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黑鍋 - 同居校花女神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同居校花女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497章黑鍋

對於寶貝女兒的不滿,江嘯天哈哈一笑,連連說:“快請快請~”

“**年您請~”兩人客氣一番,共同了進了客廳,坐下後自由傭人送上茶水。

別墅內部的裝修,顯的文化氣息十足,看起來江嘯天也是一位有涵養的人,但徐揚卻能從江嘯天身上感覺到若有若無的煞氣。

看來江家也不見得有多幹淨。徐揚一邊與江嘯天聊著,一邊在心裏暗暗想道。

江嘯天見多識廣,徐揚博學多才,兩人從當下經濟聊到時下政治,又從政治聊到一些自己的見聞,最後扯到古代兩人是不相上下。

江若琳見徐揚能跟自己的父親一較高下,眼眸中癡迷的神采更勝,想起剛才在酒店的舉動,江若琳臊得渾身發熱,道了一聲失陪,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解決需求去了。

二十分鍾後,江若琳帶著滿足重新出現,衣服也換了。

徐揚多聰明,眼睫毛拔下來一根都是空的,瞳孔一縮,透視異能就把江若琳的裏裏外外看了個遍。

果然沒穿內褲。徐揚連連冷笑。

江嘯天不知道女兒已經被徐揚看了遍,他話題一轉,說道:“聽琳琳說,這次小徐你過來,是想把餐飲生意拓展到這邊?”

徐揚也隱瞞,實打實的說道:“是的,我之前曾經留意過華蘇省這邊的情況!我想跟江先生合作,打開華蘇省市場!”

“噢?想法不錯。我以前曾經跟你們海陽市的辛為財合作過,但後來我發現那人不地道所以就終止了合作。”江嘯天侃侃而談。

徐揚點頭,等江嘯天說完,徐揚才問道:“我這次,就是想和江家合作,我知道江家是華蘇省的經濟龍頭。不知江先生您意下如何呢?”說完後,徐揚端起茶水,吹了吹上麵的茶葉悠然自得的喝著。

江嘯天沒有馬上回答,他是商人。

在商言商,看中的是最後所得的利益,中式餐廳他曾經調查過,很有潛力。

經營手法新穎,一切都是透明的,很安全!

江若琳見父親遲疑,插話道:“爸爸,我覺得這是好事,而且我跟又是好朋友,他不會騙咱們的,我想我哥哥也會支持的。”

江嘯天沒說話,把其中的利害關係好處想清楚後,才說道:“小徐,我年長你一輩,稱呼你一聲賢侄不為過?”

“求之不得,江伯父。”徐揚知道成了。

江嘯天說道:“賢侄,我想知道,這次合作我們江家占幾成比例?要知道,華蘇省的地方可不小,牽扯到的利益非常大。”

徐揚微微一笑,這件事來華蘇省之前就想好了對策,他反問道:“伯父,您想占幾成?”

“三成,或者兩成半。中式餐廳我研究過,賺錢的速度很快,一個月一家店就算有最少一百萬的收入,一百家店,就是一個億。多疑……”江嘯天的意思很明確。

聽了江嘯天的話,徐揚哈哈一笑,道:“伯父,您太小看中式餐廳的賺錢能力!我們徐氏之所以能這麽快的發展,中式餐廳功不可沒,我們采取的經營理念,想必您很清楚,價格高一點沒有任何人有意見,為什麽?因為健康!”

“是,的確是這樣。”江嘯天回道。

“我準備給江家四成比例!也就是說當開出一百家分店的時候,江家每個月最少能收入四千萬!”徐揚很大方的給了江嘯天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

“當真?”江嘯天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江家雖然有錢有勢,可誰都不嫌錢多。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賢侄放心,中式餐廳在華蘇省的發展不會有任何阻力。”江嘯天站起來伸出手,與徐揚達成口頭上的協議。

“好!等我回到海陽,我就讓公司的人過來和您簽合同。時間就是金錢,速度要快。”願望達成後,徐揚心滿意足。

“沒問題!”

在江家吃了午飯,徐揚在江若琳的陪送下回到酒店,然後不由分說的把江若琳按在地上掏出寶貝塞進江若琳嘴裏,等硬起來後,快速**。

江若琳唔唔的悶哼,但心裏卻幸福的要死;最後,徐揚把體內的精華液留在江若琳嘴裏嘴裏,江若琳喉嚨一動,精華液再次下肚。

等江若琳走了,徐揚給朱由恩打去電話,不一會兒朱由恩就帶著紅毛出現在約好的地方。

徐揚分給他們一成利潤,條件就是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等時機成熟的時候,幫他的忙。朱由恩紅毛二人很痛快的答應。

第二天,江若琳陪著徐揚遊覽了深秋中的景點後,徐揚開車返回海陽。這次鄭傑鬆沒有暗中保護,而是光明正大的護著徐揚一同返回。

一身黑衣的蔡思,暗暗惱怒,自從徐揚來到華蘇省以後,他就一直跟蹤徐揚,準備找個機會下手除掉他。

但暗中保護的鄭傑鬆,讓蔡思很是忌憚,殺手的直覺告訴他,鄭傑鬆的實力不簡單,再加上徐揚本身的實力,蔡思沒有多大的把握。

無奈之下,他隻能選擇隱忍,不甘心的歎了口氣,蔡思買了機票登機飛往海陽,尋找合適的機會動手。

……

省城,華光集團!林忠天一遍一遍的撥打癩皮的電話,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林忠天把手機仍在桌子上,對坦克還有張文博說道:“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癩皮找出來!”

