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各方** - 雲狂 - 免費小說閱讀網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雲狂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九十四章 各方**

風鈴河,河麵寬闊,一段水路行過,已到了九仙穀安紮的哨卡,前方薄底快艇往來如梭,巡回河麵,蘆笛呼應,部署異常妥當,見此情景,雲狂心中驚歎九仙穀的謹慎小心,果然不愧是密宗影響力最大的一派。

一艘艘小艇,船頭插著顏色各異的小旗,放眼看去,五彩繽紛甚是好看,這等歡迎陣勢,讓各路英雄心裏受用,都覺得新奇有趣。九仙穀島嶼奇特,呈一個月牙形,周圍湖光山色,美景如畫,眾人看去隻覺得旅途多日的疲憊消散得一幹二淨,均是神清氣爽。

雲狂和葉少秋分別半年,難得再次光明正大一起賞景,心緒高漲,開心非常,七殺見雲狂開心,也覺得高興,加上亦輕塵,亦輕飛兩人,就在船頭暢談交流起武學來。

雲狂在武學上的造詣已經極深,光是招式心法就能說得眼花繚亂,天花亂墜,說到興頭上還臨時用手比劃兩招,那千年沉積的精妙招數,冰山一角也足以將這些人唬得一愣一愣的,眾人一時都是受益匪淺,連連點頭驚歎,除了葉少秋,其他人都已再無懷疑,愈發佩服這位“絕世高手”,那西虎北雁兩長老更是恨不得她在多說一點,眼巴巴盯著她直瞧。

葉少秋好笑地看著她指手畫腳,興致勃勃,鼻尖一陣陣清幽的香氣傳來,忍不住心頭癢癢,不時將她抱到懷裏,親密一番,仿佛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權,雖然這舉動開始引來了七殺的頻頻冷瞪,不過瞧見雲狂歡喜,他便安安穩穩做木樁子了。

這一路走下來,眾人的關係居然融洽了許多,連七殺和葉少秋也變得頗為友好,不知不覺船已靠岸。

眾人被各自接到不同的地域住下,葉少秋一行魔門中人卻被單獨另請,在雲狂的吩咐下,亦輕飛,亦輕塵也跟隨而來,雲狂儼然已成了這一幹人等的中心人物,在一大隊人的包圍之下,猶如眾星捧月般緩步踏入了九仙居的接客廳堂。

九仙穀內其實有許多山穀,最大的山穀中座落著九醫仙的住所,九仙居,而其他山穀則是其他各代弟子修行之所,大大小小多不勝數,各路英雄此時便是去了其他山穀中的庭院居住,隻有勢力龐大的幾方,才被請到了這“九仙居”裏。

一入廳堂,雲狂便覺得眼前一花,耳旁嗡嗡鳴響,抬頭望去,竟然已經有多方人馬在此久候了。

“哈哈,不是正主,不到最後,讓我瞧瞧,各大宗門都已經快到齊了,這最後前來的是哪位?”正前方的右手邊,一道粗獷的聲音響亮地笑道。

“哎呦,這不是那縮了頭幾十年的老烏龜麽,今個是刮的什麽風,這隻老烏龜居然把頭伸出來了,也不怕被人一斧頭砍了去,魔門的兩位老朋友,你們近年來可還好啊?哈哈哈……”另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與之一搭一唱,語氣中充滿了挪揄譏嘲之意,那口風,竟然是直直衝著魔門眾人而來的。

雲狂好奇看去,卻見一胖一瘦兩個麻布衣衫的中年男子,滿麵堆笑看著這邊,二人周身氣息渾厚,眼露精芒,分明是兩個頂尖高手,雲狂心念一掃,暗中已確定了兩人的武功境界——墨竹!

這兩人身後,雲狂驀地望見了一抹顯眼鮮豔的火紅之色,不由微微一愣,黑瞳中的目光一凝,是他!他竟然也來了!上三宗這次派遣的年輕人物就是他麽?他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坐在椅上一身火紅衣衫的絕色男子正是雷簫!半年不見,他竟是實力大漲,一舉突破了紫竹境界,隻是氣息尚且不太穩定,而且一向性格瀟灑的他,此時眉頭竟皺成了一個川字,英俊的臉上閃爍著疲憊之態,居然沒有注意到雲狂,這令雲狂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被這般羞辱,西虎和北雁雙雙一陣勃然大怒,老臉一陣顫抖,北雁怒極反笑:“你們兩個姓雷的老不死的竟然還健在啊,本長老還以為你們已經進了棺材了,想不到居然還能在這個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上蹦躂,真是蒼天無眼,蒼天無眼啊!”

那瘦子哼了一聲,桀桀怪笑:“你們二老還沒進棺材,我們哪舍得先去呢?我兄弟還等著在你們墳頭撒泡尿呢!”

“我呸!”西虎長老最為衝動,憤怒地一蹦而起:“老小子,你倒敢說,咱倆現在就來試試,看看回頭誰在誰墳前撒尿!”

