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煉器(上) - 黃泉帝君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黃泉帝君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百六十九章 煉器 上

……七寶琉璃塔懸浮在頭頂,世間自在王佛、明王不動尊,兩大佛界始祖巨頭一左一右端坐在寶塔兩側,結出無上玄奧的手印。……

“一花一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一葉一追尋,婆娑三千界,明悟隻一人。”

琉璃淨光普照,垂落萬千佛紋,虛空為籠,鳳羽將自己拘禁在七佛佛偈創造的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中。

祭煉法寶,最忌煩躁、最怕打擾,鳳羽竟敢在天魔殿當眾煉寶,自然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佛道法決用來靜心寡欲是上上之選,有七佛佛偈的加持,鳳羽縱然還沒有得到佛道篇,對佛法的領悟就已經攀登到一個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峰,完全有資格與普羅島得道高僧參禪論法。

玄武屬水、青龍屬木,五行之中以水生木,鳳羽同時祭煉兩件道服,壓力頗大,借助五行至理不僅可以削弱負擔,還可以增幅祭煉之後道服的威力,從一開始鳳羽就打算將四件道服收集齊全,然後以逆天之力親手打造出第五件道服。

青龍、玄武、白虎、朱雀占去了木、水、金、火,唯獨缺了五行之中最為平和最為中正的土,鳳羽相信殺戮之神起初的設計一定是鍛造出一套五行神裝,好讓他來日重返魔界,再戰魔君銜燭,可惜中間定是出了什麽變故,五行缺一不說,四件道服也不過勉強達到絕品道器的級別。

鳳羽沒有掌握輪回之術,看不清楚過去未來,殺戮之神在人間界後來究竟又遭遇到何種厄難,真的是被魔君意念斬殺還是怎樣都不得而知。

但鳳羽既然繼承了這套五行道服,就注定要讓它們有臻於完美的一天,想象一下五件聖品仙器級組合道服,豈是用恐怖二字可以形容的。

聖品仙器中拔尖的存在被賦予神器的稱號,仙界的鎮界至寶大羅天盤、魔尊的冥龍印、佛界九舍利都是神器,而鎮魂閣的群魔鎮魂塔則是稍遜一籌,稱得上聖,卻配不得神,菩提樹、七佛佛偈、九幽令算是天地靈物,不在法寶之列,曦鸞的本體人麵桃花扇若是可以飛升入魔界修行,日後指不定也有成聖成神的機會。

五行神裝是鳳羽勾勒出的藍圖,隻是連他自己也知道要完成實在是太過艱難,千裏之行始於足下,現在就是他煉製神器的第一步,也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空戒烏光一閃,一件神光異彩的道服漂浮在鳳羽麵前,玄武和青龍的強大圖騰在道服中遊轉,不時發出刺耳的咆哮聲,好似活物一般。……居

“九天封魂,雷霆神禁。”

將玄武道服和青龍道服融為一體後,鳳羽還沒得空祭煉過,可惜沒有器靈的他們就如同失去獠牙的雄獅,翻不出多大的浪來。

參悟九天雷霆封天鎮地大陣的奧秘,再與九天神禁之法兩相應和,鳳羽對封印之道有了豁然開朗的體悟,封印的霸道與神奇更是令鳳羽感觸良多。

紫金雷紋劍上紫氣縈繞,飄落下穴形狀的符錄,在兩件道服刻畫出千萬道密密麻麻的紋路,道服的不安與躁動漸漸趨於微弱,偶爾吼出一聲桀驁不馴的嘯聲,可也擋不住被降服的大勢。

鳳羽盤膝而作,靜靜的感悟天地的每一絲波動,捕捉萬千大道的原點,大道音律在天魔殿中不絕於耳,天魔殿外百花齊開、百獸齊鳴,心魔教主留下的道紋居然自動開啟,貪嗔癡、七情六欲的粉色迷瘴籠罩了整座宮闕。

“怎麽會怎麽會心魔教主是仙尊境的蓋世雄主,他留下的道紋,連仙靈都可以生生磨滅,可惜數千年來卻無人可以激發,威力不能顯露出萬一,現在,現在居然被一個外人煉器的波動開啟,究竟是問什麽,問什麽?”

長須魔君仰天長嘯,抒發著內心的震撼與不甘,他緩緩的跪下,縱然在不服氣,事實終究是事實,到這一刻他才明白那個正在閉目養神的青年骨子裏蘊涵著毀滅天地的能量。

“心魔道紋,看來這筆交易是虧不了了,縱然地人兩宗傾巢而出,也休想突破心魔道紋設下的屏障,隻要心魔宮闕還掌握在天魔宗手中,天魔宗就不會滅亡,待到仙器出世,那群混蛋都要死,全都要死。”

