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龍洲一統 - 雲狂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雲狂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洲一統

“失蹤?”雲狂幾乎跳了起來,臉色一瞬之間難看到了極點!

這條消息,無異於一道晴天霹靂,當頭劈下!

“我娘怎麽會失蹤的!她有沒有留下什麽消息?什麽時候的事情?”雲狂連聲追問著,心中的急切提升到了極點,恨不得立刻回到柳京看一看,娘親失蹤了,自己那位老爹恐怕要急瘋掉,她又何嚐不是?

雲狂暗暗埋怨自己大意,此番前來燕境柳京空虛,沒有留下戰鬥力太強的高手,中心全都放在了秋鳴邊境這一塊,沒想到卻讓人鑽了空子!

柳西月道:“三天前的事兒了,柳宮內我留了部署,就是上回你看見的那些人,他們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卻沒有發現任何痕跡!要說是你娘自己離開的我也不信,她隻是個沒有任何武功的女子,我的部署絕對會護她周全,可是三日前她前往天稟寺上香,為你祈福,進了寺,就再也沒有出來……”

“這肯定是被人擄走的!”雲狂咬牙切齒,目光冷厲如電,竟敢抓走我柳雲狂的美貌娘親!莫不是活膩了!

向婉兒在雲狂心中的地位非常之高,幾乎是她最最重視的人,來到這個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她第一個立誓要保護的人,如今下落不明,有可能是被人劫走的,她心裏的火氣怎能平息得下來?雲狂簡直恨不得捉到那人千刀萬剮才好!

“狂兒你別著急,舅母不會有事兒的。”葉少秋一把摟住她,沉聲安慰,目光卻在不住轉動。“冷靜一些,我覺得事有蹊蹺,燕北玉的勢力應當都應該在秋鳴城集結完了,而我娘手下的人還有極為厲害的白竹高手,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帶走舅母,而又不被人發現,你說,要怎樣的境界才能做到?”

雲狂眸中精芒一閃,淡淡說道:“唯有天竹!起碼也要近似天竹!”

“真正登上天竹高峰的高手,少之又少,這個大陸也沒有到那種天竹高手泛濫的地步,不知狂兒你可曾發現,今日會場上有兩個老婆婆,武功境界非常特殊,尚未達到天竹,卻有著天竹靈氣。”葉少秋說到這裏,目露寒光:“燕北玉曾經說起過他們,鳳舞向氏!”

“鳳舞向氏……啊!”原本尚未覺得什麽,可此時向婉兒一失蹤,再咀嚼這四個字,就有一種不同的味道,雲狂不禁翻了個白眼驚叫起來:“我娘難道和他們有關係?”

可是向婉兒自己都似乎都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背景。

向婉兒曾經告訴雲狂,她的父母親年輕的時候是怎樣在商場沉浮,但卻得罪了當地府尹,被府尹私下報複,滿門都讓那些府尹買通的強盜給殺盡了,家破人亡那一日,向婉兒逃出家們被人追趕,在大街上遇到了凱旋而歸的柳劍。

接下來便是一場英雄救美人,一怒為紅顏的佳話,柳劍救下向婉兒,聽了事情以後帶著軍隊直衝官府,找到當地府尹魄力十足當街剁了他的狗頭,隨後英雄美人互相愛慕結為夫妻。

向家若有這樣大的背景,向婉兒一家當年為何被滅門?他們的武學去了哪裏?

“那兩個人我自然感覺到了,可她們並未對我們露出敵意,所以她們悄然遁走之時,我才沒有為難他們,早知如此,我不把她們捏死才怪。”雲狂惡狠狠地說道,想到那個不知下落的向銀衣,又皺眉道:“難道他們是為了半年之後的龍洲鳳舞百年之決?”

“也有可能,向銀衣不是你的對手,派人捉了你最在乎的親人威脅你,又滅去輕塵塔奪走靈寶雪魄精,企圖提升功力,哼哼,好個鳳舞向氏!打狗也要看主人,我所創門派,也是容得他們說滅就滅的,欺我龍洲無人了不成!”柳西月同樣火冒三丈。

思索了一陣,雲狂反倒冷靜了下來:“半年之後的天下比武,百年之決時候也不遠了,這段期間我們先派出各方的情報網絡找找看我娘的下落,如果找不到,多半就在他們手上,百年之決,我自然會要那向銀衣付出代價!”

話雖如此,雲狂心裏卻非常擔心這個半年會不會出什麽差錯,她有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仿佛向婉兒已經離她遠去了似的。

目中不自覺地露出狠厲之色,雲狂暗道,鳳舞向氏,你們最好別把我的美貌娘親弄出個好歹來,否則,我不介意帶著全龍洲大陸的天竹高手踏平了你們的宗門!

隨後,雲狂又去瞧了瞧亦輕塵的傷勢,他的傷勢並不沉重,精神上受的刺激卻是不小。可惜的是,他清醒以後也依舊說不出攻擊宗門的究竟是誰,獨獨知道,那隻有一個人,強大到無法匹敵,而且那人能調動天竹靈氣。

雲狂愈發確定自己的推測,派出人手找人的時候,特別叮囑柳翔尋找向銀衣的下落。

龍洲大陸曆996年秋,隨著大燕國秋鳴城的陷落,龍洲大陸統一戰爭正式打響!