上三宗的雷門世家和密宗四門的魔門向來是死對頭,眾人早就有所耳聞,卻沒想到,剛一到場,這兩方就開始了唇槍舌劍,劍拔弩張,兩方長老級的人物立刻雙雙杠上了。雙方一個個目露凶光,滿麵怒色,連架勢都擺好了,眼看著就要大大出手,斜裏一個聲音卻悠悠然笑道:

“這裏可是人家九仙穀的地盤,幾位在這兒打架,是不是太不給九醫仙和黎藥王麵子了?各位應該知道這九仙穀的規矩,一會兒驚動了黎藥王,不知道四位可擔待得起?”

四人臉色一僵,相互“哼”了一句,紛紛收了勢,看來卻是對那位“黎藥王”非常忌憚,雲狂見此不由心中暗動,能讓四個墨竹高手如此忌憚,這位黎藥王必定就是那位白竹境界的巔峰高手了,怪不得九仙穀一向威懾四方,果然也有所憑據呢。

“你小子又是哪個,這裏也有你說話的份兒?”西虎怒意熊熊地看過去,卻是一個長身玉立,豐神俊朗的年輕公子,雲狂一瞧,美麗的眼睛頓時眯成了一條線。

正是歐陽世家的少公子,歐陽明!

但是讓雲狂驚訝的是,上回見到歐陽明的時候他還是個綠竹高手,今次一見,他居然已經蹦到紫竹來了!而且他全身氣息讓雲狂覺得極為奇怪,根本不像是一般的紫竹高手,連雲狂都覺得有一種看不透此人的感覺,心中突突一跳,暗暗心驚。

雲狂狐疑地看了葉少秋一眼,卻發現,葉少秋也正皺著眉頭,二人心有靈犀,明亮的目光一交匯,各自心中便都有了計較,這歐陽明恐怕不簡單啊!

歐陽明淡淡一笑,精明的眸中閃過一線異色,折扇一合抱拳道:“在下歐陽世家歐陽明,隻是不願見幾位壞了九仙穀這塊清靜之地,若是要打,數天後還怕沒有架打不成?”一邊說,他一邊向著葉少秋遞來一道真誠炙熱的目光,又對著雲狂微笑著一點頭。

雲狂二人對視一眼,也雙雙對之微微頷首,歐陽明的眼神極為清澈,以二人的閱曆也看不出什麽問題,雲狂相信自己沒有看錯,至少,他對葉少秋的確是忠心耿耿的。

“歐陽兄說的不錯,幾位前輩想來也是為了那樣東西而來,難道要在這兒鷸蚌相爭讓別人漁翁得利麽?有力氣,用到數天之後,豈不甚好?”歐陽明身後的不遠處,一個五官俊挺的青年也哈哈一笑說道,同為八宗下遊的宗門,他和歐陽明倒是挺談得來,此時便幫其解圍了。

雲狂皺了皺眉,那張有些許熟悉的臉孔當即讓她身體微顫,腰間的包裹一瞬間仿佛沉重了起來,看起來,那是北辰彥的親兄弟呢!揚眉一望,周廷根果然就在不遠處,氣色不太好,一個人悶悶站著。

一句話提醒了兩大對頭,雖然還是互看不爽,卻沒有再起衝突,四個老家夥鼻子裏紛紛哼出一聲氣,隻顧瞪著眼睛。

雲狂暗暗忖度,如今的八宗上三宗為一體,歐陽北辰世家都有人到了,而自己和七殺則是柳家白家中人,秦家這一路被她所滅,此時該到場的八宗中人卻是齊全了,隻是密宗四門,卻似隻有一個魔門現了身……

堂內才鬧了一場,還未消停,戰火剛歇,後院子裏便陡然一聲咆哮,震得整個兒前堂都是一片響亮,眾人不禁好奇地往九仙居深處瞧過去,這又是哪個祖宗出問題了?

在一眾人猜測疑惑的目光中,後堂的簾子一挑,氣勢洶洶地衝出一個看上去四十歲左右一身古怪藥味的中年男子,男子一張臉正正方方,五官端正,卻是滿麵暴躁之色,剛到這兒便怒吼起來:“那個什麽‘月雲仙子’,給老子站出來!敢欺負老子的徒弟,侮辱我九仙穀,還有膽子光明正大地走進來,你以為我們九仙穀是什麽地方?”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眾所周知這九仙穀是天下影響力最為廣泛的地方,誰這麽大膽,竟然敢捅這個馬蜂窩?月雲仙子?這又是哪位?

雲狂不禁皺了皺眉頭,眸光一掃,頓時瞧見了那簾子後麵一個黃衫女子在縮頭縮腦,心中隨即泛起了一陣危險的冷意,隱隱有一股怒氣衝了上來!

我是不想惹事才放你一馬,你倒真以為我柳雲狂怕事不成?既然你九仙穀這樣給臉不要臉,就不要怪我拿你們做墊腳石,踏你們之身,揚吾之威了!

“這位長老,你找本仙子有什麽事兒不成?是不是要本仙子給你治一治這羊癲瘋?”雲狂嗬嗬一笑,和藹可親地踏前一步,目中露出友善的笑意,清脆大聲地說道。

眾座一愣,驚異的目光頓時紛紛集中到了這個白衣少女玲瓏纖秀的身子上,一時間,抽吸聲充滿了廳堂。

好個囂張狂妄的女人!竟然在九仙穀的地盤上對九醫仙之一說出這等話來,簡直是目中無人到了極點!