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連吃閉門羹 - 同居校花女神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同居校花女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90章連吃閉門羹

雙方的爭鬥一觸即發。

淩少高傲,徐揚同樣也高傲。

兩人不同的地方是,淩少的高傲是看不起人,仗著家裏有錢有勢。

而徐揚的傲,是那根支撐身體一切的傲骨!

頂天立地,不屈不撓!為了理想,奮勇前進,把任何艱難險阻都踩在腳下的錚錚傲骨。

兩人針鋒相對,誰都不曾後退。

就像永生永世的宿敵,針尖對麥芒,原子彈對氫彈。

“殺我?”徐揚眼睛微眯,遮掩住裏麵的神采,冷笑道:“殺我,你也要有那個本事!”

“走著瞧!”淩少嘴角一揚,帶著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抽身而退。

“沒事吧?徐揚。”等淩少他們走了,陳清雅幾步走到徐揚跟前,主動攥住他的手,關懷的問道。

“沒事。”徐揚麵無表情的回答。

淩少的反應證明一件事。總店的油漆真不是他潑的,要不然他也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可如果這樣就讓徐揚打消心裏的懷疑,那同樣不可能。

徐揚的樣子,讓陳清雅很擔心,可她又知道自己幫不上忙,隻能在心裏幹著急。

這一著急,本來被壓製下去的記憶法後患,再次有了抬頭的趁勢。

“走吧。”徐揚沒了繼續散步的念頭,說完後,兩人一同往回走去。

……

“張副區長,外麵有位陳先生要見您。”秘書敲開門,走到桌前,小聲對正在辦公的張偉說道。

“陳先生?”張偉不認識姓陳的先生。

他是新上任的副區長,接替陳彪的位子,四十多歲,有些謝頂,舉止有些高傲。

“是的。他自稱陳明旭,風華絕代的老板。”秘書說出陳明旭的名字和身份。

“不見。”張偉瞬間知道這人是誰。

他隸屬於淩宏圖一脈,這次他能上位,和淩家的在背後的作用密不可分。

如果被淩家知道他和對頭的人接觸,他這個還沒做熱乎的副區長位子,肯定不保。

為了自己在海陽市的仕途,他謝絕見客。

“是。”秘書一聽張偉的語氣很果斷,應下後,退了出去。

走到還在走廊等候的陳明旭跟前,他說道:“陳先生,很不好意思,張副區長馬上就要開會,所以沒時間。”

“開會?”陳明旭怔了怔,旋即問道。

“是的,開會。”秘書重複道。

“那好吧,改天再來拜會。”陳明旭微微一抱拳,表示感謝後,轉身離開。

看著陳明旭上車離去的背影,秘書露出一抹嘲笑,小聲自語道:“這次都不見你,下次更不會。”

“怎麽樣九哥?不見是吧?”周望晴像是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似得。

“是啊,秘書說要開會沒時間。”陳明旭自嘲的笑了笑。看來影響力還是不夠啊~

周望晴點了點頭,表示明白陳明旭的意思,她用小指蹭了蹭耳鬢的頭發,才說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肯定不會私自見人的,咱們改天再來。”

“我也是這個意思。”

……

“請問張副區長現在有時間嗎?”第二天一早,陳明旭再次來到老城區區政府辦公大樓。

“稍等,我去問一下。”秘書帶著職業化的微笑,說完後,直奔張偉的辦公室。

沒多久,也就是幾秒鍾的功夫,秘書就出來了,“很抱歉,張副區長正在審核文件。”

“噢,謝謝。那我在這等會兒。”陳明旭壓著心裏的暴躁,語氣平和的說道。

如果不是為了打下關係,這種被人拒之門外的事情,陳明旭早就火了。

這要是別人,陳明旭直接一把火燒死他!

“您不用等了。今天一整天張副區長都沒時間。”一看陳明旭要在這兒等,秘書趕緊找理由。

“我等副區長下班。”陳明旭的笑容已經很不自然。

“副區長下班也沒時間。”秘書一點麵子也不給,直接拒絕。

“-----”陳明旭一下子火了。

怒氣怎麽壓也也不住,他瞪著眼,怒目圓睜,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張副區長不會見你的。”秘書撂下一句話,直接走人。

該死!陳明旭大口大口喘息著。因為壓抑著憤怒,他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砰!”門口的垃圾桶被他一腳踢飛!

“走!”用力關上車門,陳明旭憤恨的看了一眼區政府辦公樓,帶著怨恨離開。

“還是不見?”見陳明旭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周望晴試探性的問道。

“他根本就不想見!”陳明旭使勁捶了一下車門,然後帶著陰狠的聲音罵道:“這個該死的老東西!”

