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法旨降臨(下) - 黃泉帝君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黃泉帝君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百七十章 法旨降臨(下)

“凡挑釁天道威嚴者,即為異端,天棄之。”

寒三娘他們還沒動手,天罰雷木林內響起一個極其高傲的聲音,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漠視蒼生的冰冷眼神,那眼神裏不含絲毫的情感,昭示著天道至高的無情。

“萬雷吟。”

天罰雷木林中飛出一串鈴鐺,鈴鐺上銘刻生澀難懂的上古文字,鈴鐺內蘊含著陰陽混沌,宛若一個又一個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隻是這些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孕育的全是雷霆。

“不好,三娘速退。”

望著那從天而落的鈴鐺,白玉沒有血色的臉上更加蒼白,他從這充斥著雷霆的鈴鐺上,嗅到了至高無上的威嚴,那股威嚴已經超脫了仙器的範疇,白玉有九分的把握,認定這鈴鐺乃是一件神器,一件容納了雷霆本源的神器,雷霆本就是世間最霸道的力量之一,可見這鈴鐺哪怕在神器中,都應算是非常恐怖的大殺器,天君縱然很強,但若遇到神器,仍舊不堪一擊。

寒三娘他們,聽到了白玉的呼喊,可惜還是遲了,那鈴鐺落得速度看上去不快,可卻在瞬間,形成一片雷霆領域,扭曲了在它控製範圍內的所有大道法則,天君境界的力量依舊來源於天地大道,突然間失去了對大道法則的掌控,寒三娘幾人莫說發動最強的攻勢,連退回來都難以做到。

“不。”

看到自己的妻子陷入了危險,水吟月瘋狂大吼,全身毛孔都爆發出層層血霧,他再度進入了蠻化的狀態,隻是這次更徹底,他整個人看上去,像是半人半獸,骨骼摩擦血肉的聲響,聽上去讓人牙齒都發酸。

他連揮九拳,拳出虛空陷,猶如九條蠻荒巨龍衝天而起,蠻神九裂,這是他的極限,此招一出,他體內的鮮血失去了生機,散發光芒的骨骼亦是黯淡了許多,不過為了凝冰,他早就沒了顧忌。

蠻神九裂,是屬於另一個宇宙的秘術,非常的玄妙不說,更不受五界法則的製約,盡管礙於神器的威壓,蠻神九裂的威力被削弱了點,但相較於其他法術,已是很了不得了,九條蠻荒巨龍,仿若無窮無盡的龐大力量,仿佛都真要將天裂成數塊。

那鈴鐺感受到自己神器的榮耀正在被踐踏,異常的憤怒,沒等神罰雷木林中的主人降下旨意,便自動發起了攻勢,萬雷齊落,沾染著混沌氣息的雷海怒吼著散落人間,最靠近鈴鐺的那條蠻龍,首當其衝被湮沒在其中,瞬間被吞噬掉。

“神霄玄冥劍。”

水劍鋒撤去了守護結界,往自己的天靈蓋處一拍,一柄五尺長的小劍從裏麵鑽出,這柄劍,水劍鋒以自己的氣血蘊養了千年,是他的本命法器,鑄就此劍的玄冥王水,也是一種先天之物,也就是說,此劍雖為成神器,卻也有神器的部分特性,勉強算是件神器胚胎。

水劍鋒召喚出此劍,並非希翼此劍能抗衡那傾斜雷霆海水的鈴鐺,神器胚胎畢竟是胚胎,與真正的神器的差距不可道計,他祭出神霄玄冥劍,隻是為了給寒三娘他們爭取更多的時間。

神霄玄冥劍劈出,狂暴的虛空中飄起無數的波瀾,傾斜而來的雷霆海水,被劍光攔腰劈斷,雖說是飲鴆止渴,不用多久,這柄神劍勢必會在雷霆海水中靈性盡失,但現在也管不了這麽多了。

有水吟月和水劍鋒出手阻攔那鈴鐺,深陷在神器威壓漩渦中的紫衣侯,拚盡全力,燃燒天君本源,強行將自己境界提升到天君巔峰,他身上披著的紫袍,閃爍起無數咒文,掀起一場風暴,將霜若、凝冰、和獨孤仙兒先後甩出百裏,然而就在那紫色風暴靠近離紫衣侯最遠處的寒三娘時,停駐不動的鈴鐺化為一抹流光,以極速撞向寒三娘,一次次的挑釁,點燃了它瘋狂的怒火。

“三娘。”

看到寒三娘即將香消玉殞,白玉魂都散了,他想再祭殺招,可惜剛剛的‘寂滅’,耗盡了他的法力,體內嚴重至極的傷勢更是讓他連燃燒本源都做不到。

“爾敢。”

水劍鋒怒瞪九天之上的神罰雷木林,他的聲音冰冷刺骨,一股淩厲無比的無上劍意直指天穹,天地間的巨響都被這股劍意壓製下來。

“上古無上劍道,你倒是不錯,隻不過以你半帝的境界,這無上劍道,你又能發揮出幾分真意。”

神罰雷木林中傳出一聲歎息,歎息中夾雜著些許不可察覺的譏諷,水劍鋒沒有爭辯,他沒有時間了,盡管鈴鐺的主人在跟他對話,但那神器鈴鐺的去勢不止,寒三娘在體外布置了寒冰防禦,可能存活下來的幾率,恐怕連一成都不足。

“我心如劍,劍心如我,心劍合一,萬劍朝宗。”

水劍鋒雙手平舉,瞬息間,但凡他所見,天地萬物皆化劍種,萬魔窟內所有修士體內的真元被奪,化為一柄柄光劍,隻是有些光劍耀眼無比,有些光劍則頗為黯淡,可當光劍的數量達到數以萬計,水劍鋒的劍意攀登到巔峰,他自己亦化為一柄神劍,與那數萬劍種一起,衝進墨黑色的雷霆海洋,他的目標不是鈴鐺,而是藏身在神罰雷木林中的那個人,這手圍魏救趙,未必可行,可水劍鋒別無選擇。

“不自量力。”

那人冷哼一聲,天地為之變色,水劍鋒所化的神劍上頓時出現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痕,無數的殷紅鮮血濺出,水劍鋒對此不聞不問,近乎瘋狂的繼續逼近。

“好膽量,隻不過太愚蠢了,看在你讓本座挑起點興趣的份上,本座親自送你上路。”

那人的聲音變得很輕蔑,似乎在他眼裏,奮進全力,燃燒生命的劍鋒,不過是隻不識時務的螻蟻而已,都不值得他動用一根手指。

眨眼間,雷木林上方形成一根虛幻的手指,那手指形成的刹那,連神器鈴鐺也黯然失色,天地間,仿佛隻剩下這根手指。

“不可能。”

所有人心裏都瘋狂的大吼,這人到底是什麽境界,一根手指就好像擁有洞穿人界的力量,帝境至尊也肯定做不到。

水劍鋒絕望了,他這一劍的威力隻是逼近帝境,而對方顯然遠在帝境之上,無需交手,勝負已定。

“天佑,千年不見,你還是那麽威風八麵啊,他不自量力,那你看我值不值的你出手呢。”

一座綻放著琉璃神光的七彩寶塔,不知從何處出現,庇護住神力枯竭的水劍鋒,定住恐怖的雷海,甚至連那神器鈴鐺,在這座寶塔出現的刹那,都遠遁千裏,逃回到神罰雷木林附近,像是懼怕被這寶塔給鎮壓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