“是!天哥!”坦克與張文博對視一眼,離開辦公室。

電梯內,張文博想著葉雲湖的話,主動對坦克說道:“坦克哥,你覺得這個癩皮去哪了?”

坦克搖搖他那顆鋥亮的腦袋,說:“不知道!跑路了也不說準,死了也不說不準!”

張文博讚同的點頭,他說:“我個人感覺是被人幹掉了,而且還是剛去海島市的韓天義幹掉的。”

“哼,就憑他?廢物。”坦克不屑一顧,根本不願意提韓天義這個人。

……

海島市,華光集團分公司辦公室,韓天義攀著腿坐在靠在沙發上,阿傑還有明哥正襟危坐,韓天義開口說道:“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給天哥打電話。”

“是!”阿傑拿出手機撥通林忠天的電話,然後遞給韓天義。

林忠天此時正惱火的呢,接到韓天義打來的電話,他煩躁的問:“阿義,什麽事?”

韓天義知道林忠天心情不好,他說道:“天哥,這邊倉庫裏的貨沒了!能不能在運過來一批?”

“貨沒了?”林忠天有些奇怪,“現在才月中,怎麽可能沒貨!阿義,是不是你私吞了?”

韓天義冷笑,趕緊說:“天哥,我發誓絕對沒有!這陣子我賣的都是癩皮哥留在辦公室裏的貨。賣完以後,我讓下麵的人帶我去倉庫取貨,可到那兒一看,倉庫裏什麽都沒有!”

“你說什麽!倉庫裏什麽都沒有?”林忠天拍案而起。

“是啊,空空如也,我還以為這是社團的習慣,所以才打電話給天哥你的。”韓天義無辜的聲音再次響起。

林忠天呼哧呼哧的穿著粗氣,臉色漲紅,“這個該死的癩皮!”

韓天義明知故問,“癩皮哥?他怎麽了?對了,這幾天我給他打電話一直沒人接。天哥,是不是我得罪他了?”

盛怒中的林忠天明白了這是怎麽回事,他怒罵道:“癩皮這個狗雜種失蹤了!我懷疑他卷了那些貨自己單幹了!該死的畜生!”

“啊?怎麽會這樣?天哥那我們現在怎麽辦?”韓天義慌裏慌張的問。

林忠天深吸幾口氣,好不容易把情緒穩住,才說道:“阿義,你放心,明天我會安排兄弟送貨過去,把倉庫換掉,有癩皮這個畜生的消息馬上給我打電話!”

“是,天哥!”

掛斷電話,韓天義悠然而笑,他對阿傑還有明哥說道:“林忠天現在已經把注意力轉移了,明天貨一到,咱們就更換倉庫,準備發展勢力!”

“義哥,您真厲害。”阿傑佩服的豎起的大拇指。

就連明哥也說道:“義哥,真有你的,這一手無間道玩的漂亮啊~”

韓天義謙虛的擺擺手,帶著滄桑的笑意,說:“這都不算什麽,林忠天當年騙我,現在又忘恩負義的對我,我不會放過他的!”

“你們能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我,我韓天義絕對不會虧待你們。”韓天義信誓旦旦的說道。

阿傑跟明哥對望一眼,暗暗點頭,眼神中顯露出果然沒有跟錯人的意思。

注意到二人的眼神,韓天義對二人更放心了,當初兩夥人是彼此依靠,現在韓天義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也就自以為已經收服了阿傑還有明哥。

……

車子開進別墅區,徐揚放慢速度,然後問鄭傑鬆:“小鬆,做保鏢適應嗎?”

鄭傑鬆說:“適應!”

對於這個老實本分的少年,徐揚不知道該說什麽。很快,車子進了院,開進車庫。

從車上下來,看了一眼何若丹買的車,跟王伯打聲招呼,徐揚進了別墅,對李嫂說道:“李嫂,弄點吃的,我餓了。”

“好嘞。”

“表哥,你回來啦~”聽到徐揚的聲音,何若丹從房間彈出腦袋,看到徐揚後,從房間出來騰騰騰下樓疾步走到徐揚跟前,驚喜的看著他。

“是啊,回來了。有車的感覺怎麽樣?”徐揚笑嗬嗬的問。

“還好!沒多大變化,自從李威的爸爸被記大過處分後,李威的媽,就再也不敢看不起我了。”何若丹就跟炫耀似得,哼哼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