“不想見?”周望晴納悶了。

為什麽會不想見呢?自己這是給他送好處,談合作來的。他應該知道這裏麵的門道,可現在竟然不見……

難道他為人正直?是個好官?周望晴心裏冒出一個念頭。

而陳明旭則是已經撥通徐揚的電話,“徐哥,在哪兒呢?沒事的話,來辦公室吧,遇到難啃的骨頭了。”

“好嘞,馬上就到。”這兩天一直在總店盯著的徐揚,囑咐幾人注意安全後,開車直奔風華絕代。

雖然前台接待不知道徐揚叫什麽,可特認出這人和剛來的大老板關係非常。

也不阻攔,隻是撥通上層的電話,說徐哥來了。她聽那些人都這麽叫。

“徐哥。”守在辦公室兩邊的小弟,躬身行禮。

徐楊點頭後,進了辦公室。

好家夥,辦公室裏全是煙味,就跟著火似得。

徐揚打開窗戶後,才坐在黑皮沙發上,右手扶住沙發避,問道周望晴:“怎麽回事兒啊?”

之所以問周望晴,是因為徐揚看出陳明旭此時的情緒不咋的。問也問不出來。

“連續兩天吃了閉門羹。”很快,周忘情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聽完周望晴的話,徐揚也有些納悶,這拒絕的也太明顯了。麵子上一點都不好看。

不隻是壞了落了陳明旭的麵子,更是把以後的合作徹底打死。

這種人要麽是為人清廉正直死板,要麽就是後台強硬有背景。

可自從華夏那位最正直的老爺子退位後,華夏已經沒有這樣正值的官員。

就算那些清官,也很油滑,輕易不肯得罪人。所以,徐揚直接把張偉歸類成第二種,有強硬的背景,不怕報複,更不把陳明旭放在眼裏。

“九哥。你想怎麽辦?”徐揚一時之間也沒有好的辦法。

“報複!”陳明旭的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自從成為社團的大哥,還真沒人敢不給他麵子。

張偉是是第一個。稱霸老城區新市區後的第一個!

“ok。注意安全。”徐揚也不反對。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是關於政府方麵編製的問題,他說道:“我記得,每位區長下麵都有兩個副手。”

“是的,另一位副區長叫莫明,為人正直清廉。”周忘晴手裏有資料。

“當時覺得這個莫明不好接觸,再加上你也說要和新來的打好關係,所以才去拜會張偉。”周望晴這話好像是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徐揚身上。

“現在不好接觸也要接觸。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關係網。”徐揚看的很清楚。

雖然現在社團和市局的合作很順利,也很愉快,可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會殺雞取卵。

“我試試吧。”陳明旭掐滅手中的香煙,歎了口氣。

連續兩次吃閉門羹,而且最後一次還是一種近乎侮辱的姿態,這讓陳明旭心中的怨氣,越來越大。

“有困難我們一起想辦法。大家是好兄弟!”徐揚伸出拳頭,說道。

“當然是好兄弟。”陳明旭也伸出拳頭跟徐揚碰了一下。

“我正好也有事情需要幫忙。”徐揚覺得淩少既然那麽說了,肯定會有動作。

雖然現在很安靜,可誰都說不準什麽時候他就在背後給徐揚一刀子,不得不防。

“怎麽了?”這話是周望晴的問的。

“前兩天總店被潑油漆了,我懷疑是淩少幹的,後來又有衝突,他的意思是要報複,所以我想借幾位兄弟在總店那邊看著,如果出事了,也有個幫手照映。”徐揚把自己的想法說出。

“成,這個沒問題,小意思。”陳明旭很痛快的答應。

……

“淩大哥,接到消息,進興的大哥陳明旭這兩天連續去區政府拜訪新上任的副區長。”喬四站在淩嘯月背後,身子微微躬著,小聲說道。

“張偉見他了?”淩嘯月頭也不回。

“沒有。”喬四很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張偉和高明春一樣,都是我們的人。不用擔心。”這些小事淩嘯月不放在心上。

“是。”喬四趕緊點頭稱是。

“我弟弟有什麽動靜嗎?”淩嘯月又問道。

“他這幾天找趙剛要過小弟。這幾天應該會動手。”喬四就像管家一樣,所有的事情都知道。

“注意保護他的安全。”淩嘯月說完後抬起手往後拜了拜。

“是。”喬四趕緊下去。

喬四走後不久,淩嘯月就接到一通電話,打來的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上任沒多久的老城區副區長張偉。

“你好。張副區長。”淩嘯月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

“哎喲,大公子您可千萬別這麽叫。沒有宏圖大哥的照映,這位自哪能輪到我坐啊。”雖然淩嘯月看不見,可張偉還是點頭哈腰的討好。

“你一直跟隨我爸爸,我們不會虧待自己人。”淩嘯月嘴角輕挑,露出一抹笑意。

“是是是。這是給大公子打電話,是想匯報一件事情。”張偉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麽事?”淩嘯月佯裝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