

隻聽上麵道:“你說什麽?”。

我沒再說話,而是用右手將綁在腰上的繩節一拉,然後身體就如流星一般墜了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眼前的景物讓我感到迷茫,但身上的劇痛卻讓我知道我還活著,我勉強轉動著眼睛打量著周圍,天以大亮了,我發現自己竟然懸空的吊在那裏,離地隻有不到一尺高,四外林木蔥蔥翠綠一片,地上那青青的草葉上還帶著點點露水,草叢中的野花開的嬌豔無比,那若有若無的香氣讓身上的疼痛都減輕了不少,我心中帶著驚呀活動了下身子,左臂已經不會動了,左腿更是一點知覺都沒有,右腿自膝蓋下也不會動,但卻不是很疼,看來是脫臼了,還好右手問題不大,隻受了一些擦傷。

吊住我的是一些樹藤,我伸出右臂一點一點的將身體挪出,待下到地麵上時才發現,地麵居然是熱的,胸腹間以經不太疼了,我慢慢的在地上爬著,前麵是一個小小的山泉,那水麵也在微微的冒著熱氣,爬到水邊我貪婪的喝著水,溫熱甘甜的泉水下肚後感覺又有些精神了,兜中還帶著點幹糧,可當我要去取時,才發現兜子已經不見了,懷中的東西也一樣不剩,我歎了口氣剛想抬頭,就見泉水的倒影中有一隻狼正在死死的盯著我。

我忙壓住心中的驚恐向那隻狼看去,這是一隻老狼,毛色灰暗身體消瘦,那張著的大嘴裏牙齒也是黃色的,一個滿是傷疤的頭麵上有隻眼睛是瞎的,它在離我不遠處打著轉,還不時用鼻子在地上嗅著,我知道它想幹什麽,它在等,等我死或是昏過去,那樣就可已直接咬我的喉嚨了,我盯著它看了一會,然後慢慢的向草叢中爬去。

它在後麵跟著我,我邊爬邊在地上搜尋著,一枝不到二尺的粗樹枝出現在我的麵前,我抓起樹枝用牙在一端咬著,等咬出個尖來後,翻身在地上一躺,右手握緊樹枝在腿下一放,就閉上眼睛不動了。

過了好久也沒感覺到它走過來,我竭力保持著清醒不讓自己睡著,又過了好一會,它來了,我能聽見草葉被踩倒的輕響,接著就感到腳尖上輕輕一疼,然後又沒聲息了,我還是保持著不動,它又來了,這次是另一隻腳,而且是重重的一口,我強忍著疼痛還是不動,又過了一會,看來它放心了,厲吼了一聲就撲到我的胸前,我等的就是這一刻,當它前爪剛搭上我的前胸時,我猛然睜開眼睛將樹枝刺向它那隻瞎眼。

樹枝深深的刺了進去,我拚命向裏刺著,邊刺邊翻攪,它哀嚎著,四隻爪子拚命的在我身上撓,我綣起身體護住要害任它撓,同時右手更加用力的刺,忽然喀嚓的一聲,樹枝斷成兩截,那狼打著滾翻出幾丈外後晃了幾晃就倒在地上不動了,我渾身鮮血淋漓,強忍著劇痛盯著那隻狼,它已經不呼吸了,看來那樹枝已刺入它腦子,我直盯了一柱香的時間才確定它死了,這才爬過去用手中的斷枝一下下的向它脖子上刺著,刺了幾十下終於刺破狼皮露出肉來,我扔掉樹枝撲過去拚命的吸著,粗硬的狼毛弄的我滿嘴都是,我吸飽了血後又手撕嘴咬的吞著狼肉,狼肉粗糙,堅澀難嚼,我堅難的吃著,等吃的差不多飽時,也累的筋疲力盡了,強烈的困意襲來,我靠在狼的屍體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