天柳國天雲公主柳雲狂在秋鳴城登高一呼,猶如一陣強烈的旋風,頃刻席卷龍洲大陸的每一寸土地。

滄江以南,天柳國已在天雲公主冊封的那場和親盛會上定下了大局,諸國無一有任何異議,再次派出使臣,紛紛歸降。

滄江以北,五百萬雄兵,兵分十八路,蕩平天下!

中路兩百萬大軍由柳雲飛將軍親自率領,浩浩湯湯直取北燕燕京,其餘軍隊各自在邊境掃蕩,形勢猶如摧枯拉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所到之地不出十天便可奪取,統一之大勢已不可逆轉!

時光如電,一晃而過,又是半年。

炎炎寒冬,大雪紛飛,滄江兩岸的淺水已然結成了堅冰,臨江處,一名頗為英俊的中年男子披著一件華貴的狐裘襖子站在岸邊,濃鬱的憂慮之色點綴在英挺的眉間。

這正是當今天柳國的一代國君,開國柳賢王,在秋鳴城攻克以後,為了照顧今後的天下格局,天柳正式遷都,定都在龍洲大陸中心的白鷺城,皇宮日前剛竣工不久,這片地域臨江,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豪邁氣勢,柳劍本人是相當的喜歡。

但是正逢向婉兒失蹤,這個年節都沒有過好,半年以來柳劍鬱鬱寡歡,連頭上的銀絲都添了幾縷。

“爹爹,又在為娘親的事情擔心麽?”雲狂悄然來到柳劍身後,輕聲問道,黑眸中暗含內疚,時間這樣久了,還是沒有任何一點兒向婉兒的消息,柳翔和柳西月的情報網絡都快把龍洲翻了個天,如此依舊找不到人,大約隻有那些鳳舞之士可以做到了。

美貌娘親因自己而被擄走,總讓雲狂覺得相當懊惱。

聽見雲狂的聲音,柳劍凝重地麵色上,染了一層溫和之色,大手伸出,撫摸著雲狂的腦袋,柔聲說道:“狂兒,你知道麽,我和你娘一生中最大的驕傲,便是有你這麽個孩子,無論是曾經紈絝無能的你,還是如今風雲天下的你。你做任何事情,都有你的理由,你想守護我們的心,比任何人都真摯。世上最不乏的就是意外,別說現在原因不明,縱然婉兒真的是因你而去,爹爹也不會怪你,相信婉兒也是一樣的。”

慈愛的目光,溫暖的大手,父親的理解,讓雲狂的心頭釋然又火熱。

握住柳劍的雙手,雲狂神色堅定地說道:“爹爹放心,狂兒保證,一定會將娘親好好帶回來的!”

柳劍含笑點了點頭:“是啊,這天下大好河山,還等著她這個皇後回來看一看呢。”

父女兩個露出明快的笑意,正談笑間,葉少秋大步流星神采奕奕地飛奔過來,喘息一聲,立刻喜道:“狂兒!好消息,剛剛收到前方的捷報,燕京攻破了!龍洲一統了!”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葉少秋一向平淡的聲音也有些顫抖,誰能料到,雲狂崛起到現在,短短兩年之間,龍洲大陸竟然就已風卷殘雲之勢就此一統呢?從戰役打響開始,不過六個月啊!但是這六個月,卻又凝集了雲狂十年來的心血和努力,金錢,軍隊,情報網絡,缺一不可。

身為男兒,柳劍的血性立刻被激發出來,仰天悠然長笑,激動地高聲喝道:“好!太好了!”

霸業有成,怎不快哉!

其餘十七路大軍已經完成了各自的使命,早早歸來待命,僅剩的便是柳雲飛打向燕國京都的軍隊,燕國版圖實在太大,六個月攻克,簡直稱得上奇跡。

不過,燕國的主力軍因秋鳴會師大多數都在滄江沿岸集結,眾多在燕驚羽的煽動下反叛了,國力虧空,主政者消失,早已名存實亡,這也是一大原因。

這個消息傳到天柳,白鷺城上下一片歡騰!

柳劍當即下令,舉城歡慶三天,削減百姓賦稅,大赦天下,並即刻舉行祭天儀式,由天雲公主親自主持。他將這份應當由皇帝來做的差事直接讓給了自己的女兒,沒有任何人有任何異議,整個龍洲大陸都明白,天柳能夠得這天下,是因為何人。

白衣墨發,男裝打扮,雲狂站上祭天高台,下方黑壓壓的人頭齊齊低下,百官朝拜,萬民敬仰,從此龍洲第一人!

龍洲大陸曆997年春,龍洲大陸,終於為天柳所一統。

四海稱臣,天下歸一!

說幾句廢話不算錢哈~

龍洲卷到這裏就結束了,追文的親們如果覺得太長了有審美疲勞,這個就可以當做是結局,最後娘親肯定是能接回來的。願意往後看的,我也歡迎親們追下去,後文路線還是以輕鬆明快為主~嘻嘻~

終於統一天下啦,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