獨孤真眼底燃起熾熱的火焰,他不知道鳳羽究竟要煉製什麽等級的法寶,但光憑鳳羽有能力開啟心魔道紋,就值得他下盡血本。

時間,獨孤真現在最渴望的東西,仙器和底蘊的恢複,是左右勝負天平的重要籌碼,仙器出世的日子不遠了,但沒有底蘊支撐與催動,費盡心力的火中取栗到最後恐怕會落得個為他人做嫁衣的淒慘境地,他是梟雄,野心是他活著的不竭動力,隻是他早就學會將野心埋藏在心底最隱秘的地方,沒有人可以窺伺到的地方。

如果說獨孤真之前的打算是如何利用鳳羽,將鳳羽的價值挖空掘盡,但就在鳳羽開啟心魔道紋的那一刻,獨孤真徹底放下了個人成見,對鳳羽最後一絲輕視隨風遠去,鳳羽的價值已經是他無法掌控的,他暗暗發誓,即便是傾盡天下,也要想法設法令鳳羽成為他的盟友,而不是棋子,至少如今他沒有自信做那個執子落子的棋手。

遁入空靈境界的鳳羽,不知道獨孤真的算計,但他是不會讓獨孤真如願的,鳳羽的舞台很大,大到包容整個五界,人間界已經快要束縛不這條遒勁的蒼龍了。

時間在不停的流逝著,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鳳羽依舊是一動不動,但大殿中連發絲波動的聲響也沒有,閑雜人等全在獨孤真眼神的示意下,靜悄悄的離開了天魔殿。

盡管他們之中不乏有人好奇鳳羽的煉器過程,但獨孤真的決定從來不容反對,何況之前魔眼對他們道基的傷害,必須盡快修複,否則很容易殘留下不可治愈的暗傷。

有資格留下的,隻有吳道子、薑仁義、長須魔尊三位半仙,至於白玉三人麽,原本是連立足於天魔殿的身份都不夠,但在曦鸞固執的讓他們留下,獨孤真看到曦鸞的深不可測,也默許三人留下。

漫長的等待一直持續了六個時辰,在七佛佛偈的佛氣洗禮下,鳳羽好似琉璃打造的雕塑,塵埃不染、劫數難侵。

“混沌紀元眾生泯滅,唏噓幾世輪回悲哀,一生背負萬丈塵寰,是緣、是孽,還是一場煙花繁夢?”

鳳羽雙手合十,傾世風華如他指間的一點流砂,他緩緩的睜開雙眸,日月星辰、亙古無言,青山長河、千秋綿延,煙雨霧靄、不老彌新。

“靜水流深,滄笙踏歌,三生陰晴圓缺,一朝悲歡離合,不是我不願放下,是我無法放下。隻怕一朝春去紅顏老,花落人亡我不知,若是無情是道,那我寧願無道,終此一生,我隻為了曾經許下的諾言而活,天阻我,我誅天,地擋我,我滅地,道困我,我便斬盡三千大道,我是落鳳羽,不是項天問,帝君是我,鳳羽依舊是我。”

仿佛來自遠古神魔戰場承載無上榮耀的戰鼓之音,瞬間彌散開去,諸天震動,道音嘶鳴,空間、時間、宿命、因果一切的法則憤怒的朝鳳羽席卷而去,似乎要將他撕得粉碎,玄武、青龍道服匍匐著,唯恐被波及到而從這個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徹底湮滅。

輕蔑的笑容,黃泉之珠化作明黃色的帝冠,九幽令變成漆黑的帝服,黃泉帝君的威嚴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

風雲翻湧,一輪昏黃色的圓盤降臨人世,上麵雕琢著古怪之極、不可思議的符咒,一股古老而厚重的力量,從輪盤中緩緩升起,仿佛沉眠了千萬年,再度蘇醒,唯我獨尊的氣勢興盛不衰,天地為之色變。

力量還未完全顯化,天際就響起隆隆雷音,劇烈的顫抖從地底深處傳來,好似一頭被禁錮多年、生機薄弱的洪荒異獸,將要重新複活過來,天魔殿的牆壁不斷的出現巨大的裂縫,巨大的石塊紛紛墜落,仿佛末日降臨一般。

“不好,吳老、薑老、長須魔君,速速出手,封印大殿。”

獨孤真大驚失色,心魔宮闕是天魔宗的基業,天魔殿則是心魔宮闕的樞紐,一旦天魔殿徹底破壞,心魔宮闕便不複存在,那在更深層次煉製仙器的半仙、仙卒、半步仙師還有即將成形的仙器,隻怕危在旦夕。

“謹遵宗主法旨。”

三大半仙的反應比獨孤真好不到哪裏去,倉皇之中,薑仁義將白玉、寒三娘、蠻牛收盡了自身的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中。

“四象無極,鎮。”

“四象無極,封。”

“四象無極,禁。”

“四象無極,縛。”

薑仁義、吳道子、長須魔君、獨孤真,站在四象方位,聯手釋放天魔宗世代相傳的無上秘術‘四象無極、鎮封禁縛’,從四人的額頭射出四個古老的文字,糾纏在一起,形成一個黑紅二色的玄秘符號,在天魔殿的上空無限製的擴大。

您的留言哪怕隻是一個